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信仰,不是锦上添花,而是救死救亡


有时候,一跟别人提好消息,对方的第一反应就类似于:你们最让人反感的,就是总要别人来信你们那个。每个人都有自己所信的。人与人之间就应该各信各的,彼此尊重,互不打扰,互不干涉。我有自己的信仰,你要来否定我的信仰,并试图转化我的信仰,这就是对我的一种冒犯和不尊重。愿你好自为之!


他们的想法类似于——信仰就像是一颗糖。一个人之所以会选择某一种信仰,是因为那符合他的喜好和口味。既然每一个人的喜好是不一样的,那么,你非要来否定我的喜好和个人选择,还要把你自己的喜好和个人选择强推给我,你就是不礼貌的,是缺乏教养的,也是狂妄和愚昧的……


他们似乎认为,既然勉强所有人都吃同一种口味的糖是霸道的,那么认定每个人都应该去信同一种排他性的信仰也是霸道的——难道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去选择自己所喜欢的、“适合自己”的信仰吗?你所喜欢的,只是适合你的,为什么要强塞给别人呢?你这样是在冒犯别人!何必弄得大家不愉快呢?向别人强推自己的信仰,认定只有你自己的信仰才是好的,才是对的,才是真理,还是唯一的真理,认定别人也应该来信,你这样也太骄傲狂妄,太大言不惭,太惹人讨厌甚至愤怒了!


你应该鼓励别人爱吃什么就吃什么。人与人之间应该互不评判,各自“甘甜”。如果你能够认定所有人所吃的都是“好糖”,这才能带给众人皆大欢喜的场面。这才叫尊重他人“人权”的现代人风度。


……


诸如此类的看法都是误解了真信仰的本质。


因为真正的信仰是真理的信仰,是带给人生命的信仰。它并不是给一个人的生活锦上添花的“糖”,而是能救一个人的生命免于死亡的“药”,而且是不可或缺的、非他不可的“药”。


这“药”吃起来其实很多时候并不甘甜,反倒挺苦,难以下咽。因为这是一个向“己”死的信仰,是一个要背负拾架作为自己的人生路的信仰,是一个坚持真理就很容易冒犯到他人的信仰,是一个不那么容易受人待见的信仰。是一个敬虔度日就容易受逼迫的信仰。


这个信仰作为“药”,确实有它苦口的一面,但它又是已经中了罪恶和死亡之毒的人唯一的解药。所有中毒的人又非要它来解毒不可。


对于已经喝了这“药”而免于死亡的人,当然是希望所有中了罪之毒,无法自救的人都来吃喝这唯一的解药。因为他们自己真的获救了,就当然知道,这救命药只是自己喝了还不够。还需要把这药方传达给其他中毒已深、病入膏肓、死到临头的人,让别人也来喝这“药”。


即使别人不相信我们,或者会向我们发怒,会打掉我们拿到他们嘴边,劝他们也喝下去的“药”。我们也得隐忍地承受这一切,并且不放弃向活在罪恶和死亡权势下的人宣告——“我曾经和你们一样,是中了罪之毒,是病入膏肓的必死之人。但我已经喝了羔羊的血,他的血解了我身上的罪之毒,让我不再活在死亡的毒钩之下。他的血救了我,也可以救你们……”


然而,有很多时候,人们忙着证明自己没有中毒,或者忙着轻率地认定这世界根本没有针对死亡的解药,或者忙着认定这世上其实有很多种解药,不是非要你们所说的那种药不可……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