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天下真没有白吃的午餐吗?

阅读此文约5分钟。明天星期六(2024年68日)上午9点30分至11点30分,我将分享与这篇文章及标题相关联的内容。zoom号:852 0535 6860,密码:2023,欢迎有兴趣者转发周知并参加。



我第一次听闻“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说法,是在九十年代读了台湾经济学家高希均的同名书籍而得知的。他的说法也是沿自诺奖得主、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说法,其实在此之前政治学者杜兰亦有此种说法。更有往前“挖墓”的人说,洛克菲勒在写给他儿子的家信里,早就如此说了。



其实到底是谁如此率先这样说的,恐怕没有人能够有完全的排他性确据。因为“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早就有一种类同型的熟语表达——“天下不会掉馅饼”。但问题是读过旧约的人,没有不知道吗哪的,而且以色列人吃了几十年。不特如此,读过新约的人,还知道葡萄园做工的工人,无论到得早还是到得晚,都同得一个工价的故事。这是为什么呢?你马上以自己的“聪明”得出了一个非常肯定的结论:这太违反人类常识了,完全不可信,甚至愤怒地说,这是胡扯!



不特如此,你还信誓旦旦地用教员的语录——“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来作为强大的后盾支持你的观点。从此,你对任何所谓白白的,毋须付代价的说辞,都有了免疫力。因为从你眼睛所见的世界,似乎这种说法是相当有道理的,强大到毋须证明。更进一步说,横扫学界的“经济学帝国主义”,从价格、代价、投入与产出、机会成本、边际效应等方面,分析不只是你所见的有限环境里,没有白吃的午餐,就是整个“天下都没有白吃的午餐”。即便那些看上去免费的东西,他们也会从机会成本,充分价格的角度来加以否认。于此看来,经济学的确有一点无远弗届的“帝国主义”味道。



但在众多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人之外,也有澳大利亚经济学家约翰.奎金在《两课经济学》一书中得出“天下有免费的午餐”的看法。在他看来,在一个完美的竞争均衡中,价格与机会成本完全匹配,这时当然就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每个人做每件事的机会成本,显然是不同的,而且机会成本常是隐藏而不显明的,以前并没有引起太多的重视。但由此对个人机会成本的重视,而上升到对社会机会成本的认知,他认为现代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生活水平的提高、技术创新及资源优化配置,诸多因素共同作用之下,就提供了免费的午餐,因此随社会的进步,生活会越来越好。



我并不对他这种“明天会更好“的乐观主义持认可态度,但对他关于免费午餐的看法,从经济学研究范围内来看,觉得还有点意思。但事实上,日头照歹人也照好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就是最大的免费品。事实上,世界上与人生命真正相关的东西,即越是珍贵的东西,越是免费的。我们都知道,任何人都无法离开空气,有谁为空气付过费呢?不要说你为治理p2.5排放你所缴的税,这本身就是人类搞砸了的结果,而不是你为空气本身所付的费。关于免费的午餐,物理学家霍金在《时间简史》里转述了另一位物理学家阿兰.古斯曾说,宇宙本身的存在,不需由人提供原因,可谓“终极免费午餐”。但有人还是因此辩解说,这固然是说大自然的存在不需要以人类为条件,但并不说人类可以在不承担成本的情况下,获得免费的午餐。这话就仿佛说,空气虽然不需要我付费,但我们人类张嘴动鼻呼吸总是有功劳的,也是付了代价的一样可笑。



回到葡萄园里早做工与晚做工,得同样工价的故事,你看到了这里面免费的午餐,白白的恩典吗?因为这事,若是世上最富有的人,如马斯克等这么做,最终都会抓狂而垮掉,但唯独太20章这个故事,表明只有祂可以如此做,而显得有充足理由,毋须证明。是的,换一种说法,我们获得的免费午餐——天上降下的生命的粮,白白的恩典,是有人付了极重的代价的。这就像空气的贵重,这个价,我们付不起,也毋须付,只需要我们张嘴动鼻接受就行。若是我们连张嘴动鼻接受,都觉得懒得做,觉得如此做,就是付了“代价”,那就未免可笑得不堪一说了。但我们人类有时的愚蠢,的确超过我们自己的想像,连这一点都看不到,甚至不愿意承认。



202467日下午匆匆草于成都


所属主题
冉云飞 小书卷的甘苦
冉云飞 小书卷的甘苦
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