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雪域高原的信仰:达赖和班禅

藏传佛教主要有噶举派(白教)、萨迦派(花教)、宁玛派(红教)和格鲁派(黄教),尤其是格鲁派的影响最大。在固始汗之前,各派的影响力仅限于自己管辖的范围,直到固始汗的出现才改变了这个局面。
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开始于元朝时的噶玛噶举派,格鲁派开始并没有实行灵童转世,达赖一世是宗喀巴的弟子。但到了二世达赖就开始执行灵童转世,因为格鲁派不允许结婚。在藏语里,“格鲁”是“善规”的意思。简单地理解,宗喀巴是为了剔除藏传佛教里面的腐败弊端,因此制定了很多规条。
1642年,固始汗几乎统一了西藏各部落,并建立了和硕特汗国,成为西藏的实际权利控制者。三年后,固始汗封格鲁派领袖罗桑却吉坚赞为班禅博克多,即历史上四世班禅。他是历史上第一个班禅,一世、二世和三世乃是他当班禅之后追封的。其中,一世班禅是格鲁派创建者宗喀巴的第二个弟子克珠杰;而宗喀巴的关门弟子根敦朱巴则是一世达赖。
固始汗封罗桑却吉坚赞为四世班禅,看似重视格鲁派,但实际上是为了压制当时格鲁派的真正领袖达赖系统。从此以后,格鲁派就有了达赖和班禅两套系统,谁也不能当老大。四世达赖圆寂后,由于其转世灵童五世达赖尚年幼,为了应对当时异常激烈的斗争形势,格鲁派教务主要由四世班禅主持。
1654年,固始汗去世,和硕特汗国就开始产生裂痕。1662年,四世班禅圆寂。1663年五世班禅出生,他四岁的时候被认定为是四世班禅的转世灵童,并被迎入扎什伦布寺坐床。而这时候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已经成年,因此格鲁派的权力又回到达赖系统里面。
五世达赖不仅宗教权力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而且政治权力也几乎集中在他的手里,只能说固始汗的子孙一个比一个不争气,而且五世达赖在固始汗去世前还获得了清朝顺治帝的册封,亦相当于达赖喇嘛得到了朝廷认证。
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去世前还有两件非常担心的事情:第一,噶举派一直对格鲁派一家独大不满,而且噶举派还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第二,和硕特汗国也是隐患。当时大家对五世达赖还有所顾忌是因为清政府承认了他的地位,但他去世后怎么样?他自己心里也没数。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自己死后秘不发丧,找一个替身继续当五世班禅。
五世达赖罗桑嘉措去世前将权力交给桑结嘉措,据说他是五世班禅的私生子。他隐瞒了五世班禅去世十五年,首先他需要寻找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以备不时之需;其次,他与来自蒙古的师兄噶尔丹结盟,支持其统一草原;最后,借助五世班禅的名义,与满清继续保持友好关系。
桑结嘉措第一条办的还不错,找到了五世班禅的转世灵童仓央嘉措。但他不知道第二条和第三条不能兼容,和噶尔丹结盟就是和满清为敌。1696年,康熙远征噶尔丹从俘虏的藏人口中获知五世达赖早已圆寂,而桑吉嘉措则是幕后之主。康熙听后勃然大怒,马上向桑吉嘉措兴师问罪。于是,桑吉嘉措马上安排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进行坐床大典。
1703年,和硕特汗国的最后一位大汗拉藏汗,趁着噶尔丹遭受清朝打击而元气大伤,并以“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作风不轨”为借口,向格鲁派发动了全面进攻。两年后,拉藏汗杀死桑结嘉措,同时废黜了他所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可以说是权力的牺牲品,但他的死反而成全了他。既没有辜负如来,又没有辜负卿。《清史稿》记载“仓央嘉措行至青海道死”,里面隐藏了很多东西。清朝为了拉拢拉藏汗,希望将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押送到京城,但队伍行至哲蚌寺,猝不及防地出现了二十多个武僧,他们将仓央嘉措抢入寺中,但信徒却将哲蚌寺围得密不透风。
此时,暴怒的拉藏汗闻讯赶来下令强攻,面对愿意为他而死的黑压压的信徒,二十五岁的仓央嘉措第一次为信仰而震动,他决定牺牲自己而救众信徒。拉藏汗虽获得了西藏的权力,但却失去了全部格鲁派的信徒。
拉藏汗弄死了六世达赖后,自己弄了一个“六世达赖” 益西嘉措,据说是拉藏汗的私生子,并且这个“六世达赖”得到了清廷的册封和班禅的认可。而从理塘寻得真正的转世灵童七世达赖格桑嘉措,则被秘密藏在了青海塔尔寺。
1716年底,准格尔大汗策妄阿拉布坦以护送七世格桑嘉措回拉萨为由,他委派大将策凌敦多布统领6000精兵从新疆的和田出发,同时另派300人的队伍前往青海塔尔寺劫持七世格桑嘉措结果大部队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过抵抗很快到达了拉萨外围,藏人都认为是恭迎达赖,但劫持七世格桑嘉措的小分队失败了。
1717年11月,准噶尔军兵临城下,将拉萨城围得水泄不通。拉藏汗众叛亲离,各大寺的喇嘛以及下属官员纷纷投降准噶尔军,和硕特汗国灭亡。策凌敦多布进入拉萨后,纵兵抢掠,甚至连布达拉宫都进行洗劫。一看就不知道约法三章的典故,而且最关键是“护送七世格桑嘉措回藏”也成了谎言。
当时,益西嘉措已经当了十年达赖了,策妄阿拉布坦试图接受益西嘉措的合法性地位,但格鲁派信徒坚决不从。益西嘉措被废,西藏陷入一片混乱,清朝廷两次出兵终于打败了策妄阿拉布坦,而益西嘉措则追随了仓央嘉措的脚步,只是没有死在半路,而是五年后在北京病故。
格桑嘉措终于成为达赖,笑到最后的则是康熙,但也挺打脸,毕竟益西嘉措也得到了康熙的册封。在蒙古准噶尔部策妄阿拉布坦与拉藏汗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五世班禅一直为二者调和矛盾,随最后失败,但在康熙平定完战乱之后,一方面正式册封格桑嘉措为六世达赖,另一方面提高五世班禅的地位来平衡达赖系统。
1757年,格桑嘉措在布达拉宫圆寂,清朝廷直接册封强白嘉措为八世达赖,因此格桑嘉措就自然而然成了七世达赖,至于六世到底是仓央嘉措还是益西嘉措,仓央嘉措永远是格鲁派信徒心中的六世达赖,而益西嘉措则是清朝廷官方版的达赖。
仓央嘉措有一句话:“一只白色的仙鹤,请将羽翼借我用,不去遥远的地方,转转理塘即返回。”人们就是按照“理塘”寻找的格桑嘉措。讲了这么多“嘉措”,“嘉措”是像海一样宽阔的意思,尽管西藏没有海,重要的是人心可以像海。
达赖和班禅的转世灵童都需要对方彼此确认,而且具有彼此师徒的关系。比如四世班禅收四世达赖和五世达赖为徒;五世达赖收五世班禅为徒;五世班禅收六世达赖和七世达赖为徒;七世达赖收六世班禅为徒;六世班禅收八世达赖为徒;八世达赖收七世班禅为徒;七世班禅又先后收九世达赖 、十世达赖和十一世达赖为徒等等。
七世达赖格桑嘉措深受藏人爱戴,他的弟子六世班禅也干过一件大事情,徒步万里来到北京城为乾隆皇帝七十五岁生日祝寿,后因天花圆寂于北京。
八世达赖强白嘉措(1758年-1804年)和他的弟子七世班禅(1782-1853年)丹白尼玛期间,在西藏宗教事务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原因是因为廓尔喀国两次入侵西藏,尤其是1791年6月,廓尔喀第二次发动了侵略西藏的战争,他们还攻入了札什伦布寺,札什伦布寺乃是班禅的故乡,并将里面的金银器物全部抢走。同年,乾隆皇帝派福康安打败了廓尔喀。第二年廓尔喀投降,成了清朝的藩属国。
1793年,清朝廷发布《钦定二十九条章程》并确立了金瓶掣签制度。“大皇帝特赐一金瓶,今后遇到寻认灵童时用满、汉、藏三种文字写于 签牌上,放进瓶内,由呼图克图和驻藏大臣在大昭寺释迦佛像前正式掣签认定。”
尽管金瓶制度在1793年就已经确定下来,但当八世达赖圆寂后,他们还是使用藏人自己传统过的方法。比如;观察神湖,即拉姆拉错,需要班禅的确认等。当他们得到种种迹象确认隆朵嘉措就是转世灵童后,他们联合向嘉庆皇帝写信请求免除对他实行金瓶制度,并得到批准。非常不幸的是九世达赖只活了十一岁,在此期间,英国人第一次进入西藏。
于是,他们不得不再次寻找十世达赖。1822年,道光皇帝命令举行“金瓶掣签”,结果三个中的一个被抽中,即十世达赖楚臣嘉措。他时年22岁圆寂,因此也没有机会亲自管理西藏事务。接下来十一世克珠嘉措3岁时被选为转世灵童之一,4岁时道光皇帝命令举行“金瓶掣签”被抽中,8岁由七世班禅剃度授法,17岁亲政,不及一年圆寂。在他去世的前两年,他的老师七世班禅也圆寂了。
1856年,扎什伦布寺派出代表到各地找寻八世班禅丹白旺修转世灵童之年,他是第一个金瓶掣签的班禅,也是最短命的班禅。同年,十二世达赖成烈嘉措出生了,因此他俩年龄差不多,寿命也差不多,都只活了二十来岁,彼此之间就没有师承关系。此时的清王朝正在经历第二次鸦片战争,西藏也发生内乱。
一般来说,班禅和达赖的关系还是很融洽,毕竟有师徒关系,但九世班禅曲吉尼玛(1883-1937)和十三世达赖土登嘉措(1876-1933)谁也不服谁,而此时的清朝廷根本无暇顾及。班禅和达赖的关系出现不好应该和八世班禅有关,作为格鲁派的领袖,他却是信奉萨迦派家庭,他甚至都没有为作为弟子的十三达赖受戒。尽管如此,十三达赖还是为九世班禅受戒,他俩虽然年龄没差几岁,但还是遵守谁年龄大谁就是老师的传统。
按照传统,十三达赖和九世班禅依然可以和平相处下去,但在受戒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十三达赖因为九世班禅“过师门而击鼓,妄自尊大,遂罚银1500两。”这就让九世班禅很莫名其妙,九世班禅回击十三达赖,达赖才是妄自尊大之人。
1904年7月,英军侵占拉萨,十三世达赖被迫出走蒙古,驻藏大臣有泰把责任都推给了十三世达赖,而对九世班禅赞赏有加。清朝廷直接革除了十三达赖的封号,九世班禅成了唯一的宗教领袖,这一招反而让本来就不和睦的关系更加恶化了。
英国人拉拢九世班禅,并邀请他到印度参加英皇太子朝觐大典,以摆脱清政府对西藏的控制。这种行为让流亡在外的十三达赖更为不满,1909年十三达赖返回西藏。当时,九世班禅还迎接他回来,一来表达了自己愿意和他和睦的希望,另一方面也用行动划清和英国人的界限。
同年,清政府为了传递自己对西藏的态度派兵西藏,十三达赖再次来开前往印度。这次九世班禅原本也想和十三达赖一起出走,后被部下劝阻。清朝廷再次下令剥夺了十三达赖的封号,并下令选择灵童。清廷邀请九世班禅前往布达拉宫摄政,九世班禅虽没有接受清廷的建议,但他却出席了拉萨的一些礼仪,此行为又被在印度的十三达赖认为是越权之举动。好不容易有所缓和的关系又产生的大大的裂缝。
1912年,民国元年,十三达赖从印度回到西藏,九世班禅前往迎接,十三达赖对他的态度非常冷淡。说实话,搞政治方面班禅一直不是达赖的对手,这次十三世达赖很快建立了西藏历史上第一支近代意义上的军队。
九世班禅还是很聪明,知道再待下去很危险,1923年11月15日夜逃离这个他后来再也没有回来的故土。为此,信徒都深情地歌唱道:“都说班禅似神鹰,展翅翱翔去远方……”而这时候的远方正忙着打内战,几乎没有时间顾及这只雪域而来的神鹰。
好在民国政府还是尽了地主之谊开始照顾起九世班禅了,但班禅还是希望能回到雪域高原,阻止他的无疑就是十三达赖。于是,两人隔空对骂,政府也只能装聋作哑,因为确实帮不上忙。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可能喇嘛没照顾好十三达赖,1933年他突然圆寂。知道自己的老师去世后,九世班禅并没有开心,反而还为他诵经超度。
1935年,九世班禅决定回到故土,但最终还是没有回到家乡。


所属主题
老魏讲历史
老魏讲历史
你想知道历史真相吗?你想知道历史到底是成王败寇,任人打扮的小丑,还是真实历史事件的忠实纪录吗?老魏带你轻松有趣的看历史,真正做到还原历史真相,反思历史事件,真正让你做到“读史以明志,以史为鉴”。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