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小万工|从北京回武汉,武汉有啥好玩?

【作者按】上周写高考志愿报名指北,鼓励大家勇敢地追求心之所向,竟被骂不接地气。今天发一篇特别的文章,介绍我的几个在东湖搞事情的有趣的朋友,希望能给年轻人更多的想象力。其实人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莫过于做自己喜欢的事,然后发现竟然还能赚到钱。

七年前,举家从北京搬迁到武汉,和新同事们聚餐,我问:“武汉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气氛一度冷场,一个同事弱弱地说:要不你还是问我们有什么好吃的地方吧。

果然,一说到吃,话题热闹起来——万松园的热干面、东西湖的小龙虾、台北路的烧烤、西北湖的咖啡……一连串地名让我应接不暇。

“那东湖呢?”我问,毕竟在我眼里,相较缺水的北京,东湖才是武汉最吸引我回归的地方。

“噢,东湖啊,那是美食荒漠,好山好水好无聊。我跟你港嘛,武汉是一个局部一线城市,这个局部就在汉口,或者具体来说是在江岸,一定要在江岸买房。”同事们说。

我考察了一圈,感觉他们说的是对的:和北京类比,江岸就像朝阳,重奢的老派百货武商、新贵恒隆都在这扎堆,像上海一样的租界区小资精致,武汉天地的白领都洋气;而东湖就像海淀,大学密布、处处都是年轻的荷尔蒙,松弛却粗糙。

但因为爱人上班和孩子上学(QIONG)的缘故,我最终仍然把家安在了“新武汉人”聚集的东湖高新区,这地被住在汉口江边的同事们戏称为“乡下”。

七年了,我的孩子们在“乡下”茁状成长,几乎每个周末,我都带她们去湖边玩耍——徒步、骑车、露营、赛艇、桨板——尝试过各种打开东湖的方式,见证了东湖的变迁,我们逐渐成了东湖本地人,最重要的是找到一群有意思的年轻人,他们在东湖开自己的商业和工作室,用年轻的创造性发掘东湖,玩转东湖,让我看到武汉湖居生活的另一种可能。

现在每次外地的朋友要来武汉旅行,总是先问我:武汉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么?

我会肯定地说:东湖,当然是东湖!

01 
东湖绿道
7 cycling coffee & club
植入正确的场景,是非标商业的生命力

东湖没有西湖的精致和腔调,却有着一种来自广袤自然的松弛感,平易包容、丰俭由人、老少咸宜。

东湖绿道是骑行者的胜地,她的周边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等……每个大学都有一座自己的山。很多来武汉读书的学生关于大学的记忆,都是自行车后座上姑娘,加上东湖绿道的夕阳。

108公里的东湖绿道,吸引了全武汉乃至周边地区的骑行发烧友。

骑行绝对是东湖最好的打开方式之一,无论是扫码即开的共享单车,还是十几万一辆的“豪车”,自然赏赐给大家的是一样的风景。

我最喜欢的骑行起点,是东湖绿道上的7 cycling coffee & club。


它的诞生完全是偶然,一些朋友是东湖的铁杆骑友,但他们发现整个绿道上,完全没有可以修车歇脚喝咖啡的地方。

去年,这里的中百罗森撤店,几个骑友一拍即合“被迫营业”,开了一家7cycling——骑行主题咖啡店。

他们通过招标获得了这个东湖驿站的经营权,在这里可以用骑行旅程兑换咖啡、喝到各种限定特调和手冲,可以修自行车、买小到气门芯大到头盔等所有骑行相关的配件、可以寄卖二手自行车、还独家代理了漂亮的公路车tokyobike,可以寄存你的爱车——可以从零开始购齐全套装备秒变达人,也可以轻装上阵直接过来提车出发。


“这是我们的咖啡顾问,他的主业是个移民中介,酷爱骑车和手冲,之前他在旁边村里租了个十平米的店子做手冲。就是每周来东湖骑车时,给自己做一杯,然后开个半天门。我们盘下这个驿站时,正好看到他,就跟他说,你把店子关了吧,来我们这做手冲。他就立马关门,过来了。”朋友给我介绍正在为我做手冲的咖啡师。


他的名字像个汉朝的皇帝,动作也雍容,讲到各类豆子的时候,眼睛里满是神采。

人间四月天,买一辆自行车送给爱人,一起骑到磨山老楚国那段水上城墙,登上楚天台,看编钟演奏,再顺着磨山滑道滑下来,骑回驿站,点一杯春日限定版的珞珈山下,坐在窗前看云卷云舒——就是我记忆中最惬意的东湖周末时光。


这家骑行咖啡店,仅仅开业三个月,就吸引了众多运动品牌来做活动,他们甚至在策划今年带骑友们一起去参加环法自行车赛,顺便看看法国奥运会。


我原以为在共享单车的冲击下,自行车店渐渐消失,瑞幸库迪manner已经把咖啡做成了红海市场,没想到在东湖绿道,骑行+咖啡的组合,却如此具有吸引力。

植入正确的场景,是非标商业的生命力。

02
景中村
Maison 191 画廊
旧村子+新艺术,反差成为新的流量入口

从7cycling离开湖边,顺着一片坟地绕过东湖医院,往村子里走,又有另一番小天地。

东湖有许多的景中村,因为限制开发,也不能拆迁,反而吸引了有意思的新村民。

郭立就是其中之一,他原来在500强大集团有着商业运营的体面工作,疫情之后思考了一下人生,突然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就回到东湖,把自家村里的房子改造,变成了一家画廊。

巷道尽头小小的白色房子,门总是掩着的,需要预约,按门铃,等慢腾腾的主人下来开门。


“本来是约了好几个朋友一起做个小商业集群的,因为觉得村子里的尺度特别好,像韩国的三清洞。说好了我做画廊引流,那栋做民宿,那栋做餐饮,那栋做运动集合店,就能形成一个很有趣的商业小聚落,结果我的画廊做好了,疫情过去,他们都成了鸽子,回大公司上班了。”在画廊顶部的露台咖啡上,穿着天蓝色线衫的郭立笑着跟我说。


老实说,我觉得他的画廊没有那么精致,桌子不平,晃晃悠悠的。
但是简朴而真诚,顶层的露台咖啡后来也成为我常和朋友喝茶聊天的地方。


虽然那里看不见东湖,甚至旁边还有一个用大喇叭放着主旋律歌曲的基地,但是莫名的,坐在那里,看着旁边的山,隔壁村民们晾晒的衣服,前头场子里那条长满高大水杉的路,身心就会安宁,仿佛时间在此刻停滞。


后来我想,这也许是艺术带来的一种说不清楚的时间凝滞感,因为每次去顶层的露台,都要穿过他们家楼下的画廊,那里每个小空间里都有着奇妙而安静的作品。这不是一个尺度惊人的美术馆,也不是一个需要正衣冠才能进入的画廊,但是它充满了松弛的生命力,你可以长久地凝视一只热情的鸽子,也可以自由自在地观察一尾傲慢的鱼。在他的画廊里,我神交了许多之前不知道的艺术家,原来这些艺术家们都和我一样,生活在烟火气浓厚的武汉,这让我对这个城市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爱。


在这里我也认识了limo,在中国念完平面设计本科,又去法国从本科从头学起,六年本硕毕业后回到汉口高雄路的女孩。

03
东湖文创
海光

跨界重组,年轻人的执行力和冒险精神才是商业创新的源泉。


limo说她是因为小时候看了海底总动员,很喜欢其中的小丑鱼,就给自己取了这个英文名,当然长大后才知道那不是limo,而是尼莫,但已经叫顺口了,来不及改了。这种nl不分的亲切感非常南方,让我一下就记住了这个有着海藻般长发的女孩。


后来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limo带着我逛遍了高雄路的各种咖啡厅,我才发现武汉这座城市有趣的地方。不是华润万象城、武商国广、恒隆、k11这些大综合体,而是他们的背街,那些默默生长的本地主理人商业,原以为是老破小聚集的城市中心,竟有如此多密集的不同种类的咖啡和酒吧,每个都有着老街坊许多年关于大武汉强调生活的记忆。


蛋总的工作室就在万象城旁边一栋很不起眼的公寓楼里,但她竟然是武汉艺术书展的发起人,让我吃惊。

我问她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她说在上海看到abc艺术书展,觉得太好了,就想武汉也应该有,去找主办方。

主办方却说,没有去武汉开的打算。

“那我就自己做啰。”

她说得很轻松,我却深知其中的艰难。

不过艰难都过去了,这个年轻的女孩一口气办到了第三期,今年由书展升级成了艺术市集,也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品牌“蛋是”。
这是一个好有趣的名字,有转折,有生命,有想象力,就像我们所爱的街道一样。



艺术和东湖的碰撞,也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比如“海光”,就是“蛋是”和“mansion 191”一起弄的关于东湖的野生杂志,讲东湖的人和事,介绍东湖的绿道和各种有趣玩法。

出到第三期时,做手冲的皇帝没忍住又进来了,和他们一起合作盘下了村口的10平米小店,开了一家叫“海光”的东湖文创。

这个店小小的,“蛋是”很温暖,我觉得每一个去东湖的人都得去逛逛,一定会发现不一样的惊喜。

我以前一直纳闷,东湖这么好的ip,却没有自己的文创产品?而几个年轻人自发弥补了这个空白。

“那我就自己做啰。”

年轻人的创造力是这个城市的光。

04
听涛码头
水上运动俱乐部

历史与现代交融,运动与风景结合,构成难以磨灭的城市记忆。
 
“为什么叫海光啊,东湖不是湖光么?”我问。

“你知不知道听涛,那里有个牌坊叫“海光农圃”?”郭立回答。

我经常带孩子们去听涛划皮划艇和桨板,却从来没有注意过那个牌坊,果然是假“本地人”。


后来我特地去了牌坊那里,才得知这段关于东湖的历史。

“海光农圃”是东湖风景区的前身,1930年,民族资本家周苍柏先生为了让沉溺于鸦片、赌博的市民有一个户外游乐、休闲、锻炼身体的地方,在东湖西北岸自发创办了免费的开放式公园,这便是东湖风景区的起点。在给这一风景区命名时,深谙传统文化又曾漂洋过海留学美国9年、有着开阔视野的周苍柏先生,弃用了湖光、渔光等词汇,用了一个传统且大气的名称——“海光农圃”,将东湖的景观赋予“海韵”。“海光农圃”因出色的园艺和大气的风景很快成为当时全国知名的风景区,东湖也在全国有了“海”的个性特色。

海。

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最适合东湖的形容词——她像“海”一样。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每天五点多起床,去东湖划赛艇,我划得挺烂,但乐此不疲。因为我好喜欢在湖中央,看朝阳从山间湖面冉冉升起,那宽阔无垠,湖面闪烁的就如北方橘子海的海光。

后来东湖的水质越来越好,听涛码头整修一新,有水上俱乐部,干净的洗手间和淋浴,还开了可以看海的咖啡——这里也成为我的孩子们最喜欢的夏日周末。


可以皮划艇、可以桨板、可以赛艇、可以游泳,对小朋友而言简直就是天堂——每逢朋友自远方来武汉造访,只要有好天气,我的保留项目就是带他们去听涛玩水。

喝足了东湖的水,没有人会忘记这个海一般大气热情的城市。

后记

央视新闻报道,经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今年五一,东湖风景区名列全国十大热门景区第四位。

“东湖暂让西湖好,今后将比西湖强。”朱德多年前视察武汉时说。

只是对武汉伢而言,东湖从来就不可被替代。

江是司空见惯的,说到江城,你能想到重庆、武汉、南昌这一连串的城市,但是有江又有湖的,只有大武汉。

“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城市性格塑造了武昌首义,和近代工商业的觉醒,长江流域的九省通衢也让武汉人得以便利地北上南下到全国各地开疆拓土。

多么幸运,在城市中心,仍然留下了一个如海一般宽阔的东湖,她的宽阔足以承载少年记忆中的场景——凌波门的日落,珞珈山的樱花,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还有那水间一树树的水杉,在深秋渐渐转红。

“万里归来颜愈少,此心安处是吾乡”,正是这些少年,越来越多的留在东湖,建设东湖,回归东湖,也让这海越来越动人。

我在武汉做了七年商业,起初是在大型房地产公司做设计,觉得商业的未来就是大尺度的综合体,后来到阿那亚,开始关注内容,意外发现街头巷尾、那些年轻人自发生长,野生灵动的商业,才是这座城市真正的充满审美力和生命感的烟火气。

越来越觉得商业本身是对城市的爱,任何美好的场景都是和人相关的,那些热烈而旺盛的年轻人的生命,是东湖最大的想象力。

而这,才是任何商业不可或缺的内容。

|全文完|


这篇文章是城市商业观察类的约稿,首发于公众号“感性城市”,推荐喜欢商业的朋友关注这个有趣的公众号:)你会发现更多有趣的人和有趣的商业模式。




所属主题
小万工
小万工
有信有望有爱 公号名:小万工 (xwglovegod)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