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教会历史(四十八):路德宗、重洗派和阿民念主义

新教各派的分开是无法避免的,因为它们之间没有一个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教皇。路德宗在路德去世后马上就分开了,其实路德在世的时候,墨兰顿(1497-1560)的神学思想就和路德就有不同。他认为路德“因信称义”太单一,他更倾向于后来的阿民念主义,只是路德在世,他不便和路德争论。路德去世后,墨兰顿发表关于圣餐的看法,他和路德也不一样,他更倾向于加尔文的看法,这加剧了路德宗的分开。
1577年,路德宗和墨兰顿派谈判,并且最后签署了我们熟悉的《协同书》。路德宗总算没有分裂,但其它改教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甚至还有像“重洗派”遭到了天主教和改革教的双重绞杀。
重洗派并不认为自己是“重洗”,而是认为婴儿洗无效,其标志时间是1521年1月,乔治·布劳若克让康拉德·格列伯(1498-1529?)在苏黎世的广场喷泉池为自己施洗。此时,慈运理正在苏黎世宗教改革,在此之前康拉德·格列伯不仅和慈运理一起学习,而且还和慈运理建立了良好的友谊
康拉德·格列伯曾劝慈运理废除婴儿洗,但慈运理认为当时这个想法太激进没有同意。康拉德·格列伯决定抛开慈运理重新受洗,他称重新受洗的人为“瑞士弟兄会”。
1527年2月,重洗派召开施莱特海姆会议,并最终确立了自己的信仰纲要,即《施莱特海姆信纲》,这意味着他们和改革派的决裂。今天我们熟悉的重洗派有门诺派和阿米什派等,有一部电影大家都比较熟悉就叫《阿米什的恩典》。
重洗派的信仰大致可以总结为七条:第一,不为婴儿施洗;第二,信徒要有纪律;第三,只有受洗的人才可以领受圣餐;第四,信徒要抵挡所有的邪恶;第五,牧师无论在教会还是在世俗上都要有好名声;第六,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适用暴力;第七,不可起誓。
加尔文在世的时候,改革派还能保持基本的合一,但他1564年去世后,改革派也开始渐渐分裂。其中,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在荷兰发生的分歧而产生的影响。在荷兰人们都很支持宗教改革,因为荷兰当时遭受西班牙的极端专制统治,所以他们很早就接受了《比利时信条》和《海德堡要理》。
谈一谈改革宗七大信条和加尔文主义浸信会两大信条如何来的?
但后来,荷兰改革宗内部因为预定论问题而产生了分歧,一方支持“堕落前预定”,另一方支持“堕落后预定”。最后,引双方决定邀请亚米纽斯来评判,又翻译为阿民念(1560-1609)。
系统神学(七):神论之四神的预定
阿民念曾接受过加尔文的继承人泰奥多尔·贝扎(1519-1605)的教导,他是加尔文很好的继承者,在圣餐上不同意路德宗的墨兰顿,在神学上捍卫加尔文,他支持堕落之前的预定论,基本上是继承加尔文的神学,但阿民念不同意泰奥多尔·贝扎的观点。
1588年,阿民念在泰奥多尔·贝扎那里学成之后,他回到自己的国家荷兰担任新教牧师。作为泰奥多尔·贝扎的高足,做人也很谦卑,他没有回到荷兰之前,因为年轻的缘故还拒绝了巴塞尔给他的神学博士头衔。究竟在“堕落前预定”还是“堕落后预定”,阿民念认为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也有自由。
我们其实并不否认人的自由这一点,但就有关救恩方面,人的自由确实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不是神的拣选,或者说神的预定,人的自由毫无用处。预定实际上是承认上帝的主权,“堕落前的预定”则是承认上帝完全的主权。
阿民念的思想实际上是半伯拉纠主义,半伯拉纠主义虽然不同于天主教,但在当时的荷兰看来,任何倾向于天主教的思想都非常危险。简单地说,人得救不再是上帝完全的作为,而是或多或少人也有一定的功劳。天主教最大的功劳莫过于教皇这个人,阿民念主义则是每一个人。
1609年,阿民念去世。第二年,追随他的人向荷兰当局写了一份自己的信仰宣言。大致包括五点:有条件的拣选、无限的赎罪、人性部分败坏、神的恩典可能被人抗拒、圣徒可能从恩典中失落。
1618年8月,荷兰召开多特会议,并定阿民念主义为异端。会议通过了《多特信经》,即我们非常熟悉的知道了加尔文的五要义。分别是神的无条件拣选、有限救赎(或特定救赎)、人性完全败坏、不可抗拒的恩典,圣徒的坚忍。


大圐圙 人文圐圙
大圐圙 人文圐圙
你想知道历史真相吗?你想知道历史到底是成王败寇,任人打扮的小丑,还是真实历史事件的忠实纪录吗?老魏带你轻松有趣的看历史,真正做到还原历史真相,反思历史事件,真正让你做到“读史以明志,以史为鉴”。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