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21, 2024
spot_img

张幼仪——被渣后完美逆袭的典范



最近读完了一本书写清末民国时期的传奇女性的作品,作者用无比清丽意的文字,将这些传奇女子的人生故事娓娓道来。大多都是当时盛极一时的名人,然而光鲜背后,亦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坎坷。


阅读的过程中,我看到那些女子在时代、婚姻、潮流的波浪中浮沉,更看到她们所持的价值观如何使她们做出决定,而这些决定在那双看不见的手中,如何改变了她们人生的走向。


最具代表的例子便是张幼仪,她的一生可以说是真正的“新女性”代表,她完美诠释了被渣男伤害后如何逆袭,重启美好人生的篇章。


1.无爱的婚姻,“注定”的结局


从徐志摩第一眼见到张幼仪的照片,就不喜欢。土包子,俗气,不解风情,是志摩对她自始至终的评价。


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徐志摩,追求的是聪慧、灵动、和他一样“新人”,向往的是自由恋爱。对于旧式的包办婚姻连同“被包办”的她,都毫无理由得深恶痛绝。即便她出生名门望族,贤良淑德。


虽迫于父母压力,张灯结彩得举行了婚礼。然而新婚之夜,志摩躲到了最爱的祖母屋子安睡一夜,留下她独守空房,泪湿衣襟。


平日为避她,他常居北平,就算在少得可怜的相处时间,他也沉默不语,冷酷至极。


在两年后,顶不住长辈催促,在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后,徐志摩就潇洒离开,去了遥远的英国伦敦。


在两年后,徐家父母把张幼仪送去法国与他团聚,时光隔着距离,他仍十分厌烦她。原以为和他相处多了就能让彼此亲近,谁知一切如昨。为了能和林徽因终成眷属,甚至他要和她离婚。


那时,张幼仪又怀孕了,他却让她打掉。

“听说有人打胎死掉了”

“还有人因为火车事故死掉的呢,难道人家就不坐火车了吗?”

最后见她不答应竟一走了之,将她丢在言语不通的异国街头。


2.收起伤悲,坚韧成长


志摩其实是个很有魅力的人,朋友相聚,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气氛就会变得活络轻松起来。只是对自己的原配,竟这般决绝。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薄酒可以忘忧,丑妻可以白头”的信念一直埋藏在心底,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等待,不奢求对方多么爱自己,只期望过细水长流的平淡日子。


然而他之残忍,超过她的预期。


好,当良人不再可靠的时候,那就收起伤悲,优雅转身。


好在异国还有兄长可以投奔,在生产下第二个儿子彼得的医院中,张幼仪终于自被弃之日后再次看到徐志摩的身影,谁知一同而来的,还有一纸离婚协议书。


她冷静地签了字。


望着刚刚出生的孩子,她没有时间去悲伤,她的眼泪早已经风干在灰色的幕幕往事中。


雇了保姆,学习德文,还进入裴斯塔罗齐学院攻读幼儿教育,成为一个更好的妈妈。


此外,自学英语及商业管理。


张幼仪的世界里,没有了徐志摩,可是知识、才能、信心不断充实着她的生命。一如她所说:“在去德国之前,我什么都怕,到德国之后,我无所畏惧”。


一九二六年,张幼仪学成回国,进入东吴大学教授德语。


3.余生不长,恩慈相待


异国四年,她并不顾影自怜,也不自卑沉沦,更没有在伤害中让自己滋生苦毒仇恨。


回国后她除了教书,后来还受邀出任了商业储蓄银行的副总裁和云裳服装公司的总经理,凭借实力在服装、金融领域站稳了脚跟,在上海滩名噪一时。


这样的华美转身,并没有让她生出“昨天你对我爱理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的傲气,面对徐志摩在风口浪尖,备受舆论和道德压力的爱情,她叮嘱家人不许说他的坏话,在自己儿子面前,也从来没有说过他如何不好。


纵然良人负我,弃我,我却不以恶报恶,而是选择饶恕。


当徐志摩因为陆小曼花销太多而不得不多方兼职,疲于赚钱时,她以志摩父亲的名义,默默地接济过无数次,不计前嫌。


当一九三一年,徐志摩回北平的飞机遇大雾坠毁,他不幸遇难。面对从天而来的祸事,陆小曼无力操持,是张幼仪再次大义地站出来,带着儿子为徐志摩料理了后事。


徐志摩去世后,面对外界的揣测,她也从来不“展示”自己的苦难,也不谈及对方半点的薄情寡义。


她把一直恩待自己,照顾自己的徐家二老接过来,帮着徐父料理徐家产业,并且赡养他们,抚育大儿子成人成才。


在志摩离去的二十年后,张幼仪终于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当时她已经定局香港,楼下的苏医生温文尔雅,知她爱她,对她至情至性,体贴入微,深情地向她求了婚。


她欢喜又有些怯意,写信向在美国的儿子询问意见


“儿在美国,我在香港,晨昏谁奉,母拟出嫁,儿意云何?”

“母孀居守节,逾三十年,生我抚我,鞠我育我,劬劳之恩,昊天罔极……母职已尽,母心宜慰,谁慰母氏?谁伴母氏?母如得人,人请父事。”


儿子是最了解母亲的,带着感恩涕淋的心给了母亲最好的回应。


于是,在五十三岁的那一年,张幼仪和苏医生在日本东京举行了婚礼。


婚后,他们生活了二十年,苏医生去世后她去了美国和儿子相聚,度完余生。


一九八八年,八十八岁的张幼仪在美国过世。


结语


年少,怀着羞怯的心来到爱人身边,谁知爱人将自己推入孤独寂寞冷的冰窖。


在异国他乡的一隅,良人不再可靠,她亦不再悲伤。收拾心情,开启属于自己的人生。


逆袭后的她,面对窘迫的他,没有嘲讽,而是帮扶;没有苦毒,而是宽容;没有报复,而是成全。


良善的人,也必会被良善相待,在中年后收获自己的爱情,余生的爱意完全冲淡了过往的伤悲,覆盖了曾经的孤寂。


在感情中如此恩慈,不计算人的恶,我想她的一生,值得现代女性的赞赏。


所属主题
前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清芷95 细语微澜
清芷95 细语微澜
聊生活,更聊生命;聊文学,更聊信仰。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