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一个人和一家人

早上7:50的飞机。


凌晨三点半起床,给自己冲了杯无糖的黑芝麻糊,吞片止痛缓释胶囊,再爬上飘窗把窗户关上。扯开宽大的一次性罩布,把飘窗及床整个遮盖。


搬走的小姑娘头天趁着周末加班时间,有大半小时空档,跑过来帮我把沙发遮盖,该放置在高处的物件放好,收好我交给她的钥匙,答应每个月抽空过来帮我开窗透气,给电动轮椅充电。

出门前,进厨房把灶台整个遮盖,检查所有的电源开关,煤气开关是否关闭。站在客厅门口回望,仿佛远行的人,不知何时归来。


没有人在等我回来了。


在这之前,明姐过来,坐在轮椅上弯着腰,帮我补好地板上裂开的几处大缝隙,也只有她有这样极度的耐心和细致,我们配合着完成,老旧木地板就不用再换了。


我把阳台上的水养吊兰和油画,送给了明姐的妈妈,老人家喜欢水养绿植。


在异乡最暖心的朋友就是她了,这一年多,她最懂我不易,给过我许多温暖陪伴。我们吃着外卖,算是道别。


这一番局部装修,很有挫败感。本来该先装门后刷墙的,结果邻居介绍的师傅顺序反着来,卫生大扫除重复搞两遍,到装门的时候才发现有扇门的尺寸不对,临时要打墙,搞得晚上八点找钟点工来帮我除尘搞卫生,即便是敞开着门睡,还是感觉睡在了灰尘中,心情糟糕透顶。


明天姐安慰我说,你该很有成就感才对呀!屋子亮堂多了!

上帝保佑。幸好还有闺蜜隔三差五天过来帮我收拾做饭,不然我的劳模手就废了。


身体不好,既便每周请了钟点工,每天还是有好些事情,需要亲力亲为,有些时候就甚感力不从心。这个身体加速衰退的过程,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独居的能力。


有天安静思想,不管这一叶浮萍飘向哪,都在祂的掌管之中,我就做个顺水漂流的孩子吧。


凌晨5点,把双肩包挂在轮椅后面,关灯前再次回望了一眼,那扇敞开的门。脑海里浮现出熊猫先生斜靠在病床上,迎我归来时灿烂的笑脸。


20年前的一次雾中穿行,两人文字中相识。如今,我要独自开始,再次的雾中穿行。



闺蜜同一趟航班飞抵天府机场。她患流感怕传染我,我们各自登机隔着几排落座。


出站口,远远的看见有人招手,眼睛却看不清楚。闺蜜说,你哥哥弟弟来接你了。紧接着出现的,是闺蜜的老公。


亲人,就是那个不管你走多远,都会来迎接你回来的人。


这一年来的孤单寒凉瞬间被亲情抱了个满怀。


和闺蜜夫妇在机场道别。弟弟推着我的轮椅上了哥哥的车,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才能到父母的家。

高速公路上看一晃而过的田野风光,芦苇在风中飘荡,油菜花开出一片金黄,还有些枯枝睡着懒觉,等待三月的春风和阳光唤醒,发芽。


母亲一路电话问,到哪儿了?就等着一起吃中午饭呢。


中午12点半,弟弟电话里让母亲不要再等先吃。可父亲不肯执意要等。往常父亲吃饭是最不肯等人的。


到家一点半了。家里门开着,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母亲欢喜的迎上来。钟点工小李端上来满满的一大桌菜。


父亲比我去年离家前走路稳当多了,柱着助行器走到餐桌前坐下,指着他旁边的位置说,过来挨着老爸坐,老爸好想你了。


发觉母亲的背忽然驼了。母亲一辈子都很注重仪表仪态,父亲驼着背走路,母亲都要提醒:把背挺起来!然而,母亲不知道她自己的背也开始驼了。

            (母亲买了好多花迎接我归来)

一个人吃了一年的饭,没什么食欲。现在一家人一桌子佳肴迎接我归来。让我想起弟兄姐妹在一起的丰盛爱宴。


几天前的晚上,Y姊妹请弟兄姊妹分享,这一年里彼此有没有爱的连结。情绪低落的我,说了一连串的没有,以致有位弟兄提醒,要感恩,至少每周还有一起祈祷。


那晚上被窝裹紧了问上帝:我里面的积雪到底需要多少的爱才能够化掉?这一年,对我来说就像是一次极限挑战,一个人踉踉跄跄走过哀伤思念,四顾苍茫中极度渴望,被深深爱着,被关怀着温暖着,有同路人相伴走上几里路。但是我只是渴望,却从未表达。有时我会暗中问:上帝啊!我内心是不是太脆弱了,才如此渴望很多很多的爱。


谁知祂给我的却是一句肯定:你已经很勇敢了,孩子。


人性深处能有多少爱?我自己里面有爱吗?如果没有,又怎能指望别人有更多的爱呢?


第二天跟弟兄姐妹们道歉。实话和伤人的话,我常常傻傻分不清。这是以前熊猫先生对我的一声叹息。一旦我意识到了,我就会诚恳的说对不起。错了就认错,这跟面子半毛钱关系没有。


完成了这一年的极限挑战,身心俱疲时都会第一时间想回到母亲身边去。


昨夜母亲就睡在我身边。每次回来母亲都跟我睡。一米八的大床上,母亲的身子小小的,聊着聊着就睡着了。听着母亲的呼吸声,想起在父母身边的那些年,那些寒冷的冬天,母亲都会跑过来跟我睡, 在床的另一头,把我冰冷的双脚怀揣。


已是阳春三月天,我双脚的温度还留在冬天,但是我没让母亲知道。我还盖着两床被子,母亲只需一床厚被。


母亲曾训练我陪伴我走了20年的路,如今常忘记我需要轮椅代步。一觉醒来,发现床边没有轮椅,母亲在楼下忙碌,听不到我的呼喊,只好拿起手机呼叫:妈妈,把我的腿腿推过来!


母女俩同时哈哈哈的笑。忽然发现,哎!我会笑了呀!


所属主题
诗盈 诗盈的一亩田
诗盈 诗盈的一亩田
生活对于我来说是一次艰难的航行,我不知道潮水会不会上涨,乃至没过嘴唇,甚至更高。但是我要前行。——欧文·斯通《渴望生活:梵高传》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