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二鱼:菏泽南站禁演,千万个郭有才继续演出



我们如何成为一台戏,演给天使和众人看


前情提要

1.红得无厘头??

2.群魔乱舞??

3.我们怎么成为一台戏??


01

红得无厘头??



郭有才,出名得自己都没准备,仿佛一觉醒来自己就坐拥了千万粉丝

他10岁丧母、从小寄养在亲戚家、13岁出门打工……足够苦涩的童年经历,把他的草根底色晕染得足够浓郁。

而在草根人生的设定下,梦想又让他的人生励志又饱满。

15岁带着对音乐的痴迷和6元钱买来的音乐教程开始学习唱歌,并忍痛花300元买了一把吉他。

后来,一边唱歌,一边和女友卖烧烤。

2017年,因“菏泽步”小有名气

2022年直播连麦唱《真的爱你》校友名气

这次就是这首《诺言》,真正地出了圈。

我刚听了他的这首《诺言》,业余水平里的中上吧。

和你一样,我也不知道他为何这么火?

肯定不是因为歌唱水平,大概是因为从底层打拼的经历。

人们把自己从底层走向聚光灯的盼望,投射到了郭有才身上。

但有这样经历的,大有人在。

所以,郭有才火了以后,他经常直播的地方:菏泽南站,也跟着火了。很多从底层来的打拼者,也在这里直播自己的技能。

誓不做这世界的鸡肋,碎骨有何可畏?




02

群魔乱舞??


这几十年,能明显感到人们情感投射的变化。

八九十年代的明星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如林青霞、刘德华等。感觉他们就像高高在上的仙子仙女,容貌才艺天赋异禀,甚至都不用吃喝拉撒,靠呼吸就能永远年轻。人们把希望投射到他们,就像他们是连接天地的天使

九十年代末到两千年初,明星有其独特特点,比如赵薇、茱莉亚罗伯茨、李宇春、朱孝天等,不算标准俊男靓女,接近普通人但特色鲜明。赵薇的大眼睛,罗伯茨的大嘴,李宇春的中性,朱孝天的痞气。人们把情感投射到他们身上,就像认同叛逆的我们

后来,就越来越接近普通人,比如TIFFBOY,张杰,邓紫棋等。人们情感投射到他们身上,如同对权威和主流说:我们自己来选择。

再后来的明星,甚至都不用一技之长,他的成长本身就是IP,如赵有才。

似乎,人们把情感投射上去,就像在说:每个人都有了机会,只要活出真实的自己

所以,我很喜欢菏泽南站那些直播自己的人,他们不掩饰,就是想被看见,就是压抑不住心里的欲望。我倒不赞同很多媒体说他们是群魔乱舞。他们如果是群魔乱舞,那春晚又是什么?人家至少真实,春晚煽情的肉麻,难道春晚应该叫搔首弄姿?还不如群魔乱舞。

然而,命运仿佛为每个草根敞开大门时,又只把鲜花砸向了普通人。



03

我们怎么成为一台戏??


如果郭有才们没有出名,你还会直播表演吗?

这才是无数普通人要直面的问题。

你的演出是给众人看,还是给创造自己的造物主看?

你只演出给人看,有可能没多少人看你,你一生得红不了。你的价值体系建立在别人身上,以至于你自己都会怀疑自己

如果只演出给自己看,难免孤芳自赏

但如果演出给自己的造物主看,你就会发现自己虽然平凡,但是独特;虽然独特,但是平凡。你不会因为一时的得失而高看或低看自己。这时,你的价值不再建立在和别人的比较上。你只需要不断叩问自己的内心,把造物主的天赋不断浇灌成奶和蜜然后,在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把奶和蜜拿出来,跟造物主分享,再不断完善,不断浇灌。

这个奶和蜜,可能舞蹈,可能是歌喉,可能是程序员的逻辑炸裂,可能是作家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可能是导演的灵光一现,可能是销售的共情成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舞台

只是,如果你只想名和利,那么舞台下就只有众人,说不定还会被媒体说成群魔乱舞。如果你的表演,是从你身心里流淌出来的奶和蜜,那么这个舞台下就有造物主,率领天使和众人。

如果你的演出,只想名和利,那么你活在单向轨道里。如果你的演出,是流淌的奶和蜜,那么你活在旷野里。轨道里只有目标,以及实现目标后的狂欢,狂欢后的疲惫,疲惫后的失望旷野没有具体目标,但有天上的月亮。只要望向月亮,按它指引的方向去流淌,演出。那么,在地上,到处都是舞台,到处都是终点。

这样,在旷野里,才能活出整个人生,你演出的不仅是某个绝活,那远不是造物主给你的全部,而是你的整全生命,给天使和众人看

郭有才有个举动感动了我,他有钱后,给相恋五年,一起卖烧烤的女友买了昂贵的首饰,兑现了他的“诺言”,向她求婚。他演出的不仅是歌喉,而是他这个人。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