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儿童节不要堕胎 | “如果我能活着长大”

原载:APAGASS阿卡贝丝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 李豆 |  图片后期: 正哥


去年10月,四川遂宁一个家境贫寒、身患重病的小女孩佳佳的一篇作文,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其中那句“如果我能活着长大”,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在对小女孩病痛的同情之外,我也深深为她庆幸。她生活在一个贫寒的家庭中,刚出生没多久就查出重病,同年,父亲入狱,母亲弃她而去,每40天就需要的千余医药费,让爷爷奶奶支撑着的家庭苦不堪言。


人言可畏,最可怕的是还要面临外界的不理解、撺掇、不屑:不就是个女娃吗,又不能继承香火,还是算了吧;她亲妈都不要她了,你们何必呢;你们自己年纪也大了,这孩子反正是个养不活的,你们得为自己打算打算了……


外界的关注到佳佳9岁时才姗姗来迟,但是,她的祖父母没有放弃,纵使动摇也坚持到底。但是我想,在很多愁苦困难的夜晚,佳佳一个天真的笑容,一定就让所有付出,变成值得。


儿女时耶和华的产业,

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 


我自认不算是个喜欢孩子的人,但是每每与膝旁尚有幼子的夫妇接触时,却又生出许多艳羡。幼子对父母万分依恋。在人群中,他们总是首先寻找父母的身影;每当他们取得一点小小“成就”,就娇憨着向父母邀功;即使正在大哭,一旦躲入母亲的怀抱,就即刻安静下来,如同置身庇护所;他们天真的笑容,稚嫩的肌肤,口中发出轻轻、不连贯的音节……难怪圣经上说,“儿女是耶和华是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


虽然我恐惧怀胎十月、失去自由,恐惧担负责任、哺育教养,但每每想到总有一天,能够在世界上拥有这样一份亲密的关系,就不禁心生温柔,感慨这真的是一份恩典的礼物。

 

小学时,母亲就曾给我科普过生命的孕育,是从精子和卵子的结合开始的。后来通过生物课,和查阅的资料更清楚地知道,一颗受精卵,藏在母亲子宫的庇护下,一天、一天生长发育……8周开始初具人形,能分辨出眼、耳、口、鼻……16周长出柔软的毛发、有了自己的呼吸、开始运动、也能看出男女……24周时脏器发育成熟、开始积蓄皮下脂肪……32周时就算离开母体,只要加强看护,就已经可以存活……


直至一声啼哭,一个新生命呱呱落地。


太奇妙了,如果不是科学昌明,谁能想象这一切,都是从一颗细胞开始呢?人类发展至今,有谁能测透生命起点的奥秘呢?

 

人手虽然不能创造生命,却可以终结生命。


之前网上有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一名做过超过1200例流产手术的医生Anthony Levatino,实在难以继续忍受,放下手术刀,转而公开介绍四种堕胎手术


药物流产,通常针对九周以内的胎儿。通过服用药片破坏子宫,切断输送的血液和营养,使胎儿死亡。再通过子宫收缩,随时随地有可能排出小孩。


子宫吸引术,通常针对5-13周大的胎儿,扩张子宫颈,放入“抽吸导管”,使骨骼脆弱的婴儿,分成块状,被吸取出体外……


扩宫排空流产,是最骇人听闻的一种。适用于13-24周的胎儿,这个阶段的婴儿,已经有20厘米,完全成形,骨骼强壮,所以前面的方法都不适用,只能排干羊水,用堕胎钳先夹碎体积最大的,胎儿的头颅,再从子宫中一块、一块清除出去。


引产,用于外孕晚期。将药物注入婴儿头部,使婴儿在痛苦中,逐渐死去。两至四天后,母亲会产下死婴。

母亲很有可能可以看到胎儿,或是初具人形,或是支离破碎,或是体形完整,在厕所里、床上、诊所里、或是手术托盘上……


写到这里,齿冷心颤。

 

我不知道为人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出现在面前,是什么样的心情。但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迫不得已”。



“亲爱的宝贝,

你是这样离去的。”


“那时我是在校大学生,意外怀孕后男友不敢负责,我绝望远行。2013年12月7日,在一家小诊所内要留了一个多月大、已经可以听见心跳的你。一直偷偷藏着这张B超,在你第一个祭日我想与你合张影,再唤一声给你起的名字——Air,妈妈爱你如空气。”

 

2014年,中国传媒大学学生淑婵,以一组主题为 “孩子你是这样离去的”的照片,记录了30名堕胎母亲的心路。

 

“我的丈夫由于身体原因一直在服用药物……可在疗程的中途我就意外怀孕了。”

“一次我通过微信‘附近的人’结识了David,并对他产生了爱慕,但David已经结婚了。”

“我们查出自己的孩子是畸形,那时已经26周了。”

“去年10月份,我因为计划生育的原因流掉二胎。”

“手术前一天,前男友喝醉了打我,就说了一句:‘不要恨我。’那个瞬间我真的死心了。”1994年出生的小珊说。

 

经济压力、另一半不同意、事业需要、政策要求、重男轻女、身体健康、学业问题……每一样都有可能成为,断送腹中胎儿性命“不得已”的原因。


有很多年轻的母亲,在流产后,甚至都不能清楚明白,这腹痛与日常“痛经”、“拉肚子”不同,她们心痛,不是为一条生命葬送,而是为自己的感情没有得到回报。


有很多年轻的母亲,在权衡利弊后,选择了保住工作,而放弃了生命。


还有一些无助的母亲,偷偷B超查出性别后,在公婆的压力下,为了家庭“和谐”,忍痛舍弃了腹中微弱的心跳。


哦,说错了,她们并不是母亲,她们的孩子早已在血泊中失去了气息。


生命的意义在于

/尊敬和敬畏/ 


在网络上看过一对夫妇讲述自己在德国的亲身经历。他们还在学业中,但是在德国,只有怀孕十周以内,并且首先经过心理咨询委员会的签字,及妇科医生的诊断和签字,才能够合法流产。在这个过程中,还会有很多“反堕胎”人士,不停劝告每一位进入心理咨询室的人。

“您真的决定不要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您是否欢迎他的到来,不要轻易扼杀一个生命,即便您是他的母亲,也没有权利这样做!要知道,生命的意义在于尊敬和敬畏……”


是呀,连生命都不尊重的人,却要教导他们“礼义廉耻”、“道德人伦”?真是贻笑大方。

 

自从这样的“解放身体”的运动盛行以来,没有见到世界上多了几对幸福的夫妻,反而见到处都是破碎的关系、受伤的灵魂。

 

在朋友圈里,我曾见过一段话,深以为然。



“当男孩带着女孩去堕胎,安慰她说:亲,我爱你。

——我怀疑这种连自己亲生孩子都敢伤害的人会去爱人。


当女孩选择堕胎的时候,鼓励自己说,这样让以后的生活更加轻松自由。

——我怀疑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愿给他/她舒适的暖房的人会懂得爱自己。


当广告说”只要舒服,不要束缚”时,说”爱出意外,我们负责”时

——毫无疑问, 这些口中谈爱手拿屠刀的人玷污了爱,歪曲了爱,亵渎了爱,他们爱的只是顾客的钱!”



纵容情欲,又不愿负责、蔑视生命的人,根本不配说“爱”!


堕胎给女性身体带来的伤害不言而喻,但相对于看得见的伤口,看不见的伤口,更难以愈合。曾经腹中的生命,是那样真实、鲜活,我相信没有一个母亲在堕胎后,可以内心轻松愉快地说,太好啦,终于死了。


在种种借口、自我安慰、麻痹之后,午夜梦回,只有去独自承受永恒的伤痛。


人的智慧和目光

就是这样有限、短浅 


可能有很多人会说,不是每个人都这样不成熟,也有很多情势所迫不得不选择堕胎的情况存在。

我想起了,曾经看到过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如果你知道一个女人怀孕了,她已经生了8个小孩子了,其中有3个耳朵聋,2个眼睛瞎,一个智能不足,而这个女人自己又有梅毒,请问,你会建议她堕胎吗?”


这个问题摆在你面前,你会建议那个妇女去堕胎吗?”


这还用问吗?在聪明的人类开始用产检和B超都要确保婴儿“质量”,如果有问题就即使堕胎,来避免“残次品”的当下,当然毫不犹豫要流产啦,避免世界上又多了几个蛀虫,占用社会资源,只索取不奉献。


如果你也是这样的想法,那么恭喜你,你杀了贝多芬


人的智慧就是这样有限、人的目光就是这样短浅。如果没有上帝的允许,没有一个生命会在母亲腹中孕育。人以为聪明,其实却是万分愚拙。


堕胎就是夺取生命 


直至上世纪中期,堕胎在大多数国家还是违法的。那时,医生聂番森看到很多女性为了堕胎偷偷找一些黑诊所,因此丧命。出于善良、公义、合理的理由,他极力推动堕胎合法化。


后来,他开了美国最大的堕胎医院,赚得盆满钵满。他甚至亲手为自己的情妇流产,当他自己的孩子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永远离开时,他心中只有满足的成就感。


直到1973年,超音波仪器出现了。透过这个仪器,他第一次震惊地发现,那些在手术台上逝去的,不是“细胞”,而是“婴儿”。


“当他亲眼看到娇小的胎儿被肢解,超生波显示胎儿奋力的扭动身体,试图摆脱抽吸器。‘12周大的胎儿全身被摧残得惨不忍睹,仍然继续挣扎,张大嘴巴,看来像在恐惧与痛苦中的嘶喊。’ 而后,聂审森把这个过程制作成影片,取名为《无声的呐喊》(The Silent Scream)。


那一天参与执行堕胎程序的医护人员,在看过当天的录影带后,皆发誓再也不帮人进行堕胎手术。”——《世界观的故事》中这样记录。


“在一篇医学期刊的文章中,聂审森承认他在纽约的堕胎诊所中杀死了六万个胎儿,他写着:‘堕胎就是夺取生命……不管是任何特别的处境,或是按特别的命令,蓄意夺取生命这件事,是难以形容的严重。’


多么讽刺,人道主义背后的真相,是一场“大屠杀”。

 

从官方发布的数据来看,在出生率持续走低的今天,中国每年堕胎人数超过1300万。国际生殖健康机构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则承认,如果按照在国内每年销售的流产药物来计算, “这个数字可能超过4000万。”


“2002年……以来,全国少生4亿多人。有效地缓解了人口对资源、环境的压力,有力地促进了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实践证明,……发挥了重要作用。”


心惊胆寒,仿佛人不是有灵的“高等动物”,只是一个经济体,服务于社会需要,存在或消失都没有自己的价值。所谓视人命如草芥,再没有哪个世代,能胜过现在。

 

即使是按照被认证的数字来看,每年,中国都盛产超过1300万名杀人犯。这只是躺在手术台上流血的母亲的数字,如果算上支持、逼迫、默许这一切发生的父亲,因种种原因支持、逼迫、鼓励堕胎的亲戚、医生、好友、社会……不知道多少人手上,沾满了鲜血。


而这些人,可能热爱行善、古道热心、自以为正直,正义,充满爱。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你们要生养众多,在地上昌盛繁茂。——创世纪9:6-7”

 

在“人权”成为共识,人人懂得捍卫自身权益的的今天,有谁来为那些那些“隐而未现、不到期而落的胎,归于无有,如同为见光的婴孩(约伯记3:16)”,那些葬身母腹的孩童发声呢?

 

 我想,如果他们有口可说,有手可写,一定会写下这样一封信:   


“亲爱的爸爸妈妈:


如果我能活着长大,我要陪伴你们,安慰你们,

带给你们欢笑、和幸福的泪水,

在寒冷的夜晚,给你们一个甜甜的微笑、大大的拥抱,安慰你们。

在你们孤单的时候,陪伴你们。

我想快快长大、保护你们、孝敬你们。

爸爸妈妈,这一切都是我的梦想,

如果我能活着长大。



 

如果您有过这样的经历,感恩您愿意看到这里,我想面对这一切,对您来说一定不容易。

但是慈爱的上帝,祂的宽恕和怜悯,从今日直到永远。

我想邀请您,一切来跟我做一个悔改和医治祷告

 


主啊,

感谢您垂听罪人的祷告。

主啊,我手沾惹了流人血的罪,以致得罪了您,

主啊,我因离我而去的孩子,内心痛苦,泪流不止,

主啊,从现在开始,我愿意顺服您的旨意,

我愿意放下自己的顽固、尊重您赐下的生命。

求您宽恕我,以您的恩惠慈爱怜悯我;

求您医治我,看顾我内心无尽的伤痛。

感谢,赞美您。


以上不配的祷告

是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求

阿们!

 

如果您没有这样的过犯,但对现状、对反堕胎有很深的感动,

我也邀请您,来共同为这项事工,也为自己决志,献上祷告:

 


主啊

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您的荣耀,

我们看到这个流人血的世道,是何等的悖逆、罪恶,

主啊,求您怜悯,求您来亲自责备那些犯罪了的人,帮助他们早日回转。

每一个孩子的出生,我都赞美您,

因我知道,这是您的恩典仍未断绝。

主啊,当您赐生命在我腹中,我愿意无论遭遇疾病、困境、贫穷、逼迫,

都单单仰望您、信靠您、因为孩子是属您的产业。


祷告祈求

是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宝贵尊名

阿们!

 


参考资料(鼓励大家上网查阅原文):

视频 / 子宫日记 / 无声的呐喊

书籍 / 《世界观的故事》-Charles Colson

文章 / 《他曾经帮人堕胎1200次…辞职后他说出的真相震惊了所有人!》

       《【世界观的故事】做过6万堕胎手术医生,知道堕胎就是杀人之后。。。》

       《30位堕胎女性的爱与伤》

见证/  《我被死脑筋的德国人感动(关于堕胎)》

       《出死入生——我的二胎之旅》

公号/  儿童节不要堕胎

音乐/ 《女人与小孩》-齐豫

 


所属主题
AGAPASS阿卡贝丝
AGAPASS阿卡贝丝
AGAPE(真理之爱)+PASS(传播)=AGAPASS阿卡贝丝。凝聚更多有温度、有态度的青年人,内心火热,竭力奔跑,如明光烈烈。AGAPASS,GO!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