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二鱼:你到底是谁的兄弟(刘强东的兄弟宇宙)



不管是家还是国度,都有和至高者的契约,“守约”才是企业和员工彼此成就又有安全感的终极保障


前情提要

1.刘强东的”兄弟宇宙“

2.兄弟式PUA

3.企业更像家还是更像国度


01

刘强东的”兄弟宇宙“


前几天,刘强东的“狼性训话”燃爆网络,“凡是长期业绩不好,从来不拼搏的人,不是我的兄弟。”作为老板对员工的训话,这样的尺度在职场上很常见,甚至都不能称之为“狼性”。不过这句话的题眼在“兄弟”两个字上,如果把“兄弟”换成“员工”,“凡是长期业绩不好,从来不拼搏的人,不是我的员工。”则不会引起多少波澜。

因为“兄弟”两个字是家人之间的称呼,家人不管是因为血缘,或者“类血缘”,都是相对稳定,不会因为不拼搏而改变。如果一个父亲说,你要是不拼搏就不是我的儿子。这就显然是气话,而不会被当真。血缘上的兄弟,或者结拜的兄弟,最多说一句:我这个哥哥/弟弟不争气。而不会因为谁业绩不好不拼搏就断绝了兄弟关系。

因此,这句话的槽点在于把本来的“契约”关系搞成“家庭”关系,又用公司的业绩高低来否定这样的“家庭”关系。显得逻辑极不自洽

不是兄弟,还是你员工吗?京东是靠兄弟情谊维系的水泊梁山式企业?

有人甚至整理出了刘强东说过的“兄弟”,组成了京东的“兄弟宇宙”

2018年:“京东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

2022年:“所有成功都离不开兄弟们的努力和坚持”,“我一直在思考应该为兄弟们做点什么。”

2023年:“我不会躺平,也希望兄弟们绝不躺平。”

2024年:“凡是长期业绩不好、从来不拼搏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从“兄弟宇宙”里,“兄弟”二字的含义变迁,隐含着更大深意。



02

兄弟式PUA


刘强东在2018年说的“兄弟”是单数词,还隐含着对每个个体员工的关怀。听说刘强东刚创业那会儿,拉合伙人和公司重要骨干一起干的时候,每个人都是称兄道弟,那会儿刘强东也正在跟奶茶妹热恋,可谓一口兄弟一口奶茶。整个人沉浸在家的幸福氛围里。

不单是刘强东,我见过的很多创业者都有这个素质,创业时拼了命身先士卒,拉上几个兄弟,一起干,他们也确实很关爱兄弟。比如:顺丰创始人王卫,当时听说顺丰一位快递小哥被人打了,于是亲自抄家伙去为快递小哥维权,感动了很多人,一起成为了他的兄弟。还比如马云创业时,每天亲自下厨为兄弟做饭。

随着京东的不断壮大,刘强东嘴里的“兄弟”逐渐变成了“兄弟们”,2018年以后,全是“兄弟们”,这个时候的“兄弟”就不再是某个具体的人了,而逐渐变成了一种带有“神圣光环”的称呼,如同“人民”这个词不再指某个人,某些人,而变成了一种“神圣光环”

我去年初曾访问过京东成都总部,那次让我直观的感受到了什么叫社会化大分工。京东工位排布很密集,每个人都带着工牌。每个人都按公司制度履行职责。午饭时,每个员工整整齐齐如同蚂蚁排队一样打饭,吃饭,中午工位上眯一会儿,下午又继续同样的节拍。“兄弟”在那里,更像一种团结奋进,努力拼搏的价值体现,而不是什么私人情谊。就像打仗时的那句“兄弟们上啊”一样。

“兄弟”从个人情感纽带逐渐神圣化,从“兄弟”逐渐到“兄弟们”的过程,不仅存在于企业,也存在于其他组织。

《三国演义》里,孙策刚来东吴时势单力薄,见了当地豪强周瑜,那是一口一个兄弟,周瑜也对此很受用,曾道“外托君臣之义,内借骨肉之情,祸福共之,荣辱共之”。后来孙家在东吴站稳脚跟后,就基本只说君臣之义了。

《水浒》里更是把“兄弟”演绎到了极致。

宋江一开始见人都叫兄弟,晁盖大哥,武松兄弟,林冲兄弟,李逵兄弟,也确实为兄弟两肋插刀。帮晁盖逃脱还差点丢了性命。所以众兄弟也把不会武功的“及时雨”宋江称为大哥。

这个时候,梁山处于创业初期,以兄弟情谊维系尚未成型的组织。宋江的“兄弟”也把武松,李逵等人拿捏得死死的。

后来,宋江当了头领,尤其是聚义堂改成忠义堂之后,宋江口里的“兄弟”逐渐变成了“兄弟们”,梁山众弟兄也变成了宋江的工具人,不像前四十回那样,是有血有肉的鲜活生命。听我宋江的才是兄弟,不听我的一边儿去。

虽然都有点PUA,要人干活就是兄弟,干的不满意就不配当你兄弟。但我始终认为刘强东们的“兄弟”比宋江的“兄弟”要好。当刘强东们的兄弟,最多被压榨劳动,京东虽然像一个大蚁穴,但按时发工资,受不了你可以跳巢,被开除还可以申请赔偿,毕竟有合同在。而做宋江的兄弟,最后都送了命,或变成了废人。

这里面,隐藏着现代企业的玄机。




03

企业更像家还是更像国度


梁山的变化,不仅是兄弟关系的变化,还是一种“神学”的变化

晁盖时,梁山没有终极使命,梁山的兄弟就是家里兄弟的关系,晁盖更像一位父亲。

宋江时,梁山的终极使命是“替天行道”和“被招安”,宋江是这一使命的代表,更像一位王或教父。梁山的兄弟也成了尊卑有序的组织。

从父到王,从家到国度,这是一种“神学”的变化

企业,也有这个规律。

企业初创时,因为巨大的不确定性,都是拉着身边兄弟一起干的,干成功了大块分金银,不成功就散伙。因为家庭或类家庭的组织,既高效灵活,又能维持很低的沟通成本。小微企业虽然也有规章制度,但维持运行的,往往是家人般的情感连接。

国内外有很多这种小而美的企业,他们往往精专于某个细分领域,比如电影特效就有很多家族企业专门负责某个小的板块。德国之所以成为工业强国,就是因为有很多这种微小的家族企业,负责某个细小零件的生产。中国沿海也有很多这种细分领域的小企业。为了维护他们的核心优势,手艺传承往往是家族内部进行,甚至还有的传男不传女,颇有武侠江湖的气息。他们并不想扩张,或者无法扩张,不是每个人都想当马斯克。这样的企业更像家。老大就像父亲一样维持着这个家的体系,有比较稳固的分配方式,成员本来就少,大家靠着家人情感连接做事

但有的企业越做越大,如同进入了未知的海洋,这样的企业就必须有使命,必须有价值体系,才能连接更多陌生人一起为了这个价值观去奋斗。大企业必须有科层式的结构,他们对社会的影响也与日俱增,无法再回到家的状态。比如马斯克创造的效益和对人类未来的探索,比很多国家都要大。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腾讯等线上流媒体等深刻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方式。马斯克、马云、马化腾等人不像一个家庭的父亲,更像是一个帝国的王和教父。古希腊时,一个城邦(国度)就有同一位神企业的“终极价值”就类似它的“神学”,大企业也有了国度的特点,创始人和历代掌舵者就像企业“神学”的化身

所以,企业,兼具家的属性,和国度的属性。不同的企业,家属性和国度属性的比例不同。小微企业,或企业初创时更像家,大企业更像国度。

日本企业流行家族式管理,小微企业这样管理没问题,像东芝松下等大企业也这样管理,就酿成了日本大企业危机。

刘强东的那句“凡是长期业绩不好,从来不拼搏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放在初创时没问题,但你都做成行业顶流了,还在家和国度之间左右切换,就显得逻辑混乱,贻笑大方了。

然而不管是家还是国度,都有和至高者的契约,“守约”才是企业和员工彼此成就又有安全感的终极保障不然,就会如同梁山一样,不管是家时,还是国度时,都无法挣脱灭亡的命运。

而企业虽然兼具家和国度的属性,但它既不是国,也不是家。有同一位神的才叫国,有同一位父的才叫家。所以,你的父是谁,才决定你是谁的兄弟。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