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这个冬天的气候实在是诡异,接连的冷空气让人防不胜防,就算是过了春节也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加上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让我感觉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压抑和寒冷。昨天中午难得的好天气,爱人推着我下楼在家附近散步,这段时间,我们实在是有些焦头烂额,能够安静的在马路上散步,温暖的阳光感觉格外的珍贵,小区里有两颗梅花树已经开了有段时间了,可是我们每天进进出出,从这从梅花树旁经过,却从来没有时间停下来欣赏。再次经过这个梅花树下,我们停下匆忙的脚步,抬头仰望缀满枝头的花朵,盛开的梅花还没有指甲盖大,但那每一个花瓣都如此的精致,还有那花蕊更是娇嫩美丽,我还看到有几只蜜蜂在花丛间飞舞,蜜蜂在每一个花瓣上停留、掠过,不知疲倦采花酿蜜。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爱人把他的父亲(直肠癌晚期)从老家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他每天白天既要做一日三餐,晚上还要醒来几次给我翻身,最初的那段时间,他因为过度操劳导致长时间的咽喉疼痛、口腔溃疡。刚来的时候公公生活基本可以自理。可是过了正月十五后情况就急转直下,每日呕吐不止,吃啥吐啥。虽然我和爱人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当真的面临最艰难的状况出现时,我们还是有些措手不及。早在我们把老人接过来之前,以琳养老院的弟兄姐妹就邀约我们过去居住,尽管养老院还未正式对外开放(还在筹建中)但他们还是把其中两间已经装修好的房间让我们居住,而且在年前还特别买了空调装上。王姐还多次上门探访给老爷子穿福音,也一直为老人代祷。
因为天气和其他的原因,我们终于在正月十六一家仨人搬到了以琳养老院。虽然我们住在了那里,但是因为没有人手,具体的照顾还需要老徐自己来。白天还好,到了晚上老徐不仅要给我翻身,还要起来两次到隔壁房间扶他的父亲起来上厕所,本来想给老人晚上用尿不湿,这样老徐就可以减轻一点工作量,但是到半夜听到隔壁的喊声,爱人过去看时,看到老人因为不停地翻身,尿不湿根本没起作用,床单被套依然弄上了大便,等他简单地处理完后,时间已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重新上床躺下,全身也冻得冰凉。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连续两晚都是这样,爱人的身体已经明显吃不消了,脸上出现了熊猫眼,脸颊也明显的瘦了,已经多年没有犯的胃病也开始隐隐发作,而我也因为着急,出现了流鼻血,腹泻和症状。

在几天前,一位朋友的朋友加我为好友,有事找我。之后便没再联系。可是就在那天早晨,他忽然在微信上和我说想找一份工作,也可以做护工照顾老人,当时我毫不犹豫地就和他说我正好需要给家里的老人找护工。

事儿就这样成了。

第二天,尽管下着雨,他还是准时的驾车来到了目的地。当天他就给老爷子擦屎擦尿,换床单被套,洗、晒整整忙了一天。看着那忙碌的身影我心里默默地想,不知道他是不是上帝派来的“天使”?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照顾老人并非易事,更何况要不怕脏不怕累,而且还非常的专业(他有过照顾父亲的经历)。但我知道一切都是祂在背后做着安排,世上本没有巧合这件事,是那个无形的大手在掌管一切。小许不仅照顾人又细心又耐心,而且还烧得一手好菜,并且还有做面食的手艺,他时而做面条,时而蒸包子给老爷子调理饮食,老爷子竟然不吐了,腹泻的症状也有所缓解。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爱人和我也重新回到了家中(有事他自己骑电瓶车过去),通过几天的休息,爱人的身体也开始恢复,我的生活也恢复了正常。更为奇妙的事,小许还在以琳养老院决志了。他说以前就有人送过他一本圣经,并且这次还带来了。若不说,我们真不知道这一切是如此的神奇,早已有人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撒种,等时候到了这种子就开始结出籽粒来了。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心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虽然花钱请人照顾老人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但祂已经将信心放在我们里面,因此,我们也不必为明天忧虑。

也非常感谢以琳养老院的弟兄姐妹这段时间的恳切的代祷,和他们所付出的爱心。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最艰难的一周已经过去

所属主题
吕营 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
吕营 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
每周更新1~2次,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分享生命的起起伏伏。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