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休息不好,也可能让我们心灵祭坛上的火奄奄一息

       


 1

对我自己来说,如果因为生活习惯的不节制而晚睡,会导致接下来的入睡困难,睡眠质量堪忧。并致使第二天基本上只能浑浑噩噩地度过。


睡眠不足、身心疲惫的状态下,我没法好好去阅读默想没法用心地去寻求和亲近上帝,心不能真正安静在他面前,得享安息。


由此,我想到一种可能性:空中属灵的仇敌攻击和试探一个人,往往会在睡眠的事上去影响和搅扰他。在影响了我们的睡眠,让我们筋疲力尽又无法休息安歇的情况下,它几乎不再需要去使用什么额外的手段,就可以达到让我们的心远离至高者的目的。


一个成天疲乏困倦的人,很难专注地寻求至高者。一个整天昏昏沉沉、头昏脑胀的人,对属天的事往往处于一种迷糊而迟钝的状态,很难对天上的事有火热专注的心。一个人长此以往,他心灵祭坛上的火往往是奄奄一息,趋近于熄灭的。


为此,存在着一种很大的可能性:为了扼灭我们心灵祭坛上的火,仇敌会来影响和搅扰我们的睡眠。然而,它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们的心给它留了地步。


2

在古拉格群岛,有一种对付人,让人承认某种莫须有的罪名的手段,就是阻止他睡觉。一个人在严重缺乏睡眠的情况下,会失去与罪恶争战的意志。


古拉格胁迫和控制一个人,往往会使用“剥夺睡眠”这一类的手段。一个人困到极致又不被允许睡觉的话,那么,只要拿睡觉时间做诱饵,就可以控制他们的口,“供”出任何别人想听的话。


一个在睡眠的事上被攻击的人,心很容易被俘虏和控制,继而向罪恶的试探妥协。古拉格深谙此道。撒但也深谙此道。


3

一个人曾经所受的伤害,在长久失眠的状态下会很容易“沉渣泛起”,在人心里再次产生活跃的影响力。一个失眠而又疲累的人,对属灵之事基本上是迟钝麻木的,内心基本上就是处于一种受压制和捆绑的状态。然后,错误和偏差的心思意念却很容易在这样的状态下开始“活跃”。


在此处境中,人很容易受困于负面消极的意念和灰心沮丧绝望的情绪。那些隐藏在心底的伤痕,在这样的状态下很容易裂开。


他们很容易被带回到曾经的被伤害现场,去再次亲临其境。那些并没有真正愈合和结好疤的伤口就会重新裂开,开始渗血,直到后来让人再次经历一种血流如注的尖锐疼痛感。


属灵气的仇敌很容易在一个被疼痛所充满的心田里去撒下属牠的稗子,让一个人的心里充满了与之本性气味相投的罪污:不饶恕的苦毒、恼恨、怨恨、忿怒、恶毒,阴毒、仇恨等等。这些又反过来剥夺人的睡眠,加重人的失眠,让人的心继续为这些“稗子”的生长创造空间,制造更肥沃的土壤。


我们的失眠问题越持久越严重(或许纯生理性的失眠应该排除在外),或许意味着我们心中的属灵争战越激烈。一个长期严重失眠的人,仇敌很容易攻破他的心,给他植入一些错谬和偏差的想法和意念。然后,人被诱导走向情绪捆绑的死胡同,直至最终以伤害自己或者伤害他人的方式去爆炸。


人在疲惫痛苦煎熬中,往往丧失抵挡罪恶的心志和力量。那时候,人往往面临这样的危险:心中常有魔鬼的谎言,而把上帝的话语忘的一干二净。人在痛苦中走向愤怒和自怜的时候,往往觉得魔鬼的话更加中听和实在,上帝的话听起来反倒像不切实际的谎言。


因为魔鬼的话总是体贴我们的自我中心和自以为义。魔鬼总是藉着加重我们的受伤感,把我们塑造成一个不受眷顾的蒙冤受屈者,无人替我们伸冤。于是,我们就只有用愤怒苦毒和仇恨去捍卫和保护自己。


魔鬼总是鼓动我们把自己想象得尽可能地无辜,然后把伤害我们的人想象得尽可能地坏。为的是,让我们心中的怒气和愤愤不平更显得合情合理,有理有义。


魔鬼总是藉着强化我们的受伤感来刺激我们的心,使我们相信我们对他人的愤怒和怨恨是理所当然的,是一种“义”。它藉此加倍激发我们里面对人报复性的怒气、恶意和敌意,并因此侵蚀和剥夺我们的睡眠。让我们长期处于因无法安眠而有的身心疲惫中。恰恰在这样的状态中,我们的心更容易向牠去敞开,被它所支配和控制。


过夜的愤怒,隔夜的仇怨,都是在给仇敌留地步,都是在任凭自己的睡眠被仇敌所搅扰和侵蚀,都是在拆毁自己内心的墙垣,任凭仇敌来入侵和掳掠。

至高者的话是: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如此,我们就没有给仇敌留地步。


每一次我们固守那些与至高者的旨意相违背的自我意志(比如拒绝饶恕),都是在拒绝祂对我们身心的保守和医治,都是在迎合仇敌对我们内心的攻击和捆绑,蹂躏和伤害。

所属主题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