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无法欢呼的石头Ⅰ| HolyWeek必读好文



全文约

2940字

阅读

4分钟




主后33年3月29日


八万三千六百四十二,八万三千六百四十三,八万三千六百四十四……

喧闹,夹杂着像云朵一般漂浮的羊群,匆忙的从我身边略过,没有人愿意多看我一眼。


是的,年复一年的逾越节又在慢慢靠近,而我如今却成了一块丑陋的石头,被丢弃在城门口。自打七十年前,这热闹的时刻就与我毫不相干。

哎,百无聊赖地数着涌入耶京的人们,或许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


忽然,一片黑影闪过,一堆刚硬的重物压在了我的脸上。

伴着粗犷的喘息,我意识到是今天轮岗的两名罗马士兵趁着长官不在,倒是很默契地向我靠了过来,然而厚重的铠甲硌得我生疼。


“嘿,你说今年为什么换岗这么频繁?”其中操着马其顿口音的年轻士兵问到。

“不知道,听说是希律那小子向我们总督申请了特别保护,据说自他父亲时就害怕犹太人里大卫家族的后裔起来与他争权夺位,这两年风声越来越紧了!”另一位来自腓立比的老兵边说话边用靴子将一口浓痰揉进了土里。


“希律这种蠢货,倒是个情种,竟然为娶自己的侄女,抛弃了纳巴泰王国的公主,真是脑子进水了。”

“哼,他不过区区一个分封王,有什么谱可摆呢?”老兵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自从他父亲暴毙而死后,他们家的狗血事儿还少呀,王位到现在还空着呢。”


是啊,大卫的位子空了多久,是五百年还是六百年,我也算不清了。城外另一头的各各他的山坡上,被钉死的几名奋锐党人的尸首早已风干,无人理睬。


说话间到了正午,人流在炙烤下稀疏了不少。我的脸对罗马士兵们臃肿的屁股也变得适应,渐渐地耷拉下眼皮。


然而聒噪的空气中,我的心里只有静默的叹息。


就当朦胧入睡之时,一句话明明白白的跳了出来:

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他必搬出一块石头,安在殿顶上。人且大声欢呼说:愿恩惠恩惠归与这殿。


这话好生熟悉,乍一听上去充满着喜悦的力量,还有那说一不二的口气,真是难以言喻的平安,却也不禁让我打了个寒颤。

这竟然让两位士兵差点滑个屁股蹲,老兵嘟囔着几句脏话,向我啐了一口,我却无暇理会。


这是什么意思呢?好像突然间我开始搞不清自己是谁,瞬时一种溺水的恐慌,伴着另一种身陷黑暗的迷茫,快速伸到全身的每一个颗粒。


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他必搬出一块石头,安在殿顶上。人且大声欢呼说:愿恩惠恩惠归与这殿。


又是一遍,清清楚楚的一遍。我刚要张嘴发问,一阵风像一扇门一般扑了过来,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整个脑袋开始一阵阵爆裂的疼痛,又突然停止。接着,一串串名字便依次开始浮现,罗马的庞贝、犹大的马加比、叙利亚的塞琉古、埃及的托勃密、希腊的亚历山大、波斯的居鲁士、尼西米、以斯拉、哈该、撒迦利亚……


对,就是撒迦利亚,这话不曾是撒迦利亚指着我说的吗?


曾几何时,作为一块沉淀了千百年的石灰石,不就是等待我的造物主借着人手将我标记,分割,嵌入那叹为观止的殿宇之中吗?

可是,我现在身在何处呢?短短几十年,我的皮肤风化的不成样子,作为殿顶最荣美时的我,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


想起那荣美,就不由得浮现出我的伯乐——省长所罗巴伯,踌躇满志,鞠躬尽瘁的一生,心生感叹。还有圣以斯拉俯伏在耶和华圣殿前,与众百姓痛哭悔改的一幕,也是恍如昨日。

只是在尼西米之后的日子,一代堕落一代又来。外邦的君王走马灯的换了一茬又一茬,我的造物主除了静默,还是静默,想到这里也是悲凉。


“听说老希律暴毙的时候,阴部长满了蛆虫,看来女人多了真是报应。”年轻士兵的话不经意插入了我的思绪。

是啊,这该死的老希律。我心里也附和了起来,自打50年前,老希律重修第二圣殿,我那荣美的生涯就一去不复返了。


也忘了哪一年,我被一群工人丢在了城门口。其实这地方不赖,城里的万事变迁,沧海桑田都在我眼里。无论是被乱石砸死的妓女,还是长老们尔虞我诈的勾心斗角,也是司空见惯了,抑或又是某个贪婪的税吏偷偷地将私房钱藏在我和墙根的缝隙里。


“你这话可不对,女人还是个好东西,只要你懂得适可而止,适可而止,懂吗?”老兵得意洋洋的回了一句。

“你听说了吗?被希律砍了头的那个施洗约翰,据说还魂了,要来耶京找希律索命。”年轻士兵对女人的话题不敢多聊,赶紧换了话题。


“还魂?”老兵轻蔑的瞥了他一眼,“别告诉我你还信这些鬼鬼神神的东西,我们可是所向无敌的罗马人。”

“好吧,提比略凯撒大帝万岁!”

“嘿,当了这么些年兵,你还是没有长进,在耶京应该这么说,和散那于提比略!提比略的名当受赞颂!”老兵又借机得意了一把。


话音未落,只见远处嘈杂声起,尘土飞扬。看起来像是来了大部队,人群渐渐近了,却也看不出所以然。只见很多人从后边涌上来,将自己的衣服和橄榄枝铺在地上。再近一点,嘈杂的呼喊声便清晰了起来。


“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

“高高在上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

“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


两位罗马兵打了个机灵,赶紧揉了揉眼睛。“我没有听错吧,这群人在喊什么?和散那?”年轻士兵惊讶的说叫了起来。

老兵随手搂住一个进城的犹太人,问到“嘿,这是什么情况?”

“长官,是耶稣来了,能医病赶鬼的耶稣!”

“耶稣?哪个耶稣?”

“我们的弥赛亚,你们罗马人马上就要完蛋了,是的,我是说马上!!”老兵一回头,不远处,三个犹太青年一副挑衅的样子。

“可恶的奋锐党人,”老兵一只手扶了扶头盔,另一只手拽了同伴一把,“给我追!”


两个讨厌的士兵终于走了,人群也靠的很近了。


只见耶稣侧骑着一头不高的驴驹,面容平静,略带微笑。

他的情绪好像并不像群众那般高涨,整个状态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却又充满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力量。还有那温柔深沉的眼睛,一扫之处仿佛心就这样被俘获了。


“嘿,耶稣,带我们推翻罗马人吧,我不想再在逾越节看到他们了!”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拽住了耶稣,喘着粗气好像从后边追了好久,却也掩不住一脸兴奋。

耶稣没有开口,不过抬起一只手,轻轻按在那人的肩头,用力捏了一下。那人看着耶稣不变的微笑伴着貌似永远也读不懂的温柔,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难道这就是先知说的: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又骑着驴,就是骑着驴驹子?”

几个身影靠了过来,说话的是一位中年人。


“这帮刁民,不学无术!!”另一位长者忍不住气愤。

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一把抓起一位刚刚把自己的麻衣铺在地上的少年人,忍不住咆哮到,“嘿,小子,还不准备去洁净自己的身子吗?难道你从小背诵的妥拉都还给拉比了吗?”

“是啊,谁教你们就这么脏兮兮的去见我祖亚伯拉罕的神的?”老者的声音气的已经发哑了。


“嘿,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几位终于等到耶稣的驴驹走近了,异口同声的发话了。

耶稣停了下来,望了望不远处的圣殿,又低头看向了我。


我感觉体内每一粒冰冷的分子都骤然间燃烧了起来,好像沉睡已久的女子,一睁眼就看见自己的良人虚位以待。

这样的时刻,除了赞美还能做什么呢?除了上主的荣耀还有什么可期待的呢?


正要张口,一只手按在我的头上。一股暖流灌到足底,然而瞬时间我却失语了。就在这时,耶稣张口了,“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


该死的法利赛人,自己不赞美,也不容别人赞美。我正想着,却听见一个人凄厉的哀哭,那婆娑的眼睛里倒映着周围每一个人,还有这座饱经风霜的圣城。那滚烫的热泪滴在我的脸上,好像烈火般灼烧。心里却涌上一个感动,时候未满,就当静默不语。


是的,静默,污秽如我,唯有静默。

——

注:文章开头时间有一定误差,考古资料说希律王大概于公元前4年过世,死前不久下达了杀婴儿的命令,但具体也不是十分可考。为了文章阅读之便,选择了这个时间。


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 

“I tell you,”he replied, “if they keep quiet, the stones will cry out.”

路加福音19:40 和合本



原载:AGAPASS阿卡贝丝 | 转载请注明来源

文: 报童 |编 : 李豆 | 图: 正哥 





受难周选品

/He is risen/

 进 入 淘宝

【AGAPASS阿卡贝丝】http://m.tb.cn/h.WE1StGb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或复制这条信息¥SGc40q6ULRD¥后打开手淘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店

所属主题
AGAPASS阿卡贝丝
AGAPASS阿卡贝丝
AGAPE(真理之爱)+PASS(传播)=AGAPASS阿卡贝丝。凝聚更多有温度、有态度的青年人,内心火热,竭力奔跑,如明光烈烈。AGAPASS,GO!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