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不经历争战之苦,就不会有灵里的真平安


不经历争战之苦,就不会有灵里的真平安


拾架,从某种意义上,对我们来说意味着疼痛。


在我们成长或成圣的路上,必然要付出忍受疼痛的代价。


我们不要误以为,当我们每天过得很舒服轻松快乐的时候,就一定是在得享平安。很有可能,我们的舒服愉悦快乐,只意味着是我们的肉体被体贴了,我们的私欲得满足了。


我们的天性是善于自欺的。在私欲被满足之后,我们还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暗示自己说:这是出于至上者的,是我的所求被成全了,是我被给予了祝福的印证,是我得享了平安喜乐等等。


持续下去,我们内心的蒙蔽越来越大,心肠越来越顽固和刚硬,直到我们再也不能敏锐地觉察自己生命的可怕光景——我们行为的驱动力是求私欲的满足,而不是遵行至上者的旨意,是体贴自我而不是体贴圣灵,是高举自我而不是尊荣至高者。


所以,不要太为自己每天得享着舒服轻松愉悦而欣慰或沾沾自喜吧!人肉体的败坏和内心的诡诈总是超过自己的想象。


总是倾向于体贴肉体的我们,需要每天去承受某种疼痛——  因为发现一个不好的、有罪的自己而忧伤,因为看见一个败坏的、破败的自己而哀痛,从而愿意把那个“败坏的自我”钉死在拾架上。这是我们天天需要去忍受的那份疼痛,自我被钉在拾架上的那份疼痛,自我被击打与破碎而有的疼痛,一种有益于我们得平安和安息的疼痛。


没有这样的争战和得胜,我们所谓的感觉自己平安,很大可能只是我们肉体中的舒服,而不是灵里的真平安。


真平安,是我们体贴圣灵,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被钉在拾架上所结出来的果子。


真平安是舍己的果子,而不是体贴肉体的果子。


若我们没有每天经历那份自我被舍弃,被放下,被钉死的疼痛,我们感觉中的平安,很大可能只是一种虚假的平安。它只不过是我们肉体被体贴过后的一时愉悦。


只有那些不断地经历自我破碎,继而变得柔和谦卑,从心里尊至上者为大的人,只有那些常常让至上者来取代自己的人,才会有内心长久的平安和生命真实的安息。


愿我们都有这样的智慧,能区分肉体的满足和灵里的真平安之间的不同。

不经历争战之苦,就不会有灵里的真平安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