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舍己,就是走出我们的自我“茧房”


舍己,就是走出我们的自我“茧房”


1

很多人被“自我”的茧所包裹,所囚.禁,所幽闭,所牢牢压制,被剥夺和吞吃自由,无法喘息。


很多人渴望自由,却又牢牢地守护自己的“自我茧房”,甘愿从里面锁死它。


当外面有人尝试去敲打他们的茧,让他们的“茧”能从里面裂开一条缝,让外面有一丝光能透进去,激发他们愿意破茧而出的勇气,最终能够站在光中,得享生命的自由和内心的释放……然而,他们“自我维护”的本能,却在这种外界的触碰敲打中感受到了一种被攻击被冒犯被敌对和被伤害的痛苦。他们竟然对那些并不是想要伤害他们,而只是想引导和帮助他们脱离自我捆绑之困境的人说——“别碰我!你这是在杀了我!……” 


当我们的罪被人指出的时候,就犹如有人在敲打我们的“自我茧房”。然而,那时候,我们感觉他们不是在救我们,而是在“杀”我们。


​我们曾经都是被“自我茧房”所囚.禁的人。


羔羊为我们舍命,要我们为他舍己,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他——这是在“杀”我们吗?​


或许是的。但是,他是要“杀死”我们那个腐朽的、必要走向死亡的败坏自我,然后赐给我们一个能够去承受永恒的全新“自我”。


拾架就是用来对付我们的旧生命,拆毁我们的“自我茧房”的。


苦守“自我茧房”的人,一定会拒绝和抵挡拾架,也就是拒绝自己的旧生命被拆毁,不愿拥有一个破茧而出的全新生命。


他们拒绝接受一种“向死而生”的改变。他们唯一所接受的改变是,那个用来敌对和拆毁他们“自我茧房”的拾架要被挪开。


活在“自我茧房”里的人,拒绝在拾架面前走向自我破碎,拒绝把“己”钉在拾架上。这样的人在体贴肉体和体贴圣灵之间,总是会选择体贴肉体,总是会选择拒绝悔改和拒绝舍己。这样的人,会在一切的生活处境面前,竭力喂养和膨胀自己的旧生命,无所顾忌地遏制自己的新生命


对于活在自我茧房里的人,有这样的警戒——“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


保全“自我茧房”的人,将要失丧一个能够去承受永恒的新生命。


拆毁“自我茧房”的人,将要得着一个走向自由和永恒的新生命。


2

真理为了医治我们,要拆毁我们的“自我茧房”。


我们常常把这个为了医治而拆毁的过程,看成是一种伤害。


即便真理真的会“伤”到我们,它的“伤害”也是为了医治。


即便谎言真的带给我们一点“安慰”,它的“安慰”也是为了杀害。


虽然真理真的会拆毁我们,但它的拆毁却是为了建造。


虽然谎言确实会维护我们,但它的维护是为了毁坏。


守护“自我茧房”的人宁肯要谎言的安慰,而不要真理的医治。宁肯要谎言最终的毁坏,而不要真理最终的建造。


因为真理在拆毁他们“自我茧房”的过程中,会让他们感受到某种被击打和被破碎的疼痛,而谎言在维护他们“自我茧房”的过程中,会让他们感到某种被体贴和保全的舒适和放松。


人的可悲就在于,宁肯在舒适中走向死亡,也不愿意在疼痛中走向生命。宁肯在自我保全中去失丧生命,也不愿在自我舍弃中去得着生命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