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活着是为死后的苏醒,不是为了今生的感觉

我们死了,像我们还没有出生,肉体的消亡,是感觉的消亡,喜怒哀乐,酸甜苦辣都是感觉,也称为条件发射。
我们在没有出生之时,只在母亲的腹中,大Wei形容是未成形的体质,因为一切尚未成形,所以也谈不上什么感觉。
故此,肉体的生是未有感觉的从母亲肚里而出,死后的生是将来在呼唤之中苏醒。
死后的生意义更为重要,因为死之前得知了大好的信息,死之前建造的一切都是有形有体,死之前更是清楚的明白了生命存在是为了看不见的家乡,死之前也彻底清楚了如何完全破除死亡本身的权势。
死在感觉上是转瞬即逝的,只是死亡的惨相与之带来的冷酷隔绝不断的撕裂人心,人心里的活动与头脑中形成的思想皆在于对死亡的形象无法认识。
人们沉溺于死亡的哀伤中,以今生的理解去寻觅,却没有依靠已经来到我们中间丰丰富富的新郎。
所以当新郎救活所爱的朋友,仰天说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就是要扭转他们对死亡根深蒂固的印象,把人对生死的观念引到永恒之中。
死亡是睡了,睡了就没有惨相可言,也不存在无法打破的隔绝,睡就对应着醒来。
无论是火化成灰,还是遭遇极重的苦难,比如车祸战争地震,导致肉体模糊不堪而死。
在感觉失去以后,不值得被讨论,肉体被破坏不应再上升到悲恸的情绪之中。我们不会讨论一片在泥土中腐烂的树叶,因为它本身理当如此。
当枝子离开树的时候,它理当干枯以至于发霉,最后腐朽。可喜的是我们确据将来有一副新的身体。
我们不会怜惜土地里消亡的种子,我们只会看到破土而出的新苗与生机。所以一粒麦子的比喻就是让我们清醒的认识人为新郎而死的结局。
从我们出生,我们都是有目的的活着,求学是为了糊口,结婚是为了解决感情上生理上繁衍生息的责任上的问题,结交朋友是为了填补我们精神世界的空虚。
幼年,青年,暮年,我们的目标不断变幻,最后死去,一切仿佛从未来过,所以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往返不息,人若一直在此圈中来回,定是虚无无比。
人若能跳出圈外,意识到人活着不是单靠学历,婚姻,朋友,甚至别的种种,我们从睁开眼睛到闭上眼睛就有了清晰的目标。
我们用一生的时间为那个目标而存活,当那人没有被大光照着的时候,他沉醉于自己的罗马人的身份,名师之下的高徒,热心律法的激进派。
当被呼唤之后,彻底明白了这些都是捆锁他在今生的缠累,所以那人说先前觉得对自己有益的一切理想,现在都因新郎当做有损的。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存活为了朝向新郎,其他的一切都是附属,所以也说置买的就要像无有所得,又说自己不知道别的,只知道……!
由此看来,活着到死亡,只是一站路而已,这一站路的存在是为了新郎所预备的将来的一切,是今生的人心未曾想到,眼睛也不能看到,耳朵也未曾听见的。
所以人也说新郎使其灵魂苏醒,我觉得说的非常好。
骄傲之人说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谦卑的人才会说新郎使我们苏醒,也使我们知道该走怎样的路。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