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二鱼:当世界名校都可花钱买,还剩哪些神圣追求



真正的学习就是找到自己心里那个玩耍的小孩


前情提要

1.400万能买剑桥学位

2.人生是一场祛魅之旅

3.每个真正的人心里住着一个玩耍的小孩


01

400万能买剑桥学位


前几天,有位朋友给我说了一个业务,他能帮高中生拿到世界名校的本科入学通知书。

价码很透明,比如:

香港前三名,港大,港科,港中,每个入学通知书是300万。

其他的香港大学是200万到100万不等。

澳洲的大学还不到200万。

牛津剑桥每个400万。

耶鲁哈佛等常春藤是800万。

单位是人民币,全部合法。

我问,不管学习多差都可以吗?

答:都可以。

我又问,要是入学后,学不走,毕不了业怎样办?

答:我们会选容易毕业的专业,比如工商管理,市场营销一类,还会帮他过英语关,如果这样都还毕不了业,那钱是不退的。

我还问:清华北大呢?

答:清华北大我们没办法,国内的买不了,国际名校本来就有捐赠名额。

他说这个是真的,国外名校基本都是私立,录取学生,尤其是本科生,很大的一个考虑是家庭捐赠。中国的高校基本只认成绩,国外高校的生源要复杂很多,捐赠,特长,成绩,某方面卓越的天赋等。

临走时,他向我介绍了他的业务成就,他去年开了10单,客户要么有钱,要么有权,这几百万人民币对于普通家庭当然是巨款,但对于非富即贵的人,小CASE。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怅然若失。

我们小时候,没有渠道读世界名校,这些学校对于我们那代人,不管家境和学业怎样,都是可望不可求的神圣存在。我们那几代学生从中学开始,就基本把心思都放在了学业上,为的是重点大学,甚至清华北大。

我怅然的,不是没有读这些世界名校,这几年认识了太多名校毕业的蠢货,多的不说,就瞧前阵子英美大学生那割命激情,什么常春藤,剑桥牛津,在我心里,早已光环不在。

我若失的,是高中时,对高考的神圣追求。那时,好像能读清华北大就是被上帝亲吻的对象,万众羡慕的偶像,人生至高的光辉。那时是把自己所有寄托、希望、智慧都拿来攻读学业。整个社会评价体系都仿佛围绕高考建立。成功与失败都在此一考。天堂还是地狱就赌这一把。现在看来,家里有点钱就能随意超越这道天堂和地狱的鸿沟,那种曾经的神圣感显得可笑之极



02

人生是一场祛魅之旅


有一次回老家,老家的新区已和很多城市的高新区没有两样,我回家都会迷路。但老区的街巷结构基本保留了我小时候的样子。走在街上,从家到学校的路,几分钟就走完了,但我记得小时候我每天要走很久。路过熟悉的饭店,小时候觉得很美味,今天尝来普普通通。去小时候常去的江边,以前很辽阔的江面,现在看来也就那样。

我回望小时候的老家,就像俯瞰积木玩具搭建的城市,曾经的沧海,现在就真的只是一滩水。

以前一本小人书,同桌的姑娘,一个玩具······都能让我心潮澎湃,现在看来都变得平淡。

以前神圣的追求,每次考试,考大学,选专业·····早就不再神圣。

政治学上有个词叫“祛魅”,祛是失去的意思,魅是神圣的意思。就是一个东西失去了神圣感祛魅往往指,人类进入现代社会后,以前神圣的“天道”“神权”“天人感应”这些神圣的东西,一下子就失去了神圣感。现代人谁还相信地震是上天对人的惩罚。古代人对此是深信不疑的。

现代看古代,就像我看我小时候的城市。

以前深信不疑的,神圣追求的,今天看来,一点都不重要,更无神圣性可言。

对国,对人,都是一样。



03

每个真正的人心里,住着一个玩耍的小孩


现在回忆起我的高中,空气里面还弥漫着一股橘子的味道,那时心仪女生身上发出的味道,后来谈恋爱就再也没闻到过这种味道。

回忆里,我的高中也是橘红色的,充满了希望和阳光,时间里都回响着泰坦尼克号风笛的声音。我的人生也像泰坦尼克号那样,即将去往新大陆。新的人生即将展开。

现在,不管事业上有多大的成就都没有去新大陆的感觉,就像再也没有橘子的味道一样。

青春,其实很痛。但青春,有种玫瑰色,把疼痛感包裹住了。

祛魅以前的人生,可笑但梦幻。

祛魅以后的人生,只有自己去寻找,那散落一地的梦幻。

尼采说“每个真正的人心里,住着一个玩耍的小孩。”

人生就是一边不断祛魅,一边不断玩耍的过程。

也就是:先看透那虚假的神圣,再寻找真正的神圣。

尼采没说,怎么找到那个玩耍的小孩。因为尼采似乎也没找到。

我以前认识一位IT圈的董事长,他从大学开始就创业,那时,马化腾,马云就是他神圣的向往。

这么多年,他发现企业愿景都是拿来忽悠客户的,也忽悠自己能坚持下来。

设计的软件,起初的目标是让每个人都能当画家。但发现最核心的技术国外不给,在市场运作中,这款软件也逐渐沦为了绘图软件,现在就是拼价格,能挣一个是一个。

他说,他每天也是去应酬,去陪笑,当年的意气风发早已磨损殆尽。每天能让他兴奋的就是销售业绩上的数字了。

后来,他觉得这点不死不活的业绩数字,实在没意义。就去澳门赌博,那里的数字涨跌更刺激。

再后来,他从33楼跳了下去。

他祛魅后,没有找到自己内心里“玩耍的孩子”。当虚假神圣不再后,他没有找到真正的神圣。加缪说“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就是该不该自杀。”只是,那个董事长把别人一生的挣扎缩短到了十几年。

罗曼罗兰也有一句烂大街的话“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只是罗曼罗兰没有说,如果看清生活的真相后,那么,热爱生活的依据是什么

回到高考,当看清世界名校真相后,还怎么热爱学习?

所以,真正的学习就是找到自己心里那个玩耍的小孩

文凭不神圣,但真正的学习依然神圣。

前提是,你要找到智慧的开端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