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做一棵向阳而生的向日葵


做一棵向阳而生的向日葵


最近在读一本书《喀布尔书商》。作者写的是自己在喀布尔一个书商家的生活体验。这个家中大部分是女性,这些女性长相不一,性格不同,在家中可以说是“半边天”,可是她们的命运都是一家之主(书商)说了算。年过半百学识渊博的书商苏尔坦厌弃自己的结发妻子,就可以轻易花重金又娶了一位16岁的少女。阿富汗的女性出门必须要穿布卡(一种把自己从头到脚罩起来的袍子),不能工作,不能随意上街,不能到有男性的场所。甚至是在自己的家中也需要谨言慎行,对家中的男性俯首帖耳。除非家里只有女性,她们才可以有片刻的自由。

一个女孩瞒着家人出去和一个男孩约会,在公园呆了半个小时,回家后,不仅遭到了毒打,还被自己的母亲指使儿子,将女儿用枕头捂死在床上。

书中所写的内容在当地并非个例,当地的女性是商品是玩物……是可以每一个男人都能掌管生杀大权的“小绵羊”。苏尔坦19岁的妹妹,虽然读完了小学,但她所学的东西并没有一点用处,在家里有做不完的家务,烧不完的饭在等着她,不仅得不到尊重,就连十几岁的侄儿都可以随意嘲笑和羞辱姑姑。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一早就在微信上收到了祝福。不由自主的我就想到了书中的那些女人,她们是否也有这样的机会过妇女节?是否也会有人为她们送上节日的祝福?是否家人们会感恩妻子(母亲)为家庭所付出的辛劳,说上一句:“谢谢!”

刚刚我在一个公众号上读到这样一段文字“女人就该贤德,就该操劳,就该管家,就该忍辱负重,就该里里外外一把手,就该用你的双手撑起一个家。”读完后我在心里笑了,如果所有的工作女人都做了,那还要男人干什么?男人剩下的是不是就只有对女人的颐气指使,随意摆布了……我知道写这段文字的人,自己就是一位姊妹,或许她自己就是这样一位任劳任怨,以外一把手的贤德的妇人。如果真是这样,我为这位姊妹点赞。但是她说的却好像是要指向天下所有的女人,她真的可以代表所有的姊妹吗?

我认为信仰不应该只是成为了禁锢女人的意识形态和行为规范,就仿佛把自己关在监狱里了,依然还扬起“属灵”鞭子,抽向其他的姐妹同胞。

老徐是一个不会在节日给我送礼物,或是会向我说一两句甜言蜜语的人。最初结婚的那几年,我常常向他抱怨,即记不得结婚纪念日,也记不住我的生日,甚至从来都没有送过我礼物(就是一枝花也好啊),后来我才发现,那是因为我把自己的价值观建立在了丈夫的身上,他送我礼物或说我喜欢听的话就代表他肯定我他爱我。这几年我不在纠结这些了,因为我看到了他对我的包容,对我的关爱,对我的呵护。尽管我脾气火爆,缺乏耐心,为了一件小事也能和他吵个三天三夜,但是他好像从来都没变过,一直默默地坐着他该做的事。每天照顾我大小便,洗头洗澡,穿衣脱衣……

有时候我会想丈夫对妻子的爱应该就像天父对我们的爱一样,不是我一定要做到怎样怎样才配得到爱,而是无论我怎样都有一个永不改变的爱在那里拥抱我。

虽然我做不了一个伟大的女性,但我可以做一个小女人,我无需在过三八节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是被重视的,是幸福的,因为我生命里的每一天都是被重价买赎回来的,我只需要做一颗向日葵,向阳而生。


做一棵向阳而生的向日葵

做一棵向阳而生的向日葵
做一棵向阳而生的向日葵

所属主题
吕营 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
吕营 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
每周更新1~2次,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分享生命的起起伏伏。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