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二鱼:谁有权过儿童节



怎么变成小孩子的样子


前情提要

1.我的兔子洞

2.趣味会长成苍天大树

3.童心的二重奏


01

我的兔子洞


记得小时候,最盼望过儿童节,儿童节最好玩的就是游园,猜各种灯谜,还有用线穿针眼,我记得每通过一个项目,就能获得一个过关签名,就像医院的体检签名一样,有一种成就感,最后根据成绩拿到奖励。

小时候登山看到一个洞,就钻进去。现在都记得,洞里面的岩壁在不断滴水,下面有一汪潭,水滴在上面,格外空灵。我特别喜欢那个洞。每次春游都会经过那个洞,自由活动时,当别的小朋友到儿童乐园玩耍时,我就去那个洞。我想那里面是不是住着神仙,有首歌也是这么唱的,但我小时候没听过那首歌,但确实是这么想的。

直到有一次,因为在那个洞里太久,错过了集合的时间。迟到是会被罚站的。老师问为什么会在那个洞里呆这么久。我说里面有一潭神水,喝了可以长生不老。结果遭到同学们的嘲笑。有一个同学还说,他在那潭水里洗过脚。

那种神圣感,神秘感和神奇感一下就消失了。



02

趣味会长成苍天大树


小孩子都喜欢过家家,有一次我在跟表哥表姐过家家时,给院子里的各种门取名字,有的取南天门,有的取天上楼。我们的周围是整个宇宙,很像今天的COSPLAY。不管时代怎么变,我们最本质的需求是不变的:幻想超越这个看得见的现实。在这个眼睛看的见的现实之上,还有个有趣的,真实。

现在小孩好像过家家的不多了,每个人都有大把玩具,我有次在香港迪斯尼看到纪念品店里的那些玩具想,我小时候要是有这么多,岂不乐死,那时能有一个类似米老鼠的摆件都能开心好久。

当然,我们那会儿也有玩具,记得我们几个邻居家的孩子买了一个玩具摩托后,就一起反复玩耍,比谁的摩托更快。

我爸妈说,他们小时候那个年代,连玩具也没有,自己研究怎么画画,怎么才美。自己做乐器,研究怎么做二胡,怎么拉二胡才好听。

但我想我们的快乐值差得并不多,就像王尔德所说,人生有两种痛苦,一种是没有得到的痛苦,一种是得到以后的痛苦。现在的小孩得到很多,但如果你没有在玩具里探索出:神奇的兔子洞,空灵的滴答声,那很快就陷入得到以后的痛苦

以前的孩子,哪怕没有玩具,但只要在探索怎么画更美,怎么弹更好听,那就不会有得不到的痛苦。

所以,童心是看你有没有在无功利的探索。这样从中才能发现趣味这种趣味经常出现会在心底里种草,并逐渐生长成森林,成为你人生航行时的灯塔。





03

童心的二重奏


儿童未必都有童心,也未必只有儿童才有童心。

成年后,人有了责任,很多时候无法再“无功利”。加上理性生长,不再相信那个洞里有神秘的一潭水,喝了可以长生不老。也不会相信山里面住着神仙。所以,成年人已经失去了很多“神圣感,神秘感和神奇感

但成年人总有一些契机会瞥见到神奇。比如面对大自然的时候,看了一部感人肺腑的电影,听到了圣曲等。那一刻,时间突然消失了,难以名状的美浸透全身。因为你瞥见到了超越于现实的真实。心理学把这叫“心流”,多么没有意的名字。但当你对这种“心流”上瘾,全力追逐它时,它又不会出现。朱光潜说“美是一种无目的性”,可遇而不可求。

所以,“追求童心”本身就是成年人的矫揉造作。

童心隐藏在探索里,探索是一种叙事,叙事里必须有个目的。比如,我如果一直探索那个洞里一潭水的空灵,用音乐去探索,用绘画去探索,用文字去探索,用数学去探索,找到超越于现实的真实,那么我就具有了超越性的目的安徒生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对外婆的追寻,海的女儿对王子的追寻等都是超越性目的。

用一种方式(语言)追求这个超越的真实是目的,但美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期而遇的出现,你只能仰望,如同仰望儿童节的礼物

今天是六一,巧的是,宋代有位“六一居士”,就是欧阳修。这个“六一”包含了他家中的一万卷藏书、一千卷金石遗文、一张琴、一局棋和一壶酒,以及他自己这位老翁。这些元素共同构成了他晚年生活的情趣,表达了他对读书、鉴赏碑铭、弹琴、弈棋和饮酒的热爱,同时也表现了他不再留恋功名的决心。

他的趣味是一种超越现实的存在,只是这个超越性目的,太过虚无缥缈,说不清道不明,但至少有。另外,他的这个探索具有“无功利性”。所以“六一居士”有权过六一,他有着一颗童心。

我们都可以用这两把尺子来衡量自己的人生:

1. 探索是否具有无功利性

2. 探索的目标是否是超越现实的真实

如果是,那我们就都是孩子。

祝大孩子小孩子节日快乐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