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何等大的ci爱,就是亻吏我们做儿女

今天晚上与大家分享下面这句话:《你看fu贝易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礻申的儿女。》

今天晚上读到这句话,心里仿佛被雷击了一样。何等的,是一个形容词。有时我们只知道父亲对我们有爱,至于怎样认识这份爱的深度与程度,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答案。

作者的答案是什么呢?是使我们得称为父亲的儿女。

这实在是最完美的答案,也是最符合整本书的答案,氵良子的比喻就是重新做回儿女。

我们得到的丰厚优越的生活,都不是何等的慈爱的答案。我们身上独特的恩赐,也不是何等慈爱的答案。我们身居高位的威望,也不是何等慈爱的答案。

只有儿女的身份才是何等大的慈爱的结果。

处于丰厚优越的生活的人,可能会忘记起初的爱心。有独特恩赐的人,可能会骄傲的不可一世。身居高位的人有可能忘记了俯身的心。

我们原先不是儿女,是尘土中的尘土,是如虫一样的世人,是应该在硫磺火湖里挣扎的灵魂之一,是与父亲为敌的人,是与新郎隔绝的,是瞎眼的,是坐在死荫之地的。

可是一瞬间,我们的身份变了,变成了父亲的儿女,他拥抱我们,与我们亲嘴,为我们摆设筵席,给我们洗脚,又为我们在上面作全备的求告,也在死荫的幽谷安慰我们胆怯的心。

既有儿女的名分,就是父亲家里的人了。这身份并没有赐给服役的天使,反倒给了我们这渺小的人。

当我们拥有这个身份的时候,就意味着万有已经是我们的,不仅如此,也叫我们拥有与父亲同样的 木又 木丙 和能力。

所以我们若再以今生的得失,心里的愁苦来衡量父亲的爱实在是过于愚昧,目光短浅。

我们既有这确据的话语,就应该为此有长远的喜乐,并且深信此身份在永恒里的意义。

人在论到这身份的时候说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用油膏头,使他的福分可以在永恒里满溢出来。

他没有地上的父亲吗?有,他没有地上的地位吗?当时也有。

只是却向我们极力的表达他对自己另外一层身份的看重,就是儿女的身份。

沧海桑田,一代人过去,一代人又来。将来天地都要灭没,我们的身份却不灭没。纵使天地被卷起来,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站着,因为当夜天亻吏的刀越过了门槛,因着这永不改变的身份,也会使我们永远活着。

从前未曾蒙怜恤,如今蒙了怜恤,从前不是儿女,如今成了儿女。何等大的慈爱,我们又该以何等大的摆上来回应呢?

我想我们的任何摆上都不能与何等大的慈爱相媲美,所以那人说自己不是以为自己得着了,可悲的是现今有许多人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其实离何等的三个字还相差甚远啊!

我越思想这句话,越觉得如同站在大海边,自己显得愈发的渺小,犹如站在山顶,面对着浩瀚的空间。何等的慈爱,无以回报,只有竭力奔跑,直至归于尘土。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