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嗨,破罐子。


浪子回家11年了,却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觉得自己里面破碎、污秽、顽梗。


令我深陷其中的苦恼是什么?

在我与祂初恋,或是热恋的阶段,我被祂对我完全毫无保留的爱和接纳震撼,被打动,以至于觉得自己不配,然后愿意全心去回应祂的爱

但随着时间流逝,我逐渐习惯了祂的爱,我不再容易为此感到感恩或者幸福。这就是考验来了。我才发现,我对祂的爱是那样少、那样浅,我也许既然可以靠着理性和“责任感”去向前走,但我无法是喜乐地、轻盈地、快跑跟随祂。


更难堪,更难以启齿的是,我甚至感到我自己不只是不够爱祂,而是无法爱祂,很不爱祂。我发现自己所谓的敬虔的行为,根本就不是因为爱,而是混杂着骄傲、惧怕、自义……等等复杂的情绪,甚至带着想要操纵至高者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礼物、好处、答案的冬季。

就像我在世界上刻意接触任何一个位高权重的人,不是为了TA,而是为了TA握在手里的资源和好处。


我不知道如何解决自己的败坏,让我挫败的是,我根本无法靠自己让自己的心更加圣洁、更加干净。


前些日子,读《路》7,重读到一个熟悉的故事,是说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个罪人,她知道祂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就拿着盛香膏的玉瓶,站在祂背后,挨着他的脚哭,眼泪湿了祂的脚,就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用嘴连连亲祂的脚,把香膏抹上。

再读这里,我却被这个女人在祂面前的凄楚和谦卑,在祂前面全然降服而感动。


祂斥责西门的话如同指着我说:“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你没有与我亲嘴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

为什么我对祂如此怠慢呢?好像一方面是,在我与祂的关系中,我只关注祂能为我做什么,而根本没有去特别关心过祂的心情。另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的行为已经很不错了,不错到,我本来就值得祂爱我的地步。


当我没有完全认识到自己全然堕落的本相时,就不能懂得全然是恩典;当我不懂得全然是恩典的时候,我就不懂得全然归荣耀给祂,更不懂得,祂才是我生命中最好的福分。


感恩,让我再次认清,我自己是个空落落的破罐子。残破到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祈求:

“一个空器皿需要被充满,请充满它;……”


五月安。




《Empty Vessel 空器皿》

 马丁·路德


看哪,

一个空器皿需要被充满。

我的Z,请充满它。


我是那样小信,请坚固我。

我的爱心那样冷淡,请温暖我,

使我的爱炙热涌流向我的邻舍。

我没有强劲稳固的信心;

有时我满心怀疑,无法完全相信你。

哦Z啊,帮助我。

坚固我,使我信靠你。

在你里面有我全部的宝藏。


我虽贫穷,你却是丰富的,

并以怜悯对待贫穷人;

我是罪人,你却是正直的。

我有数不胜数的罪孽,

你里面却全然是公义良善。

因此,

我要永远与厚赐万物,

却不取分毫的你同在。

阿M!





Martin Luther

 马丁·路德


马丁·路德(AD 1483-1546)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运动发起人、基D教新教的创立者、德国宗教改革家。

1517年撰写《九十五条论纲》,反对罗马教廷出售赎罪券,揭开了宗教改革的序幕。他在S学上强调因信称义,宣称人们能直接读《BIBLE》获得启示,“人人皆祭司”。将《BIBLE》翻译成德文,以《BIBLE》的权威对抗教皇权威。






–手机壁纸


–电脑壁纸–




–头像–






Be Shaped





分享你的五月PRAY题目

评论揪1个

送#全然属你#装饰画框*1!

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原载:AGAPASS阿卡贝丝 | 转载请注明来源

编:李豆 | 插画:辛巴、NINI 

版面设计:NINI | 排:小麦


所属主题
AGAPASS阿卡贝丝
AGAPASS阿卡贝丝
AGAPE(真理之爱)+PASS(传播)=AGAPASS阿卡贝丝。凝聚更多有温度、有态度的青年人,内心火热,竭力奔跑,如明光烈烈。AGAPASS,GO!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