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0, 2024
spot_img

但愿我们,撞了南墙愿回头……


但愿我们,撞了南墙愿回头……


在苏格兰的群山之间,有许多牧羊人在其间牧放群羊。有一些羊为了找草吃,往往离开牧人,跳下山谷。牧人这时并不理睬它,更不把它背上来,直到山谷中的草吃光了,羊发出哀鸣时才下去背它上来。

不知情的人问其中的原因,牧人说:“这些羊性子倔强,如果谷中还有一点草,你休想背它上来。它会挣扎逃跑,往往跌下山崖而死。除非它饿得无力,才肯顺服。那时才能安全地背它上来。”


这也是我们的光景。本当是温顺的羊,在没经历过挨饿滋味的时候,却是倔强顽梗的,不愿意完全跟随和信任跟随牧人,而总被试探远离他,去自己寻求一片更丰盛的草地。那时候,牧人若来拦阻羊,强行背它上来,它会认为牧人是在拦阻它去享受一片更广阔的草原。


牧人对它的强行阻止,只能招致它更加激烈的反抗。对那时候的羊来说是:不远行,毋宁死。不随己,毋宁死。然而,当谷中再无草,它们饥肠辘辘,就快饿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离不开牧人的杖。那时候,它们回到牧人身边才是心甘情愿,安心温顺,再也没有远离牧人的野心和企图。


当我们受试探远离天上的大牧者,想要享受罪中之乐的时候,一般情况下祂都没有来强行阻止我们。起初的时候,他似乎会给予我们某种程度的“自由”,或者任凭,直到我们沦落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苦不堪言的境地。我们在苦果中往往抱怨他: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做,为什么当时就没有阻止我呢?如果你及早插手拦阻我们,我们的生活就不至于像后来那么糟糕、狼狈和窘迫了……


然而,我们更应该问自己的是:即便他当时强行阻止了你,你会甘心顺从他,并感激他的作为吗?很大可能是:你不仅不会感激他,反倒会怨恨他,因为你认为他破坏了你寻求自我满足的“快乐”。他当然可以在我们任意妄为的时候阻止我们,然而我们却并不会因为行为被阻止了,心就会转向他,以致变得爱慕他的义路,愿意专一听从他,并以他为乐。


先知巴兰不是多次被阻止不要去赴巴勒之宴了吗?然而,即便驴开口说话,即便有天使的刀,也没有改变巴兰的脚踪,阻挡他膨胀的私欲。即便巴兰在口头上说自己要听话顺从,然而心里却想一意孤行,去满足自己的私欲。


在我们起初有所定意的时候,若受拦阻,不仅不会感激他的好意,甚至还可能诋毁他,说他是恨恶我们,才不让我们心愿得满足,才把那“上好”的福分截留下来,不赐给我们。我们会质疑他的良善和慈爱,认为他是对我们冷漠无情甚至残忍,才会来干涉我们的“自由”,以至于要破坏我们的“好事”。


那时候我心里对他只有一句:“别管我,让我去!”然而当祂真的任凭了我,让我们因自己的行为而吃苦果之后,我们又忍不住抱怨他当初为什么不管我?


当我们的“己”还没有被拆毁的时候,即便他为了我们的益处而来拦阻我们,我们从心里却仍是他的反抗者。


一个悖逆之人的行为可以被拦阻,然而那颗悖逆的心却并不会行为受了拦阻就立刻变得柔软顺服。


除非我们在离家的方向和道路上吃尽了苦头,尝尽了苦果,陷入了绝境。除非我们在软弱无助与绝望中呼求他,蒙他怜悯,被赐予一颗忧伤痛悔的心,那时候我们才能够心甘情愿回头。浪子在外面吃够了苦头以后,才会思念父亲的慈爱,才会心甘情愿走回家的路。

但愿我们,撞了南墙愿回头……


当我们恋慕世界,贪恋偶像的时候,他会任凭我们先到世界里面,在他之外,在黑暗当中去受苦,直到我们从深渊中痛彻地呼求祂,他回应我们,伸手拥抱我们。那时候,我们才懂得去珍惜他的爱和恩……

我们曾有太多的私欲和自恃,就不寻求和依靠他。我们曾有太多的沉迷和贪恋,所以就不渴慕祂,就不被他的爱所吸引。感谢他曾藉着我们的“自食其果”来击打我们的骄傲和自恃,让我们看见自己的破败,让我们经历自我的破产!感谢他让我们在远离他的时候撞到南墙,跌倒摔跤受苦,使我们降卑,在我们心里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才让我们甘心从远离他的死路上回头。

“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他醒悟过来……”


正如一位牧人所言:“不到吃豆荚的地步,也不肯来。素日你所爱的,看为快乐的,都叫你不能赴筵。等到被剥夺一切,看万事如粪土,则能来赴席。”


但愿我们撞了南墙愿回头。当我们沦落到看似一无所有,但愿我们能想起,至高者就是我们的所有,并深信——只要有他在我们生命中,我们一无所缺。

但愿我们,撞了南墙愿回头……

但愿我们,撞了南墙愿回头……

廖悯 眼中瞳人
廖悯 眼中瞳人
你在他眼中最宝贵。他看你为眼中的瞳人。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战胜自己,强大人生

爱永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