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教会历史(四十):加尔文

1531年,作为瑞士苏黎世宗教改革的舵手慈运理去世,不过神好像早就预备好另外一个人来接替他的工作,就在1530年,加尔文已经开始在瑞士的法语区工作了。
加尔文(1509-1564)虽然不是第一个宗教改革者,但却是最有影响力的宗教改革者,他的影响力来自于他非常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基督教的教义。他出生于法国北部距离巴黎大约一百公里的一个小镇上,他的父亲担任当地一个主教的秘书,他母亲是一个非常敬虔的天主教徒,加尔文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加尔文三兄弟很小的时候都获得“圣俸”,一种类似于现在奖学金的东西,他们都接受的很好的教育。当然,接受“圣俸”也意味着将来要从事圣职的工作,加尔文从小接受的几乎就是一种贵族式的教育
加尔文非常聪明,十二岁就被雇佣为教会最年轻的职员,并且还获得了“剃头”的殊荣。修道院里面都有“剪发礼仪”,就是头顶的头发被剪除。从审美的角度看十分丑陋,据说这种发式来源于古罗的奴隶,削成这样的发式有自愿成为上帝完全的仆人之意,这种剪发仪式直到1972年才被教廷废除。
1523年,十四岁的加尔文前往巴黎大学读书,十七岁他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并转往蒙泰居神学院攻读哲学和伦理学,后来耶稣会的创始人罗耀拉也在该校读书。1527年,加尔文转奥尔良大学攻读法律专业。1531年,他毕业后并没有从事法学,因为他本身并不喜欢这个专业,而是因为父亲要求的缘故,而在毕业的时候,他父亲去世了。
加尔文毕业后去法兰西学院研究古典文学,并学习希腊文和希伯来文。加尔文自己的理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文学者,而在信仰方面持守天主教就可以了。此时的宗教改革加尔文当然也知道,但他还是想从事自己的人文工作。
但在1533年,加尔文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灵性转变,他自己后来回忆说:“由于突然的呼召,上帝征服了我刚硬的心,使我的心被感化”。当然这种突然的背后不是没有原因的,比如加尔文的表兄就很反感天主教,并经常告诉加尔文关于人得救的真理,不在乎人而在乎神的主权。
再比如他曾经蒙泰居神学院的同窗好友克普,他在1533年成为巴黎大学校长,他就开门见山告诉加尔文巴黎大学现在有两派,一派支持宗教改革,一派支持教廷,而他正准备在学校做一篇支持宗教改革的演讲。
1533年11月1日,加尔文选择支持克普的演讲,演讲结束后他俩一下火了。虽然在法国人们私下可以谈论宗教改革的事情,但公开支持那是绝对不允许的,他俩马上都被通缉,克普逃到了恶瑞士,加尔文则也开始流亡。这个曾经领过“圣俸”的人,如今变成了异端分子。
1534年5月21日,加尔文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看了最后一眼,从此再也没有回到过家乡。之后,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对改革者开始大肆逼迫,其中有6位改革者被烧死,理由是这些所谓的改革者都是重洗派。
大约在1535年的新年之际,加尔文逃到了瑞士。面对法国对改革派的严厉逼迫,加尔文在1536年3月出版了他的第一版《基督教要义》。他在书的正文前致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他说:“我是为一切信徒辩护,也是为基督的真理而辩护,这真理目前正在法国遍受践踏和迫害、正处于绝望的情况中。” 这本书一出版就奠定了加尔文在新教中的领袖地位。
在《基督教要义》出版后的二十多年内,加尔文对该书不断地加以充实完善。这本书的初版只有6章,到了1559年最终版第5版时,已有80章四卷本的巨著。
上帝一步一步带领加尔文,并提前为他的战场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基督教要义》刚刚出版,两个月后瑞士的日内瓦则正式宣布脱离天主教。加尔文原本是去斯特拉斯堡,但正好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打仗,他不得不绕道路过日内瓦。当时,这个消息正好被日内瓦的法雷尔知道了,法雷尔喜出望外,赶紧找到自己的同胞加尔文。法雷尔比加尔文大二十岁左右,是最早脱离天主教的法国人,并早早离开法国来到瑞士,又辗转来到了日内瓦。
1536年,日内瓦任命加尔文为牧师,就是市政颁发给他一张牧师资格证。加尔文建议日内瓦市政在教会管理方面应该实行长老制度,而非主教制度。实际上,日内瓦面临的就属灵的权柄到底归教会还是归市政,加尔文当然认为归教会,但很多人并不同意加尔文的观点,并在议会的投票中否定了加尔文的方案。
简单地理解加尔文的思想,比如圣餐如果归市政负责,结果所有人都可以领受圣餐。事实上,加尔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被限时离开日内瓦,加尔文完全不同意反对者的这种方案,他坚持只有教会才有资格给真信徒施行圣餐礼,并不是谁想领受谁就可以领受。加尔文的第一次日内瓦之行结束,他不得不离开这里,并且还被施以永远不得回来的惩戒。
1538年9月,加尔文抵达斯特拉斯堡,他在这里待了三年,并娶了妻子。在这里他最重要的工作是出版了一本关于对圣餐看法的书籍,加尔文在书中指出路德和慈运理二人都有点走极端。不久,路德通过墨兰顿的推荐读到了这本书,路德对加尔文的态度已经不像从前对慈运理了,毕竟慈运理也去世多年,而且此时的路德也非常成熟了,遗憾地是二人从未谋面。
墨兰顿不仅是加尔文与路德之间的主要传信者,而且他还是加尔文的婚姻牵头人。墨兰顿劝加尔文像路德一样娶妻生子,这也算是路德宗和改革宗之间的一段佳话。加尔文的妻子是一位年轻的寡妇,并带有两个男孩,婚后加尔文非常幸福,他甚至愿意一生留在斯特拉斯堡。
人的计划固然美好,但神的计划可能要超过人的计划,加尔文结婚不久后,就有人从日内瓦来找他。为了迫使加尔文回到日内瓦,他的同胞法雷尔告诉他,他对日内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和第一次一样,有点强迫他到日内瓦。
1541年9月,加尔文携妻子和孩子第二次抵达日内瓦。这一次因为以法雷尔的改革派获胜,市政不再干涉教会事务,所以加尔文可以大刀阔斧地对日内瓦进行改革。他在教会建立了长老制度,领取的则是市政给他的工资,市议会也会派代表参见新牧师的评审,通过考核评审后才可以被按立。
对于当时日内瓦的自由主义者而言,加尔文的改革过于刻板,不让跳舞、打牌等娱乐,因此怀恨在心伺机报复。实际上,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里面就基督徒的自由并非完全禁止,“我们仍可以说说笑笑,或享用食物,或在自己或祖遗的以外增加财产,高兴的时候一样可以听听音乐,喝喝酒什么的”。
可见加尔文,甚至不反对有节制的饮酒,但他反对无节制的娱乐。他认为“娱乐不可在人的生活中占首要地位,而应该是次要的,只是借以消除疲劳”。
加尔文的妻子虽然为他生了三个孩子,但都夭折了,后来他的妻子去世,他也没有续弦。抨击加尔文的人,可能认为他最大的污点就是处死塞尔维特,甚至称他为“日内瓦的教皇”。
塞尔维特出生于西班牙,从小就是一个学霸,十三岁就获得文学学士学位,精通多种语言,他母亲是犹太教徒,他有一个弟弟是天主教神甫,他十五岁就担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御用神甫的侍从。因此,他很早就有机会接触到很甚至教廷禁止的改革派的书籍。
1529年,他自己还参加了宗教改革,不过不久后就退场了。他认为“三位一体”的教义有问题,并且在1530年还写了一本《论三位一体错谬》的书,这是对天主教和新教共同的挑战。在那样时代其勇气可嘉,结果遭到西班牙宗教法庭的通缉。
1533年,塞尔维特逃到巴黎研究天文和地理。1536年,他开始学习医学,不久后他还成为近代人体解剖学的创始人维萨里最得力的助手,此后十年他化名行医。塞尔维特是欧洲第一位发现和描述肺部血液循环的学者,他还记录过一次月球与火星的月蚀现象。
近代科学革命的兴起(天文与医学)
这个人的博学程度令人无法想象, 在行医期间他因为对加尔文《基督教要义》不满,多次和加尔文通信,不仅嘲讽加尔文的书籍,而且还嘲讽加尔本人。注意此时的塞尔维特还一直是教廷的通缉犯,但加尔文却一直没有揭发他,甚至他此时依然坚持反驳三位一体。
1553年,塞尔维特将自己另外一本抨击三位一体的书籍出版,并署上自己的真名,还在最后附上加尔文给他的回信。在书中他说:“如果神是三位,那么神就成了三头怪物。”这一次,教廷下达最高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将塞尔维特抓住。
当时,否定三位一体不只是教会的事务,神圣罗马帝国的法律也明确规定,谁否认三位一体就可以直接判处死刑。事实上,当时欧洲任何一个地方抓住塞尔维特都可以直接处死他。1553年4月,法国天主教将躲在法国的塞尔维特抓住,但没想到塞尔维特从监狱逃跑了,法国天主教只好找一个模具假人来代替塞尔维特,并处死了模具假人。
塞尔维特从法国的监狱逃到了日内瓦,结果他在听加尔文的讲道中被日内瓦反对加尔文的自由主义者抓获。自由主义者原本就想陷害加尔文,因此他们将抓住的塞尔维特交给加尔文处理,这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异端分子。
按说塞尔维特不是日内瓦人,议会将其驱逐最合宜,但这一次议会也受到其他兄弟城市的压力,这个人不能温和处理。当时很多新教领袖,包括墨兰顿也给加尔文写信,塞尔维特必须判处死刑,也就是说塞尔维特不论在哪里,都必须被处死。
1553年10月27日,塞尔维特被判烧死。首先,处死塞尔维特的是日内瓦议会,而且也只有日内瓦议会有这种权利,加尔文之所以同意,也符合那个时代的特征,塞尔维特是一个地道的异端分子,至于烧死这种酷刑,这种传统直到法国大革命之后才退出历史的舞台。
我们不是为加尔文辩解开脱,只是还原历史,塞尔维特的死在科学史上确实是巨大的损失,但不能因为这个缘故而将所有的责任归咎于加尔文。塞尔维特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而且他心里也清楚发表这样言论的结果,只能说生不逢时,但偏要对抗做无谓的牺牲,实在惋惜。
1555年,很多被逼迫的新教都到了日内瓦,从此以后才算加尔文真正获得支持的开始,从前他面对的更多是自由主义的刁难。以“日内瓦教皇”的名义处死塞尔维特的谣言不攻自破,即便很多人支持加尔文,但依然是仅限于教会内部的事务,生杀大权从来不在他的手中。
后来,加尔文虽然获得了部分日内瓦的管辖权,但他通过这样的权利所作的更多是建立学校,尤其日内瓦学校很快就吸引了欧洲各国的宗教改革热情前来学习,其中我们非常熟悉的约翰诺克斯也曾来到日内瓦学校学习。
1564年5月27日,加尔文安息主怀。日内瓦人将其埋在郊外,并遵照他生前的遗嘱不立牌歌颂纪念,今天人们基本上找不到加尔文埋葬的地方,但我们知道他必在更美的家乡。


大圐圙 人文圐圙
大圐圙 人文圐圙
你想知道历史真相吗?你想知道历史到底是成王败寇,任人打扮的小丑,还是真实历史事件的忠实纪录吗?老魏带你轻松有趣的看历史,真正做到还原历史真相,反思历史事件,真正让你做到“读史以明志,以史为鉴”。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