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感恩工作的召唤,享受劳动的美好!

今天是五一劳动节,咱们哪里都没有去!

就躲在自己家里,整理书房,把自己的书本从搬迁的箱子里掏出来,一本本地摆放在书架上,碰到不干净地方,用毛巾擦掉污秽。

好像一个士兵,擦自己心爱的枪,没事干的时候,随意做点瞄准动作,有人说枪是士兵的第二生命,那么,书是老师的第二生命,当然,这话只代表我自己。

因为一般教师,或社会上的老师,基本上不喜欢读书了!

作为文士,我以写作和教书为念,我也享受写作的乐趣,感恩有教书的机会,如果有来生,我还是愿意做一名文士,从事教书和写作的工作,因为乐在其间。

记得二十年多前的时候,我一气之下,把库存的几百本书,统统当作垃圾卖掉,发誓在商场多赚钱,全心全意地赚钱……现在哑然失笑。

我忘记了我曾经是一个文学青年,曾经是一个学术迷,曾经是师范学校毕业的……享受金钱的快活,忙碌于商业的事务,忘记了曾经来时的路,直到夫子把我喊回来……

2007年5月1日,我正式辞掉市场营销的工作,我老板承诺我:只要我继续干下去,保证当年可以在深圳买一套房子,但我没有兴趣了!

好像一个远方的游子,买了回家的火车票,对于朋友挽留多住几个晚上,吃几顿美食,了无热情,归心似箭:雁南飞,雁南声声心欲碎的感觉。

今天,我整理的100多箱书,是我跟随夫子后,大部分是重新买的,有的是人送的,如果靠我的力量,是绝对没有这么多书。

我上个礼拜去看了镇上的图书馆,寒碜得很。感恩夫子,送这么多书给我,好让从事相关的工作。

今天有人问我,是否受过专门的历史教育?我告诉她,我没有,林老师是历史学硕士,给我们上过一些历史,但不是系统的。

我自己从小就喜欢,历史无非是两个源头,一个是文献,一个是文物,前者靠博览群书,后者靠东游西荡……

我不觉得这个工作需要专门的大学教育,钱穆先生不是历史专业的,胡适也是不是历史专业的……他们都靠喜欢阅读,喜欢专研,成就历史功课的,我为何不能学点呢?

写作也是我喜欢的事情;

我一进入写作状态,我就忘记时间,忘记自己,就像小朋友成迷于搭建乐高的游戏中,小女孩沉迷于过家家的乐趣中……

但无论是写作,还是教书,对我来说最大的两个试探是:谄媚人,存贪心!

为了谄媚人,我就会离弃深爱我的夫子,去讨好人,争取多一点点赞,努力趁热点,迎合社会潮流,像假教师所为;

无钱难道英雄汉,无论是教书的目的,还是写作的目的,很容易被金钱牵着鼻子走,那我就不是服侍我的夫子了……

感谢那只全能的大手,这几年社会处境,导致我的书一本也不能再出版了;很多文章,只能用“简篇”来写,不能用公众号写,阅读量少得可怜,让我不能闻达于诸侯!

其次,祂的膀臂从来没有缩短,我们家不缺衣少食,只是没有一般白领阶层那样风光、体面而已,同学家长乐善好施,读者多出手大方,我够吃够用,有衣有食就知足!

无论是谁查我,我没有海外的支持,也没有国内组织的支持,都是读者和家长的支持,百分百的人民币,所有书我都是买的正版(偶尔还是被人糊弄),或者正规渠道代购的海外正版……

甘蔗没有两头甜!

做开心的工作,又要拿很多的钱;

拿很多的钱,又想做开心的事情!

——此事古难全啊!

在两难之间,我宁愿我的灵魂离开身体,与我们的夫子同在;

现在虽然不富裕,被人轻看,

相对于将来的奖赏,被夫子重用,享受现在到将来的永久喜乐,

“轻看”,简直不值得一提。

夜深了,早点休息,明天继续干活

劳动是光荣的,快乐是享受的。

所属主题
肖遥 文以载c道
肖遥 文以载c道
以道育人,以家事主,愿祂的国强大,愿祂的义广传! 公号:文以载c道 微信号:jiduhuajiaoyu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