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小万工|高考后,如何开启人生的“幸运模式”,从我的小说被删除的半章说起

【作者按】信系列用一本书来回答读者问题,本文为第十七篇,与爱才是系列“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参加高考”是姐妹篇,欢迎对照阅读

【题图名】End of summer(夏末) 【创作年份】2024【尺寸】91*114 cm 

【媒介】布面丙烯【艺术家】黄君玲 湖北美院   东湖masion 191画廊


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小万工在公众号连载过一本关于高考的小说《我如果爱你》,清华出版社正式出版时书名变为《好姑娘光芒万丈》。

我一直不太喜欢这书名,但比这更遗憾的是其中有半章在我看来至关重要的内容,出版时因为种种原因被删除了。这半章内容的缺失虽然不影响小说情节的连贯,却影响文本表达的深度。没有这半章,小说读起来像是一个倒数第一的女孩通过自己的努力逆袭考上清华的成功故事;但是有这半章,你也许能读到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关于命运的故事。

这周高考,我就从删掉的这半章来聊聊我自己的小说,以及“幸运”这件事。


小说本身是虚构的,但结尾被删除的半章却是完全真实的媒体报道,它记载了2003年发生的高考试卷失窃案件,因为一个高中生的考前焦虑,铤而走险去偷试卷导致泄题,全国启用了数学和理综地狱级难度的备用卷,才有了小说最后的结局。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考古,公众号仍存有原版:我如果爱你|清华园见

这在高考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件,看起来相当糟糕。但是从我个人来说,这件坏事间接促成了我的“幸运”。

我有多么幸运呢,高考那年,我所有的选择题几乎全对(大家都知道,选择题或多或少都有猜的成分),最难的数学最后一道大题恰好是我们老师讲过的原题,考场上我把它默写了出来。

按我的平时成绩,985没什么悬念,考清华挺难的,但因为这一系列的好运叠加,我不仅上了清华,甚至能任选专业。


“幸运”这件事不仅送我上了清华,也塑造了我的处事的世界观。

如何成事?

当前世界有两种流行的认知模型,一种是“努力模式”,另一种是“幸运模式”。

”努力模式“认为,事在人为,一切事情都是人可以掌控的,只要你足够努力和坚持。如果结果不好,那大概是因为路径错误,或者不够努力。

”幸运模式”认为,尽人事,听天命,人能尽力,但人不能掌控事情的结果,好的结果来自天命的“幸运”。

高考前,我们常被教育成“努力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读书的时候世界的反馈是最符合“努力模式”的——考点是固定的、路径是透明的,付出几乎一定有收获,努力几乎一定有结果。这种及时反馈让我误以为,一切成功都是我努力挣来的。

但高考后,我才发现仍然用“努力模式”思考问题很危险。

我在大学读书会接待过很多抑郁的孩子,他们抑郁的原因大部分都是因为绝望,为什么绝望?在脱离了高考的真实世界中——“努力模式”失效了,爱情不是努力就能得到的,疾病不是努力就能避免,意外是突然临到的,热门专业一夜之间就变冷门,毕业时行业坍塌面临失业……

曾经骄傲到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这世界的屠龙少年,真正踏入这世界,却发现世界失去了控制。


不是世界失去了控制,而是事情成功的原则本来就不是依赖“努力模式”,而是“幸运模式”。

事实上,哪怕高考这件事,我能努力的范围也是极其有限的——我以为我靠“幸运”能上清华,靠“努力”能考上985。事实却是,能参加高考就已经是莫大的“幸运”。

我的努力不能决定自己降生在什么国度,什么样的时代,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高考也就是近五十年的事。

我的努力不能决定自己的性别,女性能与男性一起平等受教育,在人类历史上不过是窄如手掌的一瞬间。

我的努力不能决定自己的智商水平,眼睛是不是能看见、耳朵是否能听见,四肢是否健全。

我的努力不能决定自己生在什么样的家庭,生育政策,参加高考的城市。

我的努力无法决定我遇到什么样的老师,高考改革的方向,启用的试卷是否恰好适合自己……

我的父母恰好是因恢复高考政策从农村进城的第一代,我恰好是新中国城镇家庭的独生女,我天生的智能模式恰好适合公立教育的要求,我成长过程中恰好遇到了许多很好的老师和友善的同学,高考恰好启用了适合我的试卷……

中国考生考上清华的概率是万分之三,连万里挑一都算不上。但一个人降生的概率是四兆分之一,概学上来说几乎不可能。考清华不难,生而为人真的挺难。

怎么考上清华,反正我是靠运气。事实是,我从出生起活着的每一天都是靠“幸运”。

从我们降生开始,我们人生的“成功”,几乎都依赖“幸运模式”。


那既然我们无法掌控这个世界,成事靠“幸运”,是不是努力就没有价值,我们应当躺平呢?

不是的,中国古代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叫“愚公移山”,它在骄傲的现代社会常被误读了,说成是“人定胜天”,就是“努力模式”的典范。

但你读这个故事会发现,不是这样的,愚公固然很努力也有信心,每天都带子孙们去挖仿佛干不动的王屋和太行,旁边人取笑他,你都九十啦,山那么大,别干啦。愚公说:我死了还有子孙,子孙无穷尽,山却只有这么大,总有一天能干成的。

最后山是谁移的呢?记住这个很美的词——“帝感其诚”。

握着蛇的山神被愚公的决心吓到,向天帝报告,这傻子要移山呢,天帝被愚公的诚心和信念感动,开金手指下场,移开了王屋和太行。

“幸运模式”下,事情是如何做成的,愚公移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愚公的每一次努力都是向天地的祷告,他的信心如此坚定,以致于上天都来帮他,开启“幸运模式”。

公凭信心挖了几锨土,上天帮他移了两座山。

你看,能成事,靠的并不是“努力模式”中的“人定胜天”;而是“幸运模式”中的“天人合一”。

西方经典中也有相似的金句:

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你们没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

知道这个秘诀,你能做成一切事。


回到文首,为什么2003年那个考生会想到偷试卷呢?因为他太想成功了,想通过个人的“努力模式”掌控结果。这也是现代社会许多人焦虑的根源,当我们高举自己,宣扬“我命由我不由天”,依赖“努力模式”,希望自己成为自己人生的主宰,反而容易走极端。事件失控时,又陷入绝望。

那么如何转换到“幸运模式”呢?信心是关键,要成为一个“幸运”的人,你要相信并真正意识到自己是“幸运”的,为一切所遭遇的感恩——这不是心理学上的自我暗示,而是宇宙间最奇妙的事实和真智慧。

我在小说中刻意塑造了一个完美男主李理,他的世界观就是:

相信一切临到自己的事情都是最好的安排,都是为了自己长久的益处。

他的努力没有忧虑,因为他知道结果不在自己手里,但结果永远于自己有益;他面对逆境永不气馁,因为他知道这事还没有结束,未来这些遭遇都会成为他人生的奖赏;他尽力行善,爱邻舍没有保留,因为他知道自己和同学之间不是竞争的零和游戏,上天的幸运取之不尽;他不耍手段,不说谎言,永不以恶为念,因为深知恶并不在上天的计划里;他追寻宇宙终极真理,因为他信那背后有确定的第一因……

“幸运模式”的关键是“努力”进入上天的计划,且坚信命运的善意。

这是不确定的世界中一个很重要的思维方式,当代流行的心理学叫“成长型思维”,中国传统叫“君子”:

君子“顺天应人”,而非“逆天改命”。

这才是我小说的主题,《我如果爱你》并不是一个靠努力逆袭考上清华的成功学故事,而是一个懵懂女孩向一个几乎完美的男孩学习如何成长,如何真正地去爱,如何进入天命的故事。

《好姑娘光芒万丈》中你如果看到了光,并不是因为好姑娘,而是因为光照到了灰尘里,让灰尘成为了光。

愿你读懂我的故事。

|全文完|


相关文章阅读:
我写的这本小说,很适合给孩子看
我肯定是膨胀了,竟敢去清华附中讲鸡娃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参加高考
以下是我小说的购买链接,强烈推荐给高考前(8岁即可)高考后(参加过就算)的宝宝们阅读:)



所属主题
小万工
小万工
有信有望有爱 公号名:小万工 (xwglovegod)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