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讀書筆記摘錄16:《西安事變新探》

楊教授的《西安事變新探——張學良與中g關係之謎》一書初版距今已經快二十年了,但現在讀來,還是忍不住的讚歎和欣賞。


這個事變是中國20世紀最為重要的一個轉折點之一,自然也引起許多人的關注和研究。楊教授既然以“新探”為名,自然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新的發現。感興趣者可以去閱讀!


借讀楊教授此書,筆者還是要回到“石門坎研究”的相關問題上來。同樣的,似乎石門坎已經被研究的很難再提出新的看見了,許多人開始慢慢的轉向其他的地方。但其實,涉及石門坎的很多問題,其實都還沒有弄明白,或者被後來者弄得不清不楚的,然後就擱置起來了。


比如“石門坎”這個地名的來源,它本身就還沒有被完全的解釋清楚。又比如,石門坎因那塊形似一道門的石頭而得此名的說法成為了主流觀點(但其實這是錯誤的),很多人去旅遊,去看那塊地方的時候,都忍不住的要和那塊“石門”合個影。


還有好多好多尚待解決的問題,它本身都還是个問題,卻被我們的研究者們引用來證明這個證明那個,豈不知它本身就是需要被證偽的問題。許多口述的,所謂“老人們説是這樣的”等等類似的話,在新資料的不斷出現的過程中,其實已經慢慢站不住腳了。


口述資料確實是很重要的歷史資料,但卻不能完全的相信,這是研究者應該引起重視的。田野調查不難,每個人都可能隨隨便便走街串巷,得到“一手的田野”,屬於自己獨有的田野,真正的難處是如何从田野中吸收到真正的東西,并解析它!


往往我們會發現,研究者們造成的“歷史問題”,真的是一個很麻煩的事!


當然,筆者覺得,如果任何問題都能被充分討論,那問題也就不再是問題。


最後,借用記憶中秦教授的一句話來套在“石門坎研究”上,演員越來越清晰了,劇本卻越來越模糊了!

所属主题
柏苗 顽石与窄门
柏苗 顽石与窄门
一個阿卯。我愛我的家人、家鄉以及朋友們。喜歡沉默,不善言辭。只喜歡寫寫文章,雖然寫的很爛。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