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6, 2024
spot_img

在夜色中的火车上体会新郎的怜悯之心


好久没有坐过火车,相对高铁而言,更喜欢人潮拥挤的普快。

人们背着大包小包,赶着同一趟列车,又在不同的地方下车。尤其在夜晚,上来的人仿佛从黑夜里生出来,下去的人也隐没于站台,再隐没于高楼林立的城市。

每个人都疲惫不堪,互不认识的人紧紧的挨着,坐在一米多长的硬座上,即使在硬卧,也共处一室,鼾声阵阵。特别奇怪的关系,相融又陌生,天南海北,彼此相依。

挨着我的人喋喋不休的说话,周围的人以戏谑的眼光看着听着,听他吹牛,听他指点江山。跌宕起伏的情绪,伴随着轰隆轰隆的火车声,形成了说不清的协奏曲。

各样的味道弥漫,脚臭味,汗臭味,泡面味,烟味,还有说不清楚的其他的味道。我们的肉体在一起聚集,各自沉默着,各自打算着,有的人脸带愁容,有的人昏昏欲睡。

这些人围绕着我,我们彼此处于彼此的中心,我不禁想起我们的新郎,在早期的时候,他在海边,各样的人围绕着他,什么样的人都有,三教九流,各怀鬼胎者也有。

我想新郎是喜欢人多的地方,因为他要叫我们得人如得鱼。从列车的环境上,让我感到莫名的难受,恶心,头晕,困。

但是从心灵上,面对周围的人,我又极有热情的观察他们,也共情他们,怜悯这个词是不能用的,只有新郎可以怜悯我们。

在夜幕降临时候,看到很多的人没有吃的,新郎就怜悯他们。

我不知道周围人的姓名,籍贯,以及他们要去的地方。但是我却有一个最朴素的希望,就是希望我们地上分散的人可以因着那大好的消息和睦的聚在一起,像弟兄一样。

书上给我们描绘将来的家乡一个最让人惊喜的特征,就是从四面八方来的人,肤色不同的人,竟然可以在一起高声欢唱,彼此相拥。我一想到这样的场面就心生欢喜。

在欢喜之时,又恍然回到当下的车厢,我与周围的人的目光相遇。每个人的目光都不一样,有的带着提防,有的带着友善,有的目光深不可测,难以琢磨。

这一车厢的人,来来往往,走走停停,像这世界,死了很多人,生了很多人,往来复始,不知飘荡了多少浪子的灵魂。我想着这一车厢的人,每一个人目前都是难以触及的,却是新郎要我们得到的。

短暂的旅途难以与车厢里的人有太多的交集,也仅仅局限在一个座位上,可以聊三言两语。若在深,就成为了奢望。

只是我还愿意尝试这样的奢望,我也渐渐理解新郎走遍各城各乡的遭遇,一个村庄又一个村庄,像极了这一站又一站。新郎遭遇的更为复杂,更为艰苦。

列车快到下一站了,我的脑海里想着白天的杏花,绿色的麦田,还有越来越蓝的天空。就在这种漫无目的的沉思里,也在心底不断的思想自己要走的路。

我这几年很少出门,也很少坐火车。在今夜我也愿意像候鸟一样,蜿蜒绵延的在夜色中的大地上周转飞翔,看每一个人,看每一间房屋,每一个城市的灯光,每一条夜色中泛着光的河流,以及夜空中不息的星光。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