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二鱼对话521丨仲铭:家庭摄影是寻找爱的精神寄托


【对话背景】二鱼:我和仲铭大概在十年前认识,那时他刚刚拿了美国国家地理的奖项,自己创办了摄影工作室,我常去他工作室剪辑影片。他也来拍摄我们排练话剧的场景。那时他充满才气,也很沉稳。很快,他愈发专注于家庭摄影,一干就是十多年,作为国内家庭摄影的开拓者,也是国内最早的家庭摄影师之一,他在过去的近10年时间里,用相机为数百个家庭拍摄了家庭照片,留住了家庭生活中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到底是什么让他对家庭摄影怀有一种独特的情怀和使命?



【对话嘉宾】仲铭

独立人(头衔、称呼漫天飞的时代,人,才是自我最好的定义) ,

除此以外,还是:

国内首个家庭摄影学习与社交在线平台“家庭日记”主创之一。 

目前,他和他的团队致力于传播家庭影像的理念,鼓励大家把镜头更多对准自己的“家人”,把自己 “家” 的记忆用影像留存下来,同时在家庭影像这个细分行业里精耕细作。



二鱼:最开始是什么让你从事家庭摄影?


仲铭:

1. 有好奇:  

首先是源于好奇。我对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我,充满了各种疑问。而我们的今天,很大一部分是由家庭塑造的。

2. 有价值: 

拍摄家庭在我眼中不仅仅是拍摄而已:  还有保存历史,探寻关系,表达情感,或者认同的作用。这对科技越发达,越感孤独的人来说不是可选项,而是一种刚需。摄影在我看来是一种非常好媒介。

3. 有未来: 

不管别人相不相信,我相信和亲密关系有着强连接的家庭摄影会势不可挡地成为大家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既能够满足情感需要,还能不可估量的商业价值。

4. 有陪伴: 

当我开始滚动家庭摄影这个雪球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和我一起滚雪球,雪球也越滚越大。志同道合的人给我很多力量。



二鱼:

嗯,今天的家庭价值观似乎在受到很大挑战,离婚率持续高涨,但另一方面,人们又比任何时候都渴望被爱。你在做家庭摄影时,是否感受到现代人对家庭的情感变化和矛盾心理?


仲铭:

我有几个观察

1、婚姻似乎像一种人生路上必然的妥协,而不是爱的结果

2、人人都渴望爱,就是得不到爱。所以不断寻找,家庭摄影也因此成为一些寻找爱的人的精神寄托。

3、许多父辈们没有办法提供亲密关系的榜样,导致很多人面对亲密关系时手足无措,甚至备受伤害。



二鱼:

面对父辈们没有办法提供亲密关系的榜样的家庭,你会怎样用摄影语言来表达呢?


仲铭:

我个人始终认为摄影语言没那么重要,况且也相对容易学习。但是最难的是看到自己,面对自己,梳理自己,表达(暴露)自己, 最后爱自己。所以人才会在一个又一个类似问题上,伤心又伤心,失望又失望。



二鱼:

能否说说你在摄影过程中,让你欣慰的家庭,如果可以的话,也请分享一下让你伤心失望的事


仲铭:

我有几位拍摄多年的客人,彼此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请我去拍摄不简单是为了视觉上的“美”,我能看到的是,他们在用这样婉转的方式努力去爱,去试图修补家庭的裂痕,以及带给自己的伤痕

至于伤心失望的事谈不上,只是有时候会觉得遗憾,很多人因为不了解家庭摄影,而错过。



二鱼:

我以前看你拍摄过其他题材,你喜欢观察,然后多角度的呈现,你在家庭摄影时和做其他摄影时,最关键的区别在哪里呢?


仲铭:

在“家庭”两个字。

这里的 “家庭”并不简单是一个空间或者关系的概念,是一种穿透谎言,愿意“回归真实”的精神,还是一种去注视普通生活,平凡日常的眼光。

某种程度讲,“家庭摄影”是在的精英价值说再见。呼唤大家不需要去被比较,每一个体都是独特珍贵,都值得去被注视。力量藏在我们内心深处。




二鱼:

每一个体都是独特珍贵,都值得去被注视。力量藏在我们内心深处。”太认同了。那么,在家庭摄影中,有没有让你感动的瞬间。或者因为守住了婚姻这份约定,而让本来矛盾的夫妻,变得重修于好的。因为有了家庭责任,让危险的父子母子变得和睦的具体案例呢?


仲铭:

我拍过三个收养被遗弃的孩子的家庭,看到没有血缘的家庭充满了温暖的爱意和

也拍过长辈生命最后日子和家人在一起的美好画面,拍摄更像是一种挽留。

也遇到拍摄结婚照后,没多久就离婚了事情。

如果只是摄影师的角色,可以做的事情不多,相机有时候像一把刀,有时候也像一枚盾。只有自己拿在手里,才会发挥威力。

所以我们做的就是改变大家认知的事,而不是简单提供一种服务。



二鱼:

嗯非常有意义,你的见证已经是很好的祝福。


仲铭:

一位单身的妈妈邀请我去家里给孩子拍摄两岁生日照片。后来才知道孩子是刚出生就被遗弃,几个月领养回家。

小孩子竟然和妈妈越长越很像,也特别可爱,妈妈也特别爱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可爱又健康的生命就会被遗弃呢?

生命为何在某些家庭里就是那不珍贵呢?


二鱼:

我遇到过这样的事,可能是因为他身生父母贫困?


仲铭:

我过去几年和一群人一起一直在支持一个收养弃儿的机构。



二鱼:

你是出资支持,还是去做事工?


仲铭:

出资,虽然不多,谢谢有人去做我没有精力做的事情。



二鱼:

感恩。长辈生命最后日子和家人在一起的美好画面。是他们子女想要留下这样的画面才邀请你拍摄的吗?当时最打动你的是什么呢?


仲铭:

子女和长辈商量后想要留下的。其实长辈们面对生命的终结也很坦然,并没有见到害怕。

我一次又一次来到生命边缘,对我来说是教育也是提醒: 

生命不长,不要填满悲伤,也不要充满埋怨,更不必在乎眼光。人再渺小, 也有独特的地方。值得坚持做我擅长并且认为有价值的事情。



二鱼:

可否选一些你最满意的作品?说说它们背后的故事


仲铭:

一起去爬山,我拍下雾中的父母, 远远地看, 模模糊糊地看,这就是现实中我看他们的样子。




二鱼:

他们现实中很亲密?


仲铭:

父母吗?也不算亲密,我希望可以亲密,但是很难靠近。

一起去旅行,父亲找到地方就睡,我拍了很多他睡着的照片。这是一种位经常睡着的父亲。



二鱼:

他旅行完全是为陪伴家人?


仲铭:

第一次是,后来慢慢找到旅行的乐趣了。



二鱼:

这个瞬间抓得好,你是觉得这一瞬间很有趣?


仲铭:

有趣又写实,我爸实际就是这样的。沉睡的父亲。


二鱼:

哈哈。我跟你分享一下我的旅行心得。你知道我很喜欢旅行。但我喜欢一个人旅行。我甚至不拍照片。因为我担心旁人和拍照会打破我的审美节奏。在大自然中或艺术中,我的旅行就像一首奏鸣曲。所以我不理解一群亲友说说笑笑的旅行方式。


仲铭:

我一个人旅行我也喜欢,和家人旅行我也很期待。但是机会不多。



二鱼:

机会不多是因为你们家人之间的关系不够亲密吗?


仲铭:

不够,在一起又不在一起。我是奶奶带大的。



二鱼:

嗯,能看得出来,你的原生家庭情况也是你从事家庭摄影的原因之一?


仲铭:

是的,有缺失,好奇,想探索。

这张选自我的拍摄项目《长草的童年》,夏天的傍晚,我回到我童年追逐,游戏, 打闹的操场。这里有我最美好的记忆,以至于我在现在也努力创造这样的场景。



二鱼:

你在旅途当中摄影,会有时间思考融入当地吗?


仲铭:

住民宿,和当地人交流,我能够想到的办法。还是希望和人交流。



二鱼:

我也是喜欢和当地人交流,但如果有朋友一起去,我觉得注意力要放一部分在朋友身上,无法全身心和当地交流。


仲铭:

我觉得都很好,难得是遇到对的人哈哈。

二鱼:

你的思考和摄影是融为一体,还是分开的呢?或者说是拿相机的时候就是思考的时候?


仲铭:

怎么理解呢?这个和写东西也是一样的,都需要思考,摄影在拿起相机的时候,也在选择什么进入取景框,也是一种思考。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