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我们的“义”,是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吗?


1
法利赛人的义,就是只有定罪的“公义”,而没有乐于施恩的慈悲和怜悯。

2
法利赛人的义是:我是义人你是罪人,我很圣洁你很污秽,我如天使你如魔鬼。就是我把你看作粪坑里的石头,这就是我的义。就是我定罪于你、讨厌你、恨恶你、藐视你、从心里审判你践踏你鞭笞你,以至高者之名,这就是我的义。

3
法利赛人的义,把至高者的公义和他的恩慈和怜悯割裂开来。就是以“他的公义”来否定“他的慈爱”。就是以“自己要行他的公义”,来否定自己有爱人和怜恤人的本分。

4
法利赛人的义是穿给自己和他人看的衣服。这义是用来表演给人看的,也是用来做自我欣赏的。这义,不是面对至高者的谦卑,也不是面对同类的怜悯。

法利赛人的义是他们藐视和恨恶其他罪人的依据和底气。这义是用来把人群划分为道德等级或属灵等级的标准,是他们用来高抬自己贬低别人的依据。

5
法利赛人的义,是表面上厌恶别人的罪,实际上却喜悦看见别人犯罪,或者喜悦别人的罪被暴露出来。因为别人的罪可以衬托他们的“义”,可以提升他们在道德领域和宗教领域的安全感、自我价值感和尊荣感。

别人所暴露出来的罪越多越可怕,别人因罪而来的耻辱越多,他们就越能对比性地感觉到自己的“义”是多么荣耀和稳固,他们是多么地公义良善和敬虔。

他们渴望从别人的失败和软弱中,从别人的罪所暴露出来的精神耻辱中去感受到那种自义的快感和荣耀感,去感受由自己的“相对好”所带来的宗J安全感。

6
法利赛人的义,就是骄傲自义和假冒为善。

骄傲自义的人一生所追求的目的都是:拔高自己,拒绝降卑。为此,无视和否定自己的罪,想象和证明自己的义,是他们维系自我尊荣感的不二途径。关于他们自己的生命光景,他们心里充满了自欺、谎言和诡诈。

他们的心乐于接受魔鬼诸如此类的暗示:“你们真不错,你们是义士,你们没有罪,至少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罪,你们不需要悔改,需要悔改的是那些大罪人,而不是你们这些义人和虔诚人。你们只需要不断地从地上捡起石头来,去扔向那些罪人就行了!你对罪人所扔的石头越多,对罪人的恨恶越激烈越持久,就越能表明你对那圣者公义律法的忠心和热爱,就越能表现你们对他的敬畏…你们越用力扔石头,就越能得他的称赞和赏赐……”

7
法利赛人的信仰热忱是通过恨恶别人的罪来体现的,或者通过去观察、辨识和攻击别人身上的罪,去试图拔出别人眼中的刺来得到体现。所以,他们的属灵分辨力都表现在对别人的错误与罪过的提防、警惕、批判和恨恶上。

仿佛他们越热衷于警惕和辨识并批判别人的错与罪,他们的“善”与“义”就越能从反向得到证明。他们惯于对自己眼目所及的任何一个罪人的言行进行某种吹毛求疵的批判,来彰显出一种“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并由此而缔造一种无人敢质疑和辩驳的、让人生畏的话语权威。

他们在信仰上越“虔诚”,就越不勒住自己的口,就越不会收回向其他罪人扔石头的手。然而,“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这人的虔诚是虚的。”

8
他们既然看自己为“义人”,那么,罪人对他们来说,就是非我族类了。他们是不愿意和罪人同桌吃饭的——“你们这些污秽的人,离我远一点吧,免得你们玷污了我的圣洁!”他们在罪人身上是看不见自己的影子的。他们是不会把任何一个罪人看成另一个“可能的自己”的。

在他们看自己为义人族类的时候,那些该被扔石头的罪人族类当然就不是他们的朋友和兄弟,而只能是他们的仇敌。他们相信:恨恶和弃绝这些罪人,就是他们向至高者表达敬畏和忠诚的方式。所以,他们在信仰上越“虔诚”,对其他的罪人就越冷酷,越恨恶,越无怜悯,越不施恩。结果,他们的“义”所结的果子就是心硬。

马太·亨利说:“信仰应当使我们的心柔软,而不要以刚硬的心态对待那些同为罪人的同胞。”然而,法利赛人的义却使他们的心在“忠于信仰”的名义之下变得更加地刚硬冷酷无情。

9
法利赛人高傲和冷酷,却认为自己圣洁而虔诚。他们利用至高者的公义圣洁来证明自己的公义圣洁。他们看自己“如神”,心高气傲地站在至高者的位分上,去对其他罪人发出审判式定罪。

他们试图对其他罪人施行某种如神的审判,却丝毫没有真正如神的性情和心肠。不是神,却想当神——撒但和整个人类的罪恶都在于此了。

法利赛人在性情上一点也不像至高者,却自称是他忠诚的子民。他们抓住律法的字句,却违背律法的精义。他们以守律法的名义在违背律法。他们以敬拜至高者的名义在拜偶像,就是他们自己。他们以高举和尊荣主人的名义在高举和尊荣自己。

10
法利赛人习惯用对他人的苛求和挑剔,对他人总是不满意的情绪来表达自己在信仰上的敬虔。他们越“敬虔”,就越产生对他人的论断和定罪,就越产生出对其他罪人的“无情”。

最可怕和可悲的不是他们的不仁,而是他们把自己的“不仁”当成“有义”的自欺。最可怕的不是黑暗和邪恶,而是披着光明和良善外衣的黑暗和邪恶。

11
法利赛人的义,就是愚蠢披上了智慧的外衣,错谬披上了真理的外衣,无知披上了知识的外衣,不虔披上了敬虔的外衣,骄傲披上了敬畏的外衣,罪人披上了义人的外衣,邪恶披上了良善的外衣,黑暗披上了光明的外衣,死亡披上了生命的外衣,毒气披上了馨香的外衣,地狱披上了天堂的外衣。


12
法利赛人的义,就是法利赛人藐视和恨恶税吏,我们藐视和恨恶法利赛人。正如有人说:骄傲,就是法利赛人嘲笑税吏,我们嘲笑法利赛人。

提摩太·凯勒说:成为法利赛人最快的方式,就是去恨恶法利赛人。

若要胜于法利赛人的义,就要怜悯法利赛人,为他们祈祷,求至高者光照他们的心,赐给他们自知的智慧,赐给他们柔和谦卑的心,使他们能像税吏一样为自己的罪而忧伤哀恸,直到他们从心里不再依靠自己的义,直到他们看见自己的义只是污秽的衣服。

13
我们的义是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吗?如果是,当想起人子的警戒:“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