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



1

当我们缺钱财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最大的需要是钱财。


当我们缺健康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最大的需要是健康。


当我们缺能力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最大的需要是能力。


当我们缺时间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最大的需要是时间。


当我们缺爱情婚姻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最大的需要是爱情和婚姻。


当我们受到不公对待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最大的需要就是伸冤,是受到公平和公义的对待。


当我们的心愿和理想受挫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得:我们最大的需要是自我实现。

……


当我们所看为的“最大的需要、最紧迫的需要”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我们对至高者的态度就可能从起初的相信,走向后来的困惑、质疑、抱怨甚至怨恨。


这也是很多人内心忧愁焦虑抑郁的真相。“得不到满足的最大需要、最紧迫需要”深深地捆绑和辖制了他们的心。他们认为自己必须要拥有这些,才能获取和持守对生活与人生的掌控权,才能拥有内心的安全感、依靠感,才能拥有万事万物尽在自我掌握中的稳定感和保障感。


一旦得不到这些“最大的需要、最紧迫的需要”,他们就郁郁寡欢,就沮丧焦虑惧怕抑郁绝望,甚至生无可恋。有些天路客认为,自己的渴望得不到成全,就是全能者对他们不理不睬、不仁无恩,甚至冷酷无情。


他们的抑郁和焦虑,愁苦和忧伤背后,有一种对自我欲望的持守,更有一种对至高者主权的无视和对抗。他们有一种试图以别神代替至高者的倾向。他们试图依靠偶像(他们所以为的最大需要、最紧迫需要)来满足自我,取悦自我。


自我,其实是他们内心最深层、最本质的偶像。是这种偶像崇拜倾向,使他们的心陷入苦胆之中。他们灵里所受的压制,正是他们内心之罪的苦果。以别神代替至高者的,愁苦必要加增。偶像不除,就没有平安和安息。“自我”不衰微,神在他们身上不兴旺,他们就不可能有平安和安息。


人被自我所囚禁,心被欲望所控制,就必要处于与至高者相对抗和较劲的状态。人就必要与他摔跤,不妥协不降服。人因持守自我而有的倔强和顽梗(维护“己”)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加增世俗的愁苦,加增灵里的忧伤。这灵里的忧伤,要使他的骨头枯干。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


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


2

你因为自己最大的需要得不到满足而抑郁、担忧、愁苦、焦虑、恐惧吗?你因为缺少“最紧迫的需要”而缺少安全感、依靠感和稳定感吗?你因为缺少这些“需要”而质疑和抱怨至高者对你的恩慈和怜悯,否定他对你的爱吗?如果是,需要扪心自问——


谁在占据我内心的宝座呢?是配得的“他”吗?还是自己心中的偶像?如果是偶像,我愿意这偶像被破除,让他单单成为我心中的满足安慰和渴慕,成为我生命的依靠吗?愿意他成为我人生的掌管者吗?愿意无条件降服于他对我人生的主权吗?


如果不愿意,我们就是在选择生命中的劳苦重担愁烦,就是在拒绝生命中的安息和自由。就如同,当他在问你“要痊愈吗”的时候,你却对他说:“不,我不要!”


你一面称他为主,一面又抗拒他来掌管你的人生。那么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是一个“无神论jd徒”吗?就像有人所总结的:“无神论jd徒就是相信上帝,但活得就像神不存在一样。你相信上帝,但每日都活在焦虑和不安之中;你相信上帝,但金钱让你感觉更有保障……..”


3
至高者并非吝啬于赐给你生命中真正最紧迫的需要。你需要吃喝,需要衣食住行,他是知道的。你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你要单单为了他而寻求他,而不是为了你自己的欲望而假意寻求他。你要真正地寻求他,而不是想利用他去满足自己的所愿和所好。凡真正寻求他的人,一样好处都不会缺。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他的,什么好处都不缺。

当你真正地寻求他,信靠他的时候,你生活中所真正需要的一切,他必要加给你。如果他没有赐给你,那只能是因为,在他眼中,那不是你的生命必需。即便在你自己眼中,那是你不可缺少的。即使你认为,自己若缺少它们,人生就是残缺的。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