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再談“唱詩与阿卯文字的繼承”

“唱诗”与阿卯语言、文字的传承


很多人慢慢的意識到,阿卯如果語言都傳承不下去了,更何談文字的傳承呢!


這是一個比較富有洞見的想法!事實也確實如此,阿卯的年輕一代和小孩子一代,如果連自己的語言都不會講了,那麼想讓他們學習文字,則是一件困難的事。


相對於苗文培訓班來說,喜愛唱詩的阿卯弟兄姊妹們,在年復一年的學習讚美詩的過程中,就已經把文字学會了,尤其是姊妹們,非常突出。


也許很多人沒有比較系統的學習過大字母小字母,但他們憑藉著日復一日的重複,最終都把這套文字搞懂了。所以我們提到當初石門坎苗文剛出來時,阿卯眾人歡欣鼓舞,無論在何時何地都積極的學習,或許就是因為他們生活與學習是緊密聯繫的。


在現今社會中,除了面臨繁重的學校學習壓力外,還有生活諸多的瑣事,許多的阿卯學生其實對苗文并沒有多餘的興趣。等到了大學,雖然沒什麼壓力,但長年的各種社會環境的形塑下,他們已經對苗文沒有了什麼熱情。


我們無法選擇環境,衹能適應環境。在如今的環境中,教內的弟兄姊妹在保存石門坎苗文的貢獻上,是最大的。也是在這個平臺上,語言和文字才沒有失去,被持續的傳承下去。


我們總愛把自己和猶太人比,殊不知,在傳承語言和文字上,跟人家的差別,相必不用筆者多說了。看到相同固然好,但也要注意不同之處。


家庭永遠是最重要的都語言文字傳承基地。如果您的父母都不在意你說不說和学不学了,那自然就沒辦法了。


確實有部分人是後天“反省”了,重新學習了,但在總基數下,這樣的人又有多少呢?


說起來,還是我們阿卯自己的一個文化氛圍的問題。有些時候很可笑的是,我們愛拿著別人家已經玩剩下的東西來當“流行”繼續玩!


閒扯一下,掰扯一下!語言文字的傳承,需要多數人擁有一樣的共識……

所属主题
柏苗 顽石与窄门
柏苗 顽石与窄门
一個阿卯。我愛我的家人、家鄉以及朋友們。喜歡沉默,不善言辭。只喜歡寫寫文章,雖然寫的很爛。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