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13, 2024
spot_img

记一位被家暴的胖嫂

◆天路客的真情实感◆

Mustard Seed



1

“回来啦!”胖嫂大笑着,比母亲还早一步看见我。她又胖了,也黑了,滚圆的手臂拖着一根刚刚干完活的锄头,倚在我们家门口。见我近前来,絮絮叨叨地拉着家常。

母亲围着灶台熟练地翻炒着青菜,等到最后一道菜做好了,喊胖嫂一起吃饭,一看,她早就没影了。

我开始狼吞虎咽。母亲面色有些沉重地说:“你胖嫂的男人已经瘫了,这回屎尿都在床上了,胖嫂现在更辛苦了。”

“怎么会?去年不是还好着呢吗?再说胖嫂那个开心的劲,看不出有啥事啊?”那时候我还不能理解,一个遭受打击的人,其实也是可以笑出来的。只是,这份笑,包含了太多的沉重。

母亲说:“你还小,不懂得人前人后的差别。”

确实,我毕业没多久,也没有在社会上几经历练,无法理解大人们心领神会的事情。母亲叮嘱我,要继续为胖嫂一家人祷告。

“有用吗?上帝会管吗?”我抬头,母亲的眼眸有些暗淡,“是啊,主在哪里呢?”看着喃喃自语的母亲,我的心跟着痛了一下,“我会祷告的,但是上帝真的会拣选她男人吗?”


2

在我看来,胖嫂的男人实在是罪大恶极。年轻时,身材魁梧的他经常关起门,邪恶地虐待胖嫂。他们的小女儿和我是同学,有次找她玩,发现胖嫂和她都在挨打,当时的我恨不能拿起棍子敲打一下这个恶人。然而我害怕极了,撒腿就跑,一直到家才喘口气。

我从小都不太愿意喊胖嫂的男人“伯父”,一个连妻儿都打的人,还是人吗?虽然他并未打过我,但他凶狠的样子不止一次出现在我眼前。他怪胖嫂没有生出一个儿子,稍有不如意,就对胖嫂拳打脚踢。胖嫂挨打后,搂着三个女儿痛哭,不知道日子怎么过下去。

后来,胖嫂的男人迷上了赌博。刚开始赢了钱,但最终几乎可以说是被骗得倾家荡产。胖嫂不想活了,站在三楼的楼顶,想要轻生。

母亲得知情况,拼命拦住她,劝说了好几个小时,才将她拉回来。捡回了一条命,胖嫂不吃不喝,有些痴呆。母亲陪伴她,并将福音传给了她,胖嫂才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认识耶稣以后的胖嫂,还是会被打。有次,她哭诉着:“我真的崩溃了!我好想杀了他,我也不活了。但杀人是得罪神的,不能做。”原来,积压在她心底的痛楚与仇恨是那么深,以至于她数次想要与他同归于尽。母亲和她一起在上帝面前哀哭,一起流泪祷告。

令我困惑的是,祷告后,胖嫂仍在被家暴,有几次还被送到医院去了。更令我不解的是,胖嫂不再咒骂她的丈夫,即使被打骂,还说“我能饶恕他。”听了这话,我有些生气,也有些费解。我甚至猜测,胖嫂是不是被打傻了?

上帝为何不出手?这个问题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萦绕在我脑海中,那么善良、顺服的她,凭什么要被她丈夫一而再地伤害呢?


3

数年后,看着她的三个女儿受洗归主,我才猛然醒悟:上帝借着胖嫂身体上数不清的伤痕,借着她在黑暗的日子里仍旧死死抓住的救恩,让她们看见了上帝真实的同在。没有人能够在绝境中活下去,除非她的信仰是真的。胖嫂坚定的信仰,以及信仰带来的力量,让她有了真正的觉醒,也让她的女儿们原本悖逆的心被松了土,光照了进来,她们完全降服在上帝面前。

这些年,上帝不仅为这三位姐妹建立了家室,还带领她们的下一代归向他。这是多么荣耀的恩典!

如今,胖嫂的丈夫还是瘫在床上,胖嫂无怨无悔地照顾着他。两百多斤的大男人一下子瘫痪了许多年,有时,他也会觉得自己连累了胖嫂,变得唉声叹息,黯然泪下。

不过,提及信仰,他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上帝应该不会“收”了他。虽然他还没有完全认识上帝,但我看见他们一家人在他倒下以后,那份爱与接纳、饶恕与搀扶,深深打动了我,也让我无数次反思自己与上帝的关系,到底是否经得起试炼

在艰难中,我也会想到胖嫂,以及更多和她一样的人,每每这个时候,我都愧疚不已。我清晰地看见那个自以为是的自己,想要借着自己的办法解决一切事情,却不知,那些早已扎根在良心深处的罪孽、过犯、骄傲、自私……让我筋疲力尽。我知道,唯有回转归向他,才能重新得力。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正在头戴荆棘冠冕,被束缚在残暴的“镣铐”之中,但他们仍旧不忘记仰望恩典,不住称谢赞美。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同路人,才会让充满艰难险阻的天路历程有了更坚实的倚靠,更踏实的向往,更丰盈的等候。



文章作者 | 小北


诚挚向您征稿,让天路客的真情实感与成长故事,传递温暖、积极与爱的力量。投稿请寄:[email protected]

所属主题
Mustard Seed, 芥菜籽
Mustard Seed, 芥菜籽
分享天路客的真情实感与成长故事。记录生活中的点滴故事,你的感悟,我们的温暖,请记住天父和我爱着你。 微信公号 芥菜籽 Mustard Seed (honorfather)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