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美人与野兽

披上婚纱,步上红毯,几乎是每个女孩的梦。但若对方不尽如理想,却又已有感情,嫁之不甘,离之不捨,与之步上红毯,又有诸多让人託不出终生的地方,便成为许多女孩的挣扎与恶梦了。


认识妳十多年了,便一直亲睹妳在这恶梦中挣扎不出,很为妳感到惋惜。尤其当初识妳,曾是娇豔的校花一朵,为众男子趋之若骛,炙手可热,比哪个女孩都有挑选的条件。更歎妳今非昔比的低沉光景。


其实妳的他,也算一时之选,稳重笃实,又浪漫地画得一手好画,在大家眼里也算「男才女貌」,很为看好了。


但不知为何,自婚後从来就未看妳眉头舒展过。漠然的神态,低垂的眼,嘴中流出的言语,很多都是绕著「他如何让妳不满意」转。语气虽然轻轻淡淡,但幽幽流出的,是浓得化不开的怨。从不知冷漠可以如此腐蚀一个婚姻


他招牌式的笑,也早就跑得不见踪影了。且因工作东调西调,愈调离家愈远。感觉上与妳也愈走愈远,日子愈过愈冷。


今年妳的来访,我为妳的外表暗自心惊。妳虽没有一般女人作了妈的「妈妈样」,身裁仍然娇小,眉眼依旧清秀。只是,整个人「黯」了,脸色黯,眼神黯。那过去一笑满室盈转的流光,引人注目的神韵都跑那去了?老实说,现在的妳,简直比我这枝校草还黯淡。


而我知妳的凋零,不全是因为岁月不留人,还有更多感情上的彼此消耗与折磨。妳曾对我说:「我们现状已是互不打扰,互不闻问。他上他的班,我带我的孩子,我只盼望熬著熬著,等孩子长大,我便出国,一人放迹天涯,作些想作的事!」语气中有许多对生命的失望与无限沧桑


但一次他出差,来看我,却吐出他那一版本的无奈。


「我娶她不易,我知道。也尽心尽力地想讨好她,但我不管作什麽,永远看不到她脸上有笑,她永远挑得出毛病来!我只能说她是一个很难取悦的女皇!」讲得是那麽沉重无奈,令人无限感歎。


但他的话,却提醒了我什麽。我想到单身时,妳曾提到找对象妳有一张「清单」,单上第一个条件便是「英文必须很好!」。其他我已记不清了,只知单子很长。我们还取笑那是因为妳是校花,有开「清单」的条件。


但这世上有谁真能十项全能,完全如妳所订购呢?像他,英文便不挺好。但妳会嫁他,想必他已符合单上的大部分条件。只是,妳是否会为那不够格的几条,而一直耿耿於怀呢?


是否,这张「条件清单」,已成了妳婚姻的一道「金箍咒」,每过一阵便唸,使对方永无翻身的馀地呢?


我知妳不是恃宠而骄的人。但老实说,有时妳对他是有不公平的要求。妳知道麽?妳常常向我抱怨他不够handy,不能像妳几个优秀能幹的姊夫,由车子到房子,像老美一样榔头、桿锥,拿起来便会使用。


可是,妳自己也没有很handy啊!妳从来就不喜欢作菜,更别提作家事、踩缝纫机等等一般女红。既然自己作不到成为一个「标準女人」,为何还要求对方是一个「标準男人」呢?


既使有些事真是妳能,他不能,也不需要儘在那叨,成为他的挫折,使他痛苦啊?


要知婚姻中的「二人成为一体」(创2:24),在此便意味著挫折他,就形同挫折自己。愈对对方不满,便愈使自己痛苦。在这种情况下,妳的「能」,在你们关係当中反而成为一笔「债务」,压得两人都透不了气。


妳可知这世上有多少婚姻破裂,都是来自太太太强、眼光太高,老不满意先生?


妳让我想起一次夫妻聚会中的一位男子。他可以写、可以作曲,在钢琴前一坐下,马上便能「演奏」出他的创作。同时,他还能用大哥大遥控台湾的几家工厂,很会赚钱。可说是允文允武,是许多女人的理想对象。


但他却有感而发的说:「我太太在我心中的美,这世上无人能及。但也因此,使得我伤痕累累!」他说他穷一生,用许多外在的条件来向太太證明自己,却永远无法搏得佳人一笑。因此,他永远无法活得昂眉吐气,反而是垂头丧气,对自己老有一份不确定。


奇怪地,站在人群中的他,也真是萎缩得很小,我指得不是身量,是气宇。


妳可知上帝为亚当造一个「配偶」,原文有「帮手」的意思?也就是说要拿我们的「有」,来补对方的「无」。而不是用我们的「有」,来一昧挑剔、抱怨、轻屑、辱骂。


我们不是听过多少上一辈的妇女,心骄气傲的宣称:「哼!这个家要没有我,那会有今天?」而她的先生多半默默无言,在一边「凉快」。


但虽然她口头上占了便宜,但她的男人,亦被剥夺了尊严,得不到孩子的敬重,她自己更觉得委屈一生,两人间没一个赢家。


这是怨妇的作为。聪慧如妳,当不愿走到这一地步。


不可否认,我们都喜欢成熟的男人。但若要给「成熟」下个简单的定义,便是「自信」(我不是指自傲)。那麽帮助一个「男孩」走向「男人」的,常是来自他身後所爱的女人,不断地给他鼓励与建立。


这是很多女人的盲点。我们渴望男人成熟自信,却不知男人的生命成熟,钥匙是抓在自己手里的。我们善作白马王子的梦,却一方面不甘交出钥匙,一方面还恨铁不成钢,想用眼泪与抱怨来浇灌、来多方调教。对肯定与讚美是那麽吝啬,却不知就是肯定与讚美,可以点石成金。


我们误以为天下的白马王子,都是Come and Ready,一来便以王子之姿现身。却从未想到每一个白马王子在初时,都只是一只青蛙。是当公主愿意纡尊降贵,去吻这只青蛙时,才能赋与他王子的身份,青蛙也才能变成王子。


这是男与女之间的一个弔诡。


电影「美人与野兽」,可说是具体而微的演出这之间的关係。一个王子因为骄傲而受了咒诅,成为野兽。而破除咒诅的唯一方法,便是要有一位女子能真正地爱上他。但女人怎麽可能爱上一个野兽呢?只有当他们因某个机缘,有相处的机会,使她有机会更深认识野兽的内心世界。了解到这野兽的孤僻,是因为他的寂寞。他其实也有一颗仁慈的心,愿意为她所爱效劳。


会知道她爱书,而把自己的图书馆向她开放。陪她一起逗鸟,显示他对动物温柔的一面。而她,也不厌其烦地教他用餐礼节,教他怎麽喝汤,跳舞等所有文明的礼仪。然後,因著野兽愿为她真正捨己,虽然明知她是他唯一的希望,却仍放她回去救她父亲。美人终而愿意爱这野兽,把他的诅语破除,恢复了他的王子身份。


一直认为每个男人,在遇到一个爱他、愿尊重他,待之以仁慈的女人之前,里外都似只「野兽」。就像亚当认识夏娃之前,日夜全在野兽堆里混,没有丁点「人类文明」。然而,由野兽转为王子的关键,便在於一个女人用爱的神奇「点化」。这是我的理论。


但问题是,每个女人都迫切地需要男人为她的生命,带来更广大的天地。渴望有一只大手,可牵她走天下;一个膀臂,可扛下所有的险恶;一个胸膛,会提供可安息的地方。但明显地,天底下没有这样一只手、一个膀臂、一个胸膛的存在。所以,女人註定会失望。这是女人常觉不安的地方,也是女人强烈需要安全感的原因。


如今,若要女人把安全感暂放一边,先向一位「小弟兄」伸手,扶对方一把,内心的衝突可想而知。我们唯有把安全感的需要,放在上帝里面。由上帝提供我们那只带领的大手、摒除兇恶的膀臂、与可安歇的胸膛,才踏得出那「帮手」的第一步。这是一种交託与学习。


而「帮手」的意思,不只在生活作伴与工作上帮忙,更包含著要在对方的成长上出一份力量。就像「言书」中那句:「人心怀藏谋略,好像深水,惟明哲人才能汲引出来。」(箴20:5)作一位有智慧的女人,便在学习这「汲水」的艺术,把对方内里的丰富汲引出来。

妳细细体会,当会懂得我的意思。


—————————————-

一束光 携带爱的粒子穿梭飞行  

公众订阅帐号一束光

微信号: LifeInLight

 

分享本文,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订阅此微信,在标题下方点击“一束光”再点击“关注”


所属主题
舒舒Helen 一束光
舒舒Helen 一束光
就做一束光 携带爱的粒子 穿梭飞行 刺破黑暗 冲向永恒 ----- 舒舒电台收听方式:考拉FM搜索“爱的不朽传说” www.chinese-radio.org; 最新音频可在聆听(https://m.hrjh.org/MORNINGSTAR)收听。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