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因为新郎哭了,为这四个字,也当毫无顾忌的活着

书中有一次记载新郎哭了,只有四个字,》yesu哭了。为什么哭呢?因为被称为新郎朋友的la sa路死了。

死亡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连那一起来的妇女也哭了,她们深感无力,束手无策。

对于新郎来说,死亡是无法对其拘禁的,良人本身也超越生死,不在尘世的局限当中。

按着定命,人皆有一死,只是这话对良人是不起作用的。虽然也会死,却不是按着定命,而是按着定意,所以也说父却定意将他压伤。

新郎哭了,是仅仅因为和那死去的人之间的友情吗?我想在肉身上讲,有这一层的因素。

但却不是主要的因素,后来良人快要死的时候,不要那些妇女为他而哭,反而对那些妇女说要为自己哭。

妇女哭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她们深深的爱着新郎,不忍心他赴死。夫子难道不知道这一层情感吗?知道,可是为何又安慰她们不必哭呢?

众人在生死中被捆锁,不得释放,生的喜悦,死的悲痛,往来不息,又无处可寻一条永恒相聚的道路,只有以痛哭和撕心裂肺来迎接必到的死亡。

就是这些痛哭的人也是带着满腹的怀疑,新郎为他们哀哭。

这条道路就在他们眼前,却没有被紧紧抓住。

在那些为la sa路流泪的妇女的话语里,她们把新郎当做一个有能力的特别的人,》你若早在这里《,我xiong弟必不死。这句话带着肯定也带着失望,只是没有带着完全彻底的认识。

如果我们仅仅把新郎当作我们中间的一个人,像对待一个有能力的朋友一样寄希望于他,我们是可悲的,是会让新郎流泪的。

人写了很多诗,他把新郎当作自己仰望的对象,自己的磐石,自己的高台,自己灵魂的依靠,自己一无所有之下坚定的膀臂。

在尘世的生活中,我也有时不自觉的把新郎当作一个可以满足我心愿的对象,却忘记了他是超越的,是大能者。

不是来到这里替我分家产,替我解决琐碎的事情。我常常为肉眼可见的苦难哀愁流泪,倘若如此,新郎也必定因此为我哀愁流泪。

今天晚上回到老家,在黑夜里坐在家门口,深感人生之困难,也深理解那些自杀的人的决绝。哎……

只是在这一瞬间的意念涌上心头的时候,又想到这四个字,yesu哭了,为此,也要毫无顾忌的活着,为这唯一的最知心的朋友。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