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今世的名望不能加增我们在上的价值

四月底的天,晚上已经热的可以,脱了上衣,赤裸着上身坐在电脑前。看着这虚胖的身体,不禁觉得生来离去,这个世界并没有加增我什么。尤其读到下面这句话,更是有了一些感想。
在加2:6节的后半部分,那人写到://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增我什么。 //
有名望的人常成为人趋炎附势的对象,比如在林前一开始就出现了一个很无语的局面,我是属xx的,我是属xx的,这里的属无非是对人的崇拜,看重人的名望。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常听人说我是属于什么派,我是属于什么宗,搞的像武侠小说里的八大派,甚至说话礼仪方面都有一些模仿那宗那派。
让我这光秃秃没有宗派的显得一无所有了。
社会上讲代言人,讲某某同款,代言了又如何?穿上同款大衣毛衣又如何呢?加赠了我们什么?一出门,大街上若都是同款,也不觉得撞衫尴尬?
某种意义上来说,拥有同一种身份的认同是人在潜意识里崇拜什么。
书上给了我们一个词叫拣选,也有一个词叫分别,我们对良人不是加增他的名望,这是属世的,是亏缺了他的荣耀,这不是属世的。
那人说,并没有加增我什么,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没有追逐那些有名望的,也不屑与它们有过深的交集。我为什么说是它们呢?因为在我看来有名望的不仅仅包括人也包括一些非人的。
比如有人去某某地方开了个会,忍不住以此为背景拍照,或者发在朋友圈,有意无意间的动机是什么呢?喝了什么,吃了什么,坐了什么,与什么合了影,都成了自己的名望。
如果那人生活在当代,按着我们的理解,应该常常头上挂着迦玛lie得意的学生这个头衔四处招摇,应该常常带着和老师迦玛lie的合影,应该常常拿出罗马人的护照,毕竟这些在当时都是可以增加自己名望的东西。
可是那人却说自己是个罪魁,又说我今日成了何等人。由此可见,在他的思想里,那些今生终将腐朽的名望都不在所追求的范围之内。
当然也有一些人追求网上的这牧那牧的名望,甚至只要是那牧说的都是对的,不听不行,不听睡不着吃不香,这也是一种病。
当我们深深的知道今生的名望都不能加增我们什么的时候,我们还会在乎别人的论断吗?所以那人把别人的论断都当作极小的事。
名望不能加增我们什么,我们自己的头衔也不能加增我们什么,在yong恒里的奖赏与有没有名望无关,这也是为什么良人所选的学生大多是社会的底层,甚至是无知的小民。
这并不是鼓励我们甘于卑贱,而是告诉我们我们的本相。
所以那人认为按着肉体,我们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地上的智慧,地上的能力,地上的尊贵不都是关乎到名望?
若在乎名望,就难免骄傲,就难免舍不得名望,见不得自己的名望受损,在这样的心思意念下又怎么会有谦卑的心呢?谦卑的心决定了一切!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