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没有流泪撒种的劬劳,哪有欢呼收割的喜乐?


我们单单只用言语本身,很难去改变和影响别人的认知和行为。即便我们说的是正确的,是真相、事实和真理,人心的背后也可能存在着一道拒绝和抵挡的壁垒。更何况我们所传的好消息,是一个超越人理性和常识认知的天启真道呢?这件事如此神圣而重大、具有永恒的意义和价值,怎能单靠我们的聪明智慧、言语口才,就能大有果效呢?


人心的壁垒,是惟有圣灵才能打开的。一个人因信得救,完全是属灵的工作。


若无圣灵的作为,我们的所传必然全无功效。惟有至高者自己,能打开罪人的心眼和心门,使人心在他面前降卑,使人在他面前屈膝俯伏。

属灵工作的成效在于至高者。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懒懒散散地什么都不做,只等他自己的作为。然后自己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望天上云卷云舒,悠哉悠哉地享受自己的生活,把别人灵魂生死的责任完全推给至上者,以及听者本人。

不,我们是战士,身在属灵争战的战场上。如果我们不使用他赐给我们的全副军装和属灵兵器去英勇争战,那么,我们就“得不着”他所应许的,就结不出果子来。


“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


这果子(战利品)就包括:至高者为我们打开传佳音的门,打开罪人的心眼和心门,使人心尊他的名为圣。也就是他将空中仇敌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他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人都顺服真道。


很多时候我们大概诧异,怎么至高者还不在某人心里做工呢?他怎么还没有在某个人群中彰显自己的荣耀,使人心尊他名为圣呢?他怎么还没有为我们赐下一场属灵的复兴呢?明明说了他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明明说了,他不愿恶人灭亡,惟愿恶人离开死亡之道。

然而,他为什么又任凭这么多罪人的灵魂被撒但的权势(罪与死的权势)吞吃掉而没有更大的作为呢?


我们倾向于接受这样的自圆其说:他们大概是被至高者遗弃的人,我能有什么办法?他不拣选,我能有什么办法?他不做工,我又不能强迫他…


这个姿态,就无异于是把我们不结果的责任完全推卸给至高者了——“是你没做工啊,我也没有办法,我本来掌控不了!……”

然而,我们忘记了:既然至高者是审判者,赏罚都在他,那么就意味着人人都需要在他面前为自己的选择和生命表现承担责任。当我们结不出善果的时候,我们无法逃避被审问:我们有按照他的要求和法则去行了吗?如果有,但还是结不出果子,那么我们也就没有责任。因为有他的至高主权,我们不能改变他的定意。


然而,如果我们没有按照他的法则和命令去行,那么,我们就需要为自己没有结出果子而承担责任。

为此,当我们疑惑,真道在地上为什么不兴旺,人心为什么那么刚硬,总是不信的时候,我们其实更需要去问自己:他命令我们祈祷,我们做了吗?我们有按照他的指引去求他的国和他的义了吗?我们求他的国降临在人心中了吗?求他的名被尊为圣了吗?求他的旨意成就在人的身上了吗?求他去打开人的心门和心眼了吗?求他让人在他面前降卑了吗?求他去夺回人的心意,使他们的心从撒但权下得释放,来归向和顺他了吗?若求了,我们恒切地求了吗,火热地在求吗,劬劳地求了吗,长久流泪地祈求了吗?

对大多数天路客来说,大概是没有了。甚至我们根本就不祈祷。或者也为自己求过一些今生的好处。我们不为人心祈祷,只冷漠地等候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爱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还自欺欺人地美其名曰:我们仰望、尊重他随己意行事的主权。意思好像是说:谁下地狱,都和我们没关系,我们也应该有一颗“平常心”,不悲不忧,随便传传就好了,别人爱信不信,反正他都已经定好了,反正我也决定不了。

在属灵争战的战场上摆上这么一个无所谓结果的静候姿态,甚至消遣娱乐,睡觉打盹,总之就是一个弃战的姿态,没有渴求得胜和战果的热情,这算是主人的精兵吗?确实,他可以让以色列人不经历争战就得到迦南地,然而他却定意让他们要顺服他的命令,去正面迎敌才能得享战果。如果我们不曾渴想过战果,也不曾为争战而付出代价,那么,他没有让我们得胜,没有让我们的生命结出果子来,去见证和荣耀他,去影响世代和人心来归向他,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我们得不着,是因为不求。我们不恒切祈求,是因为内心不够渴求……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