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不要论断人,免得被论断


每当我们想要对某些人与事下一个审判式定论的时候,每当我们想要接受一个从他人而来的审判式定论的时候,都当警醒自己:这定论在审判之日,将要被至高者所判断,所审判。


为此,我们应该谨慎自己对人与事的判断,也要谨慎接受来自于他人的判断。尤其是那些如同终极审判式的判断。


即便那些判断,相较于我们当下的良知和理性来说非常地清晰非常地有确据,但适宜的态度仍然是需要为自己的判断留一点余地。面对至上者,或许我们应该有这样的态度:


“虽然我此刻确信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但我毕竟不具备全知全能全善的本性和视角,若我错了,求你光照和纠正我,求你怜悯赦免我。”


虽然我们会对某些人与事有自己的倾向性判断(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要拿自己的判断去定人的罪,并与意见不同的人剑拔弩张,水火不容,那我们就是太轻率了,也太傲慢了。

奥古斯丁说,我们对事物的错误判断不会持续到永远,但我们为自己招致的审判却是永远的。


这个提醒和警告,应该使我们何等战兢于自己对人对事的判断啊!在我们没有确据之处,保持沉默会比我们下定论要更明智。这样可以使我们避免少犯很多的论断之罪。


在我们的判断被揭露为错误的时候,我们若被定罪,很大可能不是因为我们犯了认知错误,而是因为我们高抬了自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全知者和审判者的角色和位分上,所以才会去对那些我们不全备了解的人与事下一种审判式定论。


犯错本是正常的,犯错并不一定就是犯了罪。但我们固执地对某些人与事下一种审判式定论的时候,我们里面有一种不承认自己会犯错的骄傲自大狂妄的倾向。这就是我们所犯的论断之罪了。


不要论断人,在某个层面上的意思就是:在那些我们不能全然鉴察的人心与世事上,不要去扮演一个全知者和审判者的角色,不要去下一个审判式定论。


如执意如此,将来我们的判断若被证明错误,我们所犯的就不仅仅一种认知错误,更是一种僭越了至高者的权位和妄称了他的名的罪恶。


这也是论断之罪的灵性本质:通过对一些真相不明的世事与人心发出某种独断的判语,来试图扮演一个全知全善者的角色,以此去让自己跃上神位。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