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W.M.】操纵者的两张面具:强势与受害

                  



                   




操纵是一种人影响其他人的方式,在人与人交往时主要使用操纵这种方式来影响其他人的,就是操纵者。

哈弗大学肯尼迪学院前院长Joseph Nye在探讨人对其他人的影响(权力 Power)时,非常著名地把权力分为硬实力(Hard Power)与软实力(Soft Power)。其关键区别在于影响者是否尊重或在意被影响者的意志。

硬实力的主要手段是威胁与利诱,也就是韩非子所言的“赏罚“、“刑德”二柄,不论被影响者的意志如何,在严重的危险或巨大的利益前,被影响者的主观意志消失了,如同一个孩子面对打屁股或者棒棒糖。检查硬实力的方式很简单,如同一个强大的磁铁对人意志的扭曲,一旦把威胁、利诱这磁铁挪去,你发现被影响者的意志恢复正常。

软实力则复杂很多,通过尊重、专业、爱等来说服被影响者,让被影响者更完整、清晰地理解其决定,并真实改变自己的想法。把软实力的作用者挪开,一个真正被说服的被影响者仍旧会继续这条道路。

如同任何社会学的理论,这种区分不是严格的,而是渐进的,并不总是能够非常清晰定义的。操纵就是这样一种行为,在理论上或实践中,有时我们并不总能非常令人信服地把其归于硬实力或软实力。

但是,我们大致可以说,操纵虽然有时感觉像是软实力,但实际靠近硬实力。当被操纵者与其操纵者(譬如父母、师长、老板、配偶、子女、密友)隔离开,即便只是暂时的隔离,譬如旅行或者与其他人在一起,我们有时感觉这个人的理性、情感、行为完全判若两人,但是一旦回到操纵者身边,又依然故我。

有时,操纵者如此深刻地影响了被操纵者的行为、思想,甚至直接影响到其主体的独立性与身份,被操纵者会对操纵者形成一种强烈的依恋、甚至依靠。就是说,其感觉离开了操纵者,自己就不知道如何做决定、如何生活了。


最常见的操纵者通常有两张面孔:强势与受害。与之相配合的,是操纵者常在态度上晃荡在两个极端,一方面极其友善,另一方面则非常刻薄。其心情、对话、行为也是相应地配合,以达到最有效地操纵。

操纵者有时极其友善,态度柔软,把自己放在弱者、受害者的身份,激发人的怜悯和共情来回应自己的要求。

虽然操纵者有时是扮演这种角色以达到这种目的,很多时候操纵者自己真实相信自己是一个受害者,因为其发现这种角色是说服其他人有效或者唯一的途径。

但在另些时候,当操纵者感觉自己强势,或者发现受害者这个角色不能达到目的时,又会变得强势,情绪愤怒,无法对话,压制要求被操纵者按照自己的意志来。


很多被操纵者面对操纵者的困难在于,操纵者常常互相经常更换角色,让被操纵者不知如何回应。

当操纵者戴上受害的面具,被操纵者误以为自己处于给予、同情的角色,以为对方真正尊重自己,自己在真实地做决定。但是一旦自己做的决定不符合操纵者的意志,操纵者立刻对被操纵者愤怒、攻击、甚至辱骂、打压,让被操纵者觉得自己一文不值,完全错误。

而当被操纵者决定抵抗操纵者的强势,奋起反抗时,操纵者又会立刻换上受害者的面具,强调自己的软弱、受伤、对被操纵者的付出,让被操纵者有强的罪恶感,觉得自己为何如此没有爱心、忘恩负义,更倾向于接受操纵者的要求。

能够准确判断,有理有节地回应操纵者,对绝大多数被操纵者非常困难。


操纵整体而言是一种弱者在这个世界的生存方式。虽然操纵者戴上这两个面具,成功把被操纵者玩弄于股掌,有时可能感觉到这是一种能力。但是真正的说服不需要过度利用其他人的同情心、罪恶感,真正的硬实力也不需要愤怒、贬低其他人。

所以,作为操纵者,其往往内心深处有极深的不安全感,缺乏自我价值,对于用健康的方式影响其他人缺乏信心。也就是说,其不相信自己的理由能真正说服对方,也不感觉自己能在其他人反对的情况下,继续坚持完成自己的目标。

在一个相对比较阴性的文化中,操纵是一种普遍的现象,以操纵作为主要生活方式的操纵者也很常见。


如上所述,如何面对操纵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如果我们能准确地判断,并且恰当地回应操纵者的不同面具,这是最有效的面对方式。

如果我们发现自己无法判断,或者被操纵者不同的面具弄晕了头,我们第二有效的方式,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恪守自己的原则。自己坚固的原则,可以抵抗操纵者面具对我们意志的扭曲。

如果我们发现自己在操纵者面前无法坚持独立的判断、行为,这时候我们或者需要保持和操纵者的距离,并且尽量和那些尊重自己独立主体性的人更多交往。


我们必须意识到,操纵并非完全负面的。当主体的独立性尚未形成,或无法进行自我判断时,我们只能操纵,譬如面对年幼的孩子或者一个醉酒的人,我们帮助他们唯一的方式就是某种形式的操纵。

所以,几乎所有的父母对待年幼的孩子都是操纵者,我们也都了解、甚至善于操纵。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当孩子逐步长大,独立的主体意识开始形成,我们不能转变为独立主体之间的对话、交往、说服,而依旧依靠操纵。

操纵者必须突破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无力感、无价值感,相信自己的信念、想法,敢于真实地敞开对话,相信自己能真实说服对方;而即便不能说服,对方反对自己,如果我们是正确的,也能冲破任何拦阻,完成自己的使命。

同时,操纵者必须尊重其他主体的独立性。简单说来,不要把其他人看作是一个不完整、无法独立的人。


操纵与被操纵,都是悲剧!

但是这种关系需要同时存在操纵者和被操纵者才能继续,因此,只要其中一位挣脱出来,这种关系就无法继续。

当这种关系破碎,操纵者和被操纵者都会感觉到某种缺失、迷茫、不知所措,因为操纵关系也提供某种稳定性、决定模式、方向感,所以有可能双方还会重建这种痛苦的关系。

所以,要想完全挣脱,我们必须学会建立独立的主体之间健康的互动关系。独立主体之间健康的互动,是我们抵挡和避免操纵最有效的方式。





音频 & 文字:王林 | 版式设计: 余鹿溪



| 长 按 识 别 二 维 码 支 持 |
▽▽▽

「赞、在看」为国度扩张


所属主题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