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二鱼:女娲虽没市场,但玄学已成新的信仰



现代中产阶级有两个信仰,一个是夜跑,一个是仁波切



前面写的  《二鱼:我也信女娲捏小人》和《二鱼:回复《哈尔滨地铁自信哥事件》的评论—中国文化的“神”是什么》里,女娲捏小人成为现代人的笑柄,谁还信这个,现在都信科学和理性,但上周遇到的一件事,见证着人性的维度远没有这么简单。


01 富裕了就开始思考人生

上周,阿莎在成都一家装饰豪华的中餐厅约我见面。阿莎是马拉松爱好者,脸上的皱纹,肉眼可见的毛孔和下垂的眼睑显出了她近50岁的年纪,但走起路来的力感,一看就经常运动。至今未婚的她已经跑过了全球七大马拉松大满贯,上周她又从北极和南极跑回来。阿莎在我来之前就点好了菜,趁着菜还没上,我和他聊了起来。

我问:你是职业运动员吗?

阿莎:不是,就是想做有意义的事,所以跑步。刚开始就参加一些国内的马拉松,后来听说波士顿是全球七大马拉松大满贯之一,没忍住就报名了。跑了一个,就想把其他六大马拉松全部跑完,完成大满贯,所以跑完了伦敦、柏林、芝加哥、纽约、东京的马拉松赛。

我说:就像集邮一样。

这时,菜上齐了,阿莎给我夹了一块凉拌鸡块,我说,我也喜欢古蔺鸡。阿莎露出惊喜色:你也喜欢古蔺鸡,太好了。然后细细给我讲起古蔺鸡的制作过程。看得出,阿莎是一个生活讲究的人。

聊完古蔺鸡,阿莎还是说回她钟爱的马拉松,这时她略带些许自豪:跑马拉松,就是忍不住。总要找一个东西让人生圆满。也把七大洲走遍了。

五十多岁的阿莎似乎忘记了年龄,聊得愈发尽兴:跑马拉松是自己用生命去完成一件事情,不管吃得多好,玩得多好,买多少包都无法替代。说到此时,能感到阿莎和一般炫耀的人不在一个层次,虽然她多少也想让人知道自己的壮举。这很正常,谁不愿自己被别人尊重崇敬呢,至少让更多人看见自己也好。但一般炫耀者,要么炫耀财富、姿色或者自己的经历,但阿莎开始深入到内在体验

我粗略算了一下,阿莎的马拉松跑应该花了几百万人民币,每年参加这种国际顶级赛事报名众多,但名额很少,所以必须用钱去购买。阿莎说她的朋友,专门包了房车和教练,跑步横跨欧洲,她说那位朋友早就实现财务自由,接下来要实现的就剩人生意义了。

阿莎的朋友圈里大多数都是这样非富即贵的人,她说这些人,有钱后开始思考人生价值。说得就像思考人生价值成了一件奢侈品一样。阿莎很得意她在跑珠峰时和王石的交谈,在跑波士顿马拉松时认识了斯瓦辛格,还和贝克汉姆有一面之缘,她并不炫耀,但很享受和名人见面的瞬间。不炫耀是她有别于那些暴发户的地方;她享受是因为这些成功人士的追求,会成为她学习的目标。于是,她饶有兴致的讲起了她去印度学瑜伽的经历。


02 乔布斯同款瑜伽

阿莎是完全按乔布斯去印度的路径去的印度,学的也是乔布斯同款瑜伽。这样,“你的追求也是乔布斯那样的,你能差到哪里去呢?”我相信阿莎不会吹牛,因为硅谷确实持续了很多年的冥想热,瑜伽热,据说这样的修炼可以帮助人身心舒畅,注意力集中传神。其实,从二战以后,印度等东方神秘主义思潮早已在西方流行。和西方的星座、塔罗牌,中国的算命、生肖、道学等等,都统称为玄学正在成为西方很多人的信仰。最近二十年,又逐渐出口转内销,成为中国新富阶层的人生追求。

阿莎早就不为钱发愁,生活围绕跑步和修炼展开,个围绕思想,一个围绕灵魂。虽然没有结婚,但想起自己的人生,阿莎还是挺欣慰,毕竟不像那些有了钱就醉生梦死的人那么肤浅,她自然流露出了自豪感,为自己生命的厚度。


03 中产的两个信仰

聊起灵魂,我说,我信独一的主Jesus。此时,阿莎看我的表情就像我学的是玄学,她修炼的是真理一样。

确实,信Jesus和信女娲、伏羲、关公、如来,土地等,在现代人的语境里都差不多,似乎要找一个外在的神,成为生活的寄托。甚至,以前一位教授听说我信主后,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我。阿莎的眼神比那位教授宽容了许多,只是饱含不解和惊诧而已。

她的这个眼神像极了我的一位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他是高考状元,当年被当作科学家预备队去培养,进了中科大本硕博连读。后来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他做数理化的思维确实不是我能跟得上的。

让我惊奇的是,从大一开始,他就研究星座,从他那里得知,哈佛等名校开设了星座课程。玄学在西方已经逐渐流行。去年我跟他交流时,他把现代科学的脉轮理得非常清晰,《二鱼对话丨温浩:我们的生命将如何延续?》他还和高中时一样,有着卓越的逻辑能力和科学思维。临走时,我问他,你还在研究星座吗?他说当然,玄学才是他终极的追求,他相信星座等玄学一定和科学有一种隐秘的联系,他的使命就是去找到这个联系

以前,我曾邀请他来过我们会堂,看在跟我的关系上,他来了,但对讲道并不在心。我想他是因为主内讲道是确定无疑的,听上去没有玄学那么高深。而且我们的神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存在。在这一点上,和关公、城隍、女娲也雷同。

现代的高才人群和高财人群,很多都相信物质至上有更高的存在,但这个存在,不是住在外面的,而是在自己内心里。在他们看来,住在外面的神,叫迷信;住在内心里的神,才叫信仰,精神追求,灵魂修炼,或者你给它取个名字这个内心存在,一定让自己到达生命的更高境界,不然,就换一个存在来研究,相信。

我突然想起王 木多年前对我说的“现代中产有两个信仰,一个是夜跑,一个是仁波切。”和阿莎一样,一个是身体,一个是灵魂。仁波切只是玄学的一种,现在玄学变得中西融合,丰富多彩了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