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清明的雨丝里,寻找安xi之源

上面这张图片有些大,拍摄于前天的阳光下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谈不上断魂,只是各人有各人的忧愁罢了。
人以不同的方式记念逝者,焚烧祭奠,我这里多了一些风俗,往坟头上插各样塑料的花,如此一来便真应了 亻也 所说的外表粉饰的坟墓了。
泥土聚垒的坟墓,水泥铸就的坟墓,都不是灵魂的居所,里面只有死人腐烂的骨头和衣服。在毫无生气的事物上寄托哀思,哀思也终会如死亡一样不得延续。
所以那人满怀盼望的说://也深信 亻也 能保全我所交付 亻也 的,//直到那日。属于新郎的人不会把任何的思念寄托于这个终将如旧衣服卷起来的世界。
因为我们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也羡慕在另外一个极美的家乡与自己所爱的人相聚。
那时相聚定是喜极而泣,断不是在野地里在风雨中哀嚎的痛哭。
昨天看新闻,一位母亲把自己三岁多的孩子从二十二层楼扔下去摔死了,三岁,二十二层,两个数字痛苦的扎着我的心,如同堕入冰窟。
网上众说纷纭,无论是婆媳关系不好,还是该女子有精神疾病,总是无可挽回的悲剧。
悲剧常常伴随着死亡,悲剧以无法理解的缘由发生在我们所处的世界,人们总是试图争出个对错,将罪责归于什么,是的,悲剧中的人的确应该承担罪责,毋庸置疑。
当人们试图解读悲剧的时候,人心是带着失望还是带着希望呢?我想失望是多的,哀叹之余又包含深深的无力,我们自身能解救什么?
我们面对悲剧所反馈的苦痛恰恰是这个世界带给人的本相,犹如埃及地带给选民的一样。
悲剧会远去吗?死亡的痛苦会在这片大地上被稀释吗?我想不会。
我们不禁要问答案在那里,当新郎走出坟墓见到所爱的人,亻也 说的第一句话就是yuan你们平an。
人与人之间的撕裂,已经因新郎的死而修复,在 亻也 里面的人都不会活在自我之中,所有相信 亻也 的人也不会再将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独自背负。
新郎也修复了我们与fu亲之间的关系,死亡的权势不会再在我们中间形成深渊一般的隔断,身在痛苦中煎熬的财主不是渴望可以到那边去吗?只是靠自己却不能。
财主希望自己的家人得知大好的信息,那是何等遗憾。今天很多的人得知了却又不将指望定睛于此,所以比还未认识新郎的人更为可怜。
清明节,往往沉浸在对逝者的思念,对死亡的无力。如果死亡带给人的仅仅是这些,我们众人依然被死亡所拘禁。
清明节,应该定睛在千年前的空坟墓,因为它代表着初熟的果子,在那里我们被告知为什么寻找死人呢?为什么哭泣和思念呢?
在那里我们得知死亡权势的溃败,在空坟墓外的早晨我们会遇见自己所爱的新郎,就像在将来我们遇见所有在新郎里的至亲。
一想到这些,纵使在雨纷纷的惆怅中有几分凉意,纵使在天地之间朦朦胧胧的旷野中,纵使生死之间有看不透的无限距离,我们的脸上也不会再有愁容了。
我们的心变得清明,清晰明了的度今世充实的光阴。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