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人不怕不了解科学,就怕迷信伪科学


最近我已经不止一次的收到微信上有人给我发消息说,某某保健品可以治疗“渐冻症”。对于收到这样的信息,最初的时候,我还耐心的跟对方解释渐冻症的发病原理以及类型,可是往往我的这些讲解都是白费口舌。对方就会搬出说这是国外某某知名大学的研究成果,某某权威杂志上还发表过。当我问,你是否是亲自去大学考察或者读过某权威杂志吗?对方的回答说,你想看这些资料我都能发给你看。这不由得让我暗笑,什么时候网络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文章能够把人的脑子洗得这样彻底。

凡是以推销药物知名告诉你说,你所得的罕见病是可以通过服用这款药物可以得医治的,我认为这都是在耍流氓。关键是很多的人还在打着,我这是在做“爱心事业”之名去推销自己的产品。其实这些药物(其实是保健品)只要有一些智商的人就可以分析出是否真的像宣传的那样,神乎其神。

小时候我的父母还是比较理性的,从来没有给我乱看医生、乱吃药,因为他们更相信医院里医生的诊断。记得在我小时候的某一天,有一个同样患病的孩子的妈妈来到我家,和我的妈妈说她的孩子正在吃一款价格不菲的中药,效果不错,希望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我们,让我妈妈也带我去那家医院看病。但是当时妈妈就表示了怀疑。十几岁的我不懂事,很长一段时间心里还有些怪父母,他们是舍不得花钱给我们看病。长大后我才知道,当时父母没有带我们有病乱投医是对的。如果他们相信那些所谓的气功啊,烧香拜佛啊,保健品啊,中药啊,那不仅会让家里债台高筑,更会消耗掉人的精力和生活的平静。甚至还有可能把病人拉入更深地绝望中。

这一年多来,我一直都很关注京东的前副总裁蔡磊。在2018年事业中,正在蒸蒸日上的蔡磊被诊断出患了渐冻症。从此他走上了致力于研发渐冻症药物的道路。但是到目前为止在投入了15亿美元和大量人力物力后,蔡磊的病情依然在极具恶化中。他也亲口说目前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研究全部失败,目前渐冻症(ALS)还没有突破性的药物。

好在我所患的肌肉萎缩(SMA)现在已有药可控。但是我在之前从来没有把我的病能否得到医治,当做人生的终极目标。人生有那么多需要做的事情,而生命又很有限,又何至于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寻医问药上呢。我更在意的是,人死后要去哪里?人的灵魂在哪里才能够得到安息?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直到有一天我被天父寻回,得着救恩,我内心的喜乐远比我肉体的疾病被医治更要大。

到目前为止,我打过了五针诺西钠生那,口服了一年的利司扑兰,但我的注意力从来都没有过度关注过自己的病情是否有好转,有缓解。我更关注自己是否有喜乐,有盼望的过每一天(是否能得医治全在他的手中)。

人不怕不了解科学,就怕迷信伪科学。希望我们都能够被真理之光所光照,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而不是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一直活在昏昧之中。



所属主题
吕营 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
吕营 如果我能站起来吻你
每周更新1~2次,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分享生命的起起伏伏。
阅读更多

恩典需要时刻被记住

春的季节里有爱同行

在小区里采蒲公英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