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东门旧事丨回乡杂记

还未到夏至,夏天的味道已经很浓了。回家的路上,有一条小路两侧尽是夹竹桃,它们白的粉的开得繁盛极了,像大片大片的花流,“瀑布”一般倾泻在墨绿色的背景。

随着祖父母们年事增高,趁着他们还在世的日子抓紧回去与他们共度时光,成了我们假期回乡的首要目的之一。这次也不例外,一回到家安顿好宝宝就直奔爷爷家,然而一进门是空荡荡的安静,这个老房子承载了我最初关于“家”的记忆,前后几排房屋的邻居成为我最初对人脸的记忆。

他们还是记忆中的样子,我发现不论时隔多久,都可以一眼认出他们,只是好像加了“快速进化器”,年轻的面容迅速衰老了。

不由得感慨,抛开一切外在的附带品,时间和死亡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公平。

想到之前听爸爸说爷爷越来越喜欢出门溜达,没多久就要回家,回家后再出去……如此循环往复实在累煞奶奶了。于是放下礼物,我们直接前往村里的老年社,果然在门口看到了颤颤巍巍走出来的爷爷,以及跟在身后的奶奶。

我连忙跑去挽住他们,奶奶看到我有些吃惊:“这是我们家阿虹啊”,爷爷好像也认识我一样笑呵呵的,很快乐的样子。他们的手搀在一起,我陪他们在阳光下慢悠悠地走回家,阳光有些刺人,可一起走几分钟的路,心里也觉得美好。

因为之前听说奶奶照顾越来越无法生活自理,像小孩子一般的爷爷非常疲累,也没有时间参加聚会而心里软弱时,我十分担心,也一直为她祈祷,我想这实在是很重的担子,然而一定也有 神的美意,就是相信爷爷每一天还活着的日子,是祝福,而不是缠累。或许他要借着爷爷,让我们其他人的生命一同得到成长。

奶奶的状态明显好多了,她现在会在周间下午花一个小时带爷爷一起去村里的祈祷点一起祷告,她说她每天都求告主,让主和她一起来担重担。她又一次说,他们已经80多岁了,已经到了可以见主面的年龄,就希望“在世的日子健()一点,去世的时候快一点”。

奶奶又主动和我们分享起信主的缘由,当时在生产队的小班,有几个人已经信主了,会一起唱歌赞美,奶奶听到这些歌曲心里非常感动,而且这个信仰并不需要花费一分一毫,只需要心灵和诚实,于是奶奶就信了。爷爷知道后一度很不理解,认为这是“外国教”,甚至扬言要和奶奶离婚。

奶奶的信是真实的,所以并没有因此而惧怕妥协。在经历许多年日后,在我的奶奶恒切忍耐祷告后,我的爷爷也信主了,不可谓不是一个奇迹。(详见我往祂处去

奶奶看着一旁抓着杨梅吃,吃完又往地上扔的爷爷,笑着说:“谁能想到,年轻时候这样有口才,厉害的人会变成这样。”然而,她一直以来向主求告的“使我的老丈夫能够相信”的心愿已经完成,我想她心里也非常欣慰,,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告别爷奶,我们又去看望外婆。在同一个村里,所以路程非常近。外婆在外公去世后,一个人住在儿子给她新建好的房子里,从外面看是非常气派豪华的,可是我还是喜欢原来的老房子,喜欢那木门和木楼梯的吱吱呀呀,喜欢后院的大小水缸,洗衣石板,还有弄堂大小的小菜园。如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只有外婆房间里的一些家具还唱着逝去后的“挽歌”,作我心头的些许慰藉。

外婆身体看着还不错,虽是一个人生活,她也并不觉得寂寞,每一天自己听听歌,看看手机里的视频(我外婆也学会了刷视频!果然手机对人的吸引是不管老少的),找后排房屋的菊定和阿婉(化名)聊天,饭后一起散步。外婆说,她还是挺喜欢这样清静的生活。

只是我从她的讲述中,还是能够感受到她对子女们来看望她的期待和欣喜,离开前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拿出一些好吃的给我,现在又多了一份给我的宝宝的。外婆每次会出门,目送着我们离开。

在和爷爷奶奶和外婆告别前,我们都一起做了简短的祷告,因为我们实在没办法时刻陪伴在他们身边,就算孝顺如我爸爸,每一天多次看望,也没办法保障他们此生无虞。惟有那一位有随时同在的应许,有赐下平安的安慰,也有接他们去光明地的盼望。

———————————————————————

这次假期的特殊之处是刚好撞上周末,我们可以去参加青年团契,上一回见面还是去年清明,当时我肚子比较大,马上就要生产了。一晃孩子已经一岁了,我也很想念家乡的弟兄姐妹。

有热情善交际的丈夫陪着,我和大家的交流也很顺畅。我还记得信息的分享:在哥尼流事件中,相比有些“固守传统”的彼得而言,哥尼流这个外邦的百夫长是更显完美的存在。他不仅有信心,相信所看到的异象并立即照做,还邀请了家人密友一同等候,还十分有爱心,同时也能看出他的渴慕之心。

第二天主日,我们带着孩子坐在一个原本是小小班的房间里,和我们一起的还有一个弟兄。这个弟兄年龄应该和我们相仿,我很早就认识他,因为他有一些特别:他会自言自语地翻书,嘴里念念叨叨,在常人看来可能有些“不太正常”,但是他每星期都会来,我觉得很好。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又相遇了,只见他一直拿着一本赞美诗反反复复翻来覆去,翻阅速度之快让我觉得他可能只是翻着玩。谁知后面一起唱歌、读经的时候他都能很快翻到,并且认真地跟着唱和,和一般人相比,他显得更加专注、单纯和喜乐。

我想,外在身体甚至精神的疾病并不会影响一个人单纯的信心,这些也不能成为他喜乐来到神面前的阻碍。和正常人相比,他或许还有不需要考虑他人的眼光,不需要忧虑俗世的烦恼的优势呢!

宝宝第一次来到这个我从小学着认识神,在主里被启蒙的地方,好奇地东看西看。外面下着急匆匆的雨,我们站着一边看雨一边听,看着这几十年如一日的地方,看着一代又一代来来往往的人群,思想着“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

人到底是为什么活着,我们在心里又该存放些什么,我想答案和智慧就在这里不断被宣扬,愿有耳可听的,都就前来听。

因为明天就是我29周岁的生日了,趁着和家人团聚在一起,丈夫想提前给我过生日。这也好,请来了外婆,温馨的相伴和祝福就是最好的生日礼物。妈妈炒了面,又给我戴上了一个亮晶晶的玩具王冠,丈夫让大家一起喊着“祝虹生日快乐,与主同行”。

感恩这些年来主的保守,他实在恩待了我,我也愿余生好好尽自己在世上的本分,给身边的人和远方的人带去好消息,忠心走完这一生的路程。

丈夫和我分享了一个小故事,深感祷告的奇妙和伟大,我们便和外婆说,虽然你常说道路不通,也可以做好朋友,但可以为菊定奶奶祷告。外婆说,我祷告的时候也是会把她带进来的,而且按照她的话说,她如果信,会比我们都虔诚。因为她现在每天还会回想自己所说的话,看看是否合宜。

外婆又说,菊定的妈妈曾经是土地仙,我想如果是“真的”,那有时候确实后代会受到影响。因为我看到有些研究,交鬼的人有和魔鬼签协议,自己搭上去不说,还会把自己的后代也连累进去了。然而我又觉得神的工作是超然的,他的能力一定可以断开任何的锁链,我们只要摆上祷告。

关于外婆的另一个好朋友阿婉,则是一个美好的见证。阿婉娘家也不信主,然而就和路得跟随婆婆拿俄米一样,她也将婆婆的信作为了自己的信,并且自己的后代也承接这美好的祝福。今年,她和我父母也一同报名受洗了,实在是人生最好的事情了。

短短几天,匆匆地,我们就要告别了。每次回来,我都有些鼻子过敏,不住打喷嚏,不知道是否是老房子灰尘比较多的原因。然而,每一次的收获和相聚都带给我莫大的感动,使我觉得非常值得的。

愿每一次的回乡,都是最好的相聚;愿每一次的离乡,都是心与心的呼应。不论是否在一处,我们其实都因着信连于祂,并且在永恒里永不分离。

东门旧事丨阿斧的爱

东门旧事丨素娟

东门旧事丨行走在消逝中

所属主题
清芷95 细语微澜
清芷95 细语微澜
聊生活,更聊生命;聊文学,更聊信仰。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