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一个人的默想时光。


 “默想,极简单地说,就是能够聆听上帝的声音以及顺从他的话。”


这半年,一直在操练默想。


不知道高敏感型人是不是都是内耗型人格?或是情绪不稳定?


至少这两点我都占了。还有选择困难症。

网上买件衣服,我都会纠结半天。是白色的防晒衣好看,还是蓝色的好看?哪一件更百搭?


选来选去选的心火旺盛,烦躁得想抽自己一顿。赶紧放下手机,闭目深呼吸,深深的呼吸,静心的音乐四周如香弥漫。


现在我已习惯随时随在的心里默祷,往里去安顿,总活在不安中的自己。


“你们要安静,要知道我是上帝。”


深呼吸中展开想象力,蓝天白云青草地,开满野花的草原,草原上奔驰的骏马,远处雪山巍峨。


白衬衫配深蓝色的针织开衫,轮椅上安静坐着的我和自然美景融为一体。


忽然有个声音从心里气泡般冒出来:“亲爱的,你这身平常打扮就已经很好了。自然的你是最好看的,你缺少的是对自己的赞美。”


这声音不断在我心里循环。以前,熊猫先生给过我很多的赞美,我缺乏自信,很少有自我肯定。这声音让我想起他来,却是既清晰又遥远的声音。


缓慢深长的呼吸中,绷紧的肩背仿佛被一双手轻轻拍松了,胸口乱窜的火苗在轻拍扇出的风中熄了,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没有。起初向下的手掌心,慢慢翻转朝上。


“开始时手掌向下,象征你愿意把你所关怀的一切交付上帝,无论你心中有什么负担和关怀,只说:掌心向下,把它放下。你甚至可能在你手中感受到某种释放的感觉。经过几次交付的动作以后,把你的手心向上,象征你渴望从Z那里领受。”

过几天要去新疆伊犁环线游,这羸弱的身体无法抵达南疆的出生地,但童年记忆里的天高地阔还是能借由此行将多少年的梦回新疆,变为现实。


生平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吧,每天坐很长时间的车,长途跋涉跑那么远,内心的紧张不安多过于兴奋。


坦率说,我对自己的身体并没多少信心,总是担心万一路上出状况拖累同行的人。光是整理路上要带的药品,就让我心生退缩。但同时心里另有一个声音在喊:去完成吧!


与其说是为了去看北疆的美景,不如说是为了在那草原森林冰川雪山之中,让死去的那半个自己,活过来。翻山越岭,活下去。不是半死不活的活,乃是心灵力量复原的活下去,走出去。


这一年,社恐。最怕跟人沟通起纷争,只要对方语气中透着生气愤怒,我就如惊恐的兔子“嗖”一下子躲起来。


我实在是缺乏与人沟通的智慧。越是简单直接,越容易引起误解。人,哪象自然中的花草树木能够自然生长?跟人打交道比跟花花草草打交道难多了。


有天为此苦恼,巴拉巴拉跟上帝说了一堆。喉咙干了,才意识到自己说太多,该闭上眼睛,静默中听上帝要对我说什么?


胸口的起伏间,深长的呼吸中,一句话涌出来:爱里没有惧怕。


反反复复展开的一句话。内在的眼睛凝视着,凝视着。有些破碎的画面如电影片段和空镜头。镜头外飘过一句旁白:你是活在爱中?还是活在恐惧中?


安静的睁开眼,书桌前打开日记本:原来我一直是活在恐惧中啊!到底在恐惧什么呢?


回忆书写中,自我探索和疗愈,带着祈祷之心,也带着祝福之心写下这一天的默想心得:在爱中建立自己。带着爱,与人沟通。错了就道歉,有冲突很正常,不要怕。柔和的舌头能折断骨头。

前两日感冒,阳台上与花草对坐。想起另一种默想方式是默想宇宙万物:“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


我看花不语,花却对我笑。


梅顿写着说:"默想除非坚定地植根于生活中,否则便没有意思,也不真实。”


父亲偶尔会推着助行器到我的花园来,打断我的默想。他在身后言语不清的问道:“三儿,你感冒好点没?”

我让父亲坐下来赏花,6月天,蓝雪花开了,茉莉花谢了,又开了。父亲竭力支持我回新疆看看,我说那你要给我撑起哦!平平安安等我回来哦。


给父亲买了个钓鱼玩具解闷。父亲开心玩了几天,就还是打开电视机看钓鱼频道。他钓了一辈子的鱼,活蹦乱跳的鱼,老得钓不动了,还是深爱着这项活动


餐桌上听到弟弟在跟哥哥商量,父亲节带着老爸再去钓次鱼吧!


过完父亲节,弟弟将全程陪同我圆梦新疆。同行的还有两位残疾朋友,她俩还都能走,也想趁着还走得动的时候,去看看新疆的辽阔之美。


未知的旅程让人充满期待,又带着一丝惶恐。


请为我们祈祷吧!我想在辽阔寂静的草原上,发发呆,闭目听听天上的声音。

所属主题
诗盈 诗盈的一亩田
诗盈 诗盈的一亩田
生活对于我来说是一次艰难的航行,我不知道潮水会不会上涨,乃至没过嘴唇,甚至更高。但是我要前行。——欧文·斯通《渴望生活:梵高传》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