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越不值得痛哭的,人们越为之痛哭。越应该为之痛哭的,越没有人痛哭……”


1

有时候,我们以眼泪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情绪、欲求和立场。当我们遇事不如意不顺心的时候,可能会流泪。当我们感到内心受伤、痛苦、愤怒、感动、喜悦的时候,也可能会流泪。


流泪的人似乎更像是身处弱势,似乎天然地更显得有理有义。会流泪的人更像是性情中人,拥有丰富的情感,犹如内心拥有某种柔情,犹如灵魂拥有某种形式的圣洁。


有时候,我们挺容易眼眶发红、双眼湿润的。但这是不是代表,我们一定拥有一颗柔软而良善的心呢?是不是代表我们内心的纯洁无辜,以及灵魂的圣洁呢?


未必如此。有时候,我们容易流泪,是因为我们内心敏感脆弱,容易受伤。但这只是一种情绪反应,并不一定就指向我们内心的柔软和良善。


有时候,我们容易受伤流泪,不是因为我们心软,而是因为我们心硬——我们心胸狭隘,器量狭小,斤斤计较,苛责他人。我们过度在乎自己的感受,而不愿以宽和体谅的心去对待他人。我们活在以自我中心的捆绑里,自我得失心过重。我们过度地关注自己,专爱自己,不爱他人,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太重了。一旦别人没有按照我们所期待的方式来对待我们,我们就心里翻江倒海,然后情绪失控,流泪哭泣。


那时候,我们的流泪哭泣,是一种自我受挫的情绪反应。我们在自怜和委屈感的捆绑中备受煎熬、难过痛苦。为别人亏欠伤害了我们而感到深深的愤怒和哀怨。那时候,我们以眼泪来证明自己的义,以眼泪来定别人的罪。


总之,那时候我们的眼泪,是我们的“己”在彻底爆发而已。


有时候,我们声泪俱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也只是一种怒气中的掌控欲而已。


一位牧人曾说,我们眼泪的背后,可能有一种包装,就是把一个攻击者包装成一个受害者。有时候,我们以流泪哭泣来扮演一个弱势者,以泪水来控诉定罪于他人对我们的亏欠。有时候,我们确实是利用泪水来对他人进行攻击和审判。


我们想要以泪水来证明自己的有义和无辜。然而,有太多时候,泪水的后面是我们心里的罪。我们为何而流泪,便在证明我们在何处上有罪。


2

奥古斯丁曾说:“人生中其它的一切,越不值得我们痛哭的,人们越为之痛哭。越应该为之痛哭的,却越没有人痛哭。”


确实是这样的。有太多时候,我们为自己肉身中的艰难处境而哭,却不为自己的灵魂总是向试探屈服而哭。


我们为自己身体上的受苦而哭,却不为自己心中的罪恶而哭。


我们为他人的罪伤害到我们的利益和情感,冒犯了我们的尊严而哭,却不为他们的罪恶伤害了他们的灵魂而哭。


我们为自己爱世界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而哭,却不为自己那贪爱世界的罪而哭。


我们为自己对今生福乐的奢求没有被满足而哭,却不为自己对已经拥有的缺乏感恩之心而哭。


我们为自己失去了那些带不到永恒中的福分而哭,却不为自己错失了天上永恒的福分而哭。


我们为这个世界逼.迫剥夺了我们而哭,而不为世人拒绝了天恩而哭。


我们为这个世界把拾架放在我们身上而哭,却不为自己不想甘心背负拾架而哭。


我们为自己被人批评和否定了而哭,却不为自己不蒙主人的喜悦而哭泣。


我们为别人不够爱我们而哭,却不为自己在爱上面亏欠了别人而哭。


我们为自己所承受的罪的苦果而哭,却不为自己的罪得罪了至高者,让圣灵担忧而哭。

……

有太多时候,我们的哭泣和眼泪,不是我们纯洁无辜的证明,而是我们在自我膜拜的罪证。

“越不值得痛哭的,人们越为之痛哭。越应该为之痛哭的,越没有人痛哭……”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