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二鱼:普王的演讲【微小说】



普国的弥撒亚情节



01

普国国王很晚都没睡,他把祭文看了无数遍,虽然讲稿是请翰林院最有学识的大学士反复打磨,普王还是放心不下。再过两天,他就将走向祭坛,演讲这篇祭文。

5月9日,这是普国历史上的高光时刻,79年前,普军和盟军一起,打败了魔兽世界。大魔头自杀,盟军赢得了胜利。

每年的这一天,普王都会走上祭坛,祭祀战争英雄,宣读祭文,以告诉世界,普国曾为光明世界战胜魔法世界出了一份力。每年的这一天,全世界很多国家都要举办类似庆典和祭祀。但普国的祭祀是最为盛大的,历代普王想要借此告诉世界,不要忘了光明里也有我的一份。

然而,今年的祭祀却被很多盟国抵制,成为最为寒碜的一年,只是因为普国正在攻打盟国里的附庸乌鸡国,乌鸡国以前曾是普国的藩属国,但上任普王宣布所有藩属国都自由了,也可以成为王国。乌鸡国里的人看到盟国人钱多,活得也自由自在,纷纷去那里劳作,久了以后,大多数乌鸡国人都想加入盟国。这让普王震怒,他在两年多前派出金刚兵团,想教训乌鸡国,但没想到这仗一打就是两年多,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普王也受到别国的冷落,所以,祭祀大典将会异常冷清。这让普王极为不快,也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02

24年前,现任普王刚继位时,正是普国最衰弱的时候。那时,普国人和盟国里的人,生活差距很大,普国人刚刚过温饱。新任普王努力和盟国搞好关系,也利用这一段蜜月期让普国人的生活开始变富。普国的国土面积世界最大,国土上还有很多矿,有黄金也有液体黑金,全世界的人像嗜血者一样渴求这些矿产,所以换来了很多金币。在普国人的日子过好后,新人普王也开始受到爱戴,不仅来自国内的普人,连周边盟国也开始对他尊敬。

这是16年前的事,那是普国最富有的时候,那时,普王也享有慈父般的光环。


03

16年前的一天夜里,祭司长杜金走进了普王的寝宫,他告诉普王,金币的多少自有命数,现在多的时候,万民拥护,要是金币一少,你就危险了,而且金币再多,再等两年你也要把王位传给下一任普王。普王听后怔了一下,“你继续说。”

祭司长杜金问普王:你的王冠是谁赐予的?

普王:普国人。

祭司长:不,是普国的神,普国人的意志是神决定的。

普王:那我们普国的神是谁?

祭司长:第三弥赛亚。

普王:第三弥赛亚?

祭司长:第一弥赛亚在两千年前,第二弥赛亚在一千多年转向了那些盟国,差不多500年前,盟国被蛮族攻占,弥赛亚拯救世界的使命就落在了我们普国。所以。历届普王把神圣国土一再延申,普人也用受苦来完成弥赛亚的使命,把普国优秀的传统传到地极。

普王努力掩饰自己的兴奋:但现在的世界不同以往,盟国仍然是主流,世界规则也限定了国土面积,现在的使命只剩搞金币,让人们生活好起来。

祭司长:那是盟国的堕落造成,他们的自由就是自由搞乱性,吸大麻。他们已经背弃了自己的传统和弥撒亚信仰。弥撒亚的使命要由我们完成。他们制定的世界规则非常虚伪,还不是谁的力量大,谁主导世界。

普王喜形于色:如果要提升普国地位,彰显弥撒亚荣誉,普人就不会过得那么好,有不少人可能还要受苦,他们不会再选我做普王。

祭司长:几十年前,普王统治时,人们食不果腹,还很恐惧,但那时,普人最崇拜普王

普王若有所思。

祭司长接着说:普人选普王,不是看你给他多少金币,而是让他能看到普国的荣光,这是我们普国传统。

普王那晚很兴奋,祭司走后,他喝了两杯伏特加。



04

从此后,普王开始四处征战,每次都用金刚军团的闪电袭击拿下地盘,让盟国还来不及反应,就把国土吞进来,虽然经济不如以前,但果然赢得了普人更多的赞赏。

普王于是有一个判断:盟国衰弱了,盟国之间争争吵吵,婆婆妈妈,干不成大事,盟国盟主也在衰弱,左右派争吵不已,这正是普国再次迎来荣光的时候。

两年前,普王决定,来一票大的。把盟国里最弱小的乌鸡国吞下,虽然最弱小,但乌鸡国面积在盟国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吞下它,就更能让盟国知道自己的厉害,也越让普人崇拜自己。

但普王失算了,本计划几天就能做到的闪电战,却遇到了想象不到的打击。一直拖到现在。



05

离祭祀仪式还有两小时,普王的姐夫梅公爵和军队长官绍公爵来觐见普王。向他汇报战场态势。

绍公爵信心满满的说:盟国争争吵吵,答应给乌鸡国的援助稀稀拉拉,我们打赢乌鸡是早晚的事。

普王对这话已经听腻到反感,这两年多,绍公爵都是那么信心满满,从他嘴里听到不少好捷报和吹捧,但就是不见大的胜利。金刚军团早就全军覆没,连不断征召的各种鞑靼部落将士也损失惨重。

普王:这仗要是继续打几年,我这二十多年积攒的家底就全完了。为什么我给军队这么多武器,还打不过乌鸡国。

梅姐夫:盟国那些人虽然吵吵闹闹,但总是能用写法术,把我们的钢铁部队打垮。自由有自由的堕落,也有自由的奇技淫巧。平时吵吵闹闹,但我们每打一次胜仗,他们就团结一次。我们好像打到了弹簧上。

绍公爵:梅姐夫说得对,但我们的鞑靼士兵足够多,他们对您的王国荣光最忠诚。只要反复征召,总有冲垮他们法术的时候。

绍公爵此话不假,绍公爵本人就是鞑靼人,他虽然不会打仗,而且对普王绝对忠诚,关键是无法不忠诚,他的所有权力都必须仰仗普王。就像祭祀长杜金所说“普人选普王,不是看你给他多少金币,而是让他能看到普国的荣光,这是我们普国传统”鞑靼人虽然穷,但反而最臣服于王国荣光。

06

梅姐夫压低声音,在普王耳边说:别忘了,我们还有大杀器:核力波。

核力波是终结上次世界大战的大杀器,之后,只有大的王国才拥有。但是世界大会商定,谁都不许用,不然世界共讨之,全球共诛之。

普王深知核力波的威力,也深知它的利害关系。如果一用,盟国就有理由来攻击普国,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用。梅姐夫这两年经常拿核力波来威胁盟国,但最终负责的毕竟是普王,所以普王听到核力波时,心里飘过一丝深深的恐惧。

普王:有没有可能,保住我们已经有的,慢慢撤军。

绍公爵:现在撤军,盟国还想要把我们已经得到的土地全吐出来。普人也不干,他们会以为普王不行了。

这时,参加祭祀仪式的巫师,军队已在祭坛边,集结完毕,祭坛边,响起了万岁的声音。

这声音振聋发聩,让普王无法撤军,直到胜利为止。

其实,普王私下里一直派心腹在盯着梅姐夫和绍公爵,他信不过近在咫尺的人。梅姐夫虽然被普王冷落,但在国内外有一些人脉,这让普王顾虑。邵公爵虽然忠诚,但能力太差,让自己得到了很多错误信息,关键是,此人颇有心计,不断排挤自己的心腹,整个军队全是他的人。

普王在进行祭祀演讲前,故意让绍公爵进来,趁此突然颁布命令,撤了绍公爵的职。也借此敲打梅姐夫。

07

把身边人重新安排后,普王走上祭坛,面对乌拉乌拉的万岁声,发表了同样激情昂扬的演讲,他告诉普人,普国荣光永远照耀

演讲完后,普王一个人走回王宫,非常疲惫,身体像被掏空了。他知道,他不可能撤军了

祭坛边,万众乌拉的欢呼声,依然不绝于耳




END




欢迎转发本文给你关心的他/她

传递真光⭐


所属主题
二鱼剧场
二鱼剧场
讲述每个微小个体心底最真实的声音,那里有我们的伤痛、眼泪、温暖、喜乐和盼望。“求你保护我,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圣经·诗篇》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