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两样的砝码和诡诈的天平


我们总是敏锐于去辨认他人的罪。但与此同时,又对自己的罪无比地迟钝。


我们总是倾向于认为自己的大罪也是无足轻重、无伤大雅、罪不当诛的。但与此同时,我们总是认为别人的小罪是不容无视,不能小觑、不可饶恕的。


我们总是倾向于淡化自己的罪,但与此同时又总是倾向于去夸大别人的罪


我们总是习惯于把他人眼中的刺夸大为梁木。但与此同时又把自己眼中的梁木缩小为刺。


我们总是倾向于严以待人,但与此同时,又总是倾向于宽以待己。


我们总是要求别人要对我们长久温柔以待、恒久忍耐。但与此同时又不愿对别人温柔以待、恒久忍耐。


我们总是有理由去不忍耐别人,但与此同时又总是有理由去控告别人对我们的不忍耐。


我们一面容忍自己去亏欠和伤害别人,一面又不能容忍别人对我们的亏欠和伤害。


我们总是有理由去不饶恕别人的过犯,但与此同时又总是对别人不肯饶恕我们的过犯而耿耿于怀,满心怨愤。


我们的记忆总是选择性的。想起别人对不起我们总比想起我们对不起别人更让我们心里舒服。因为这更加能体贴我们那总倾向于判断自己为义的肉体情欲。所以,我们就总是选择性地意识到别人亏欠了我,而不能轻易意识到自己亏欠了别人。

我们总是有理由去批判别人的罪,并把自己的行为视为一种义行。但与此同时又总是反感和抵触别人来批判我们的罪,还把别人的行为视为一种自以为义和假冒为善。


在分辨是非善恶上使用双重标准,这也是人类吃了分辨善恶果之后的后果:不管我们怎么戴着求公平公义的面具,我们不再具有真正的公义心。我们所选择的判断标准,总是倾向于偏袒自己,而要加罪于别人。


就如同我们在与人打交道的时候总是去使用两样的升斗和两样的砝码。


然而,两样的砝码、两样的升斗,都为至高者所憎恶。诡诈的天平也为不善。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