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陈墨&以琳BCBA/BCaBA老师们


应用行为分析(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ABA)有着一个高大上的目标:将行为原理应用于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促进人类社会的福祉。
1968年,Donald Baer, Montrose Wolf和Todd Risley三位教授在《应用行为分析》期刊上发表了一篇颇具有奠基性意义的文章,描述了ABA的几个重要核心维度,将之与实验行为分析(Experimental Behavior Analysis, EBA)做出一些区分。他们所给出的这七个维度对于ABA领域之后近60年的发展产生着持续的影响。


■ 应用的(applied):强调所关注的问题是对人或对社会是有意义的。 

■ 行为的(behavioral):强调关注可观察到的、可测量到的、确实需要改善的行为。 

■ 分析的(analytical):强调在现实条件所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考量实验控制,呈现功能关系。

■ 技术的(technological):强调在实际具体情况中应用行为原理时要较为详细的记录程序,有助于他人在其他情况中重复或借鉴。 

■ 概念系统化的(conceptually systematic):强调虽然行为改变方法和干预策略千变万化、五花八门,但有必要解释清楚所使用的方法和策略背后的行为原理,即万变不离其宗。 

■ 有效的(effective):强调所带来的行为改变是具有实际意义和作用的。 

■ 泛化的(generality):强调理想的行为改变是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依然得以维持的、在不同的情境下也能出现的。 

这三位教授谨慎提出的这七个维度只是ABA的“一些”(some)主要维度,之后的近60年随着ABA在特殊儿童教育尤其是自闭症幼儿早期干预中的广泛应用,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在这个发展的过程中,各方人士对ABA的评价褒贬不一,在批评声和质疑声中ABA作为一个学科领域也在不断完善和发展着。
1978年,Montrose Wolf教授提出“社会效度”(social validity)的概念,强调应用行为分析所开展的工作:
1)其目标应该具有社会重要性,即是社会或相关人员希望达成的目标;
2)其程序应该是具有社会适切性,即相关人员要觉得所实施的程序是他们可以接受的;
3)其效果应该也具有社会重要性,即相关人员要觉得对成果是满意的。
“社会效度”这一概念的提出,实际上就是ABA领域在发展初期就意识到这个领域由于其深深扎根于实验行为分析,强调技术流派的实际应用,在将行为原理应用于复杂的人类社会的过程中,要想获得较好的应用,就必须要接受人类社会相关人员的反馈和评价。 
ABA也确实持续接受着研究上的检验和实践中大量的反馈和评价。针对一些负面评价,去年,有学者们(Penney et al., 2023)发表文章提出,将“同情心”(compassion)列为ABA的第八个维度。
同情心与同理心(empathy)有些不同,更强调对自己、对他人、对全人类的一种态度,理解人类的遭遇,对他人的遭遇有同理心,能够接纳自己面对他人遭遇时的各种情绪情感,以及有动力做出行动来减轻他人遭遇所带来的痛苦等。
将“同情心”列为ABA的核心维度之一,目的是希望相关从业人员和实践人员能更加意识到,我们面对的是人,在提供干预、治疗和教育等方面服务的过程中要以人为中心,要考虑如何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现在的八大维度,如下图所示: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王秋华老师制图)

方静老师:


“以琳早就把同情心放在主要位置”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以琳各位BCBA/BCaBA大咖老师们也就这个新维度发表了自己的想法


张春华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之前所学的七个特点,都是基于理论性分析和解释。而加上第八个特点后,真的非常完美,因为它那么人性化,充满人情味儿,揭示了一切行为干预都应该先赋予仁慈与关爱,理解与体谅。在这个基础上,使用最科学的干预方法。
 
姜荣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在以琳,家长们可以得到全方位的支持和帮助:我们有面向家长们开放的“SOS行为救助站”,为家长们排忧解难、答疑解惑;有每月至少一次的“喘息服务”,由志愿者一对一代替家长们带孩子上课,让家长可以得到休整和放松;有免费的一对一心理咨询服务,由心理咨询师对家长的情绪稳定方面给予专业的指导和帮助;有来自社会各界爱心企业和人士的资助和资源帮扶;更有每一位以琳人对孩子和家长们源源不断地爱和付出……让家长们在干预上有信心,在行动中有爱心,对未来有盼望。

苏晶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同情心,是指对某事(如另一人的情感)的觉察与同情感。特殊教育更是需要在基于共情、理解与接纳的大前提下展开。以琳的每位老师在入职之初的系统培训中,都会学习一本重要的教材《孩子,你是我眼中的瞳人》。我一直非常喜欢这本书,摘取其中关于处理自闭症幼儿行为问题的一句话:隔离非上策,停顿是良谋,体罚不能试,修为爱可行。我想,这是有同情心的最好的诠释之一。 

王玉坤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以琳一直奉行“因为爱,更专业”的教育理念,其实早已把富有同情心深深地刻在了每一位以琳人的心中,我们一直在教学中奉行着关爱每一位孩子、关心每一位家长的理念。作为心理学出身的一名BCBA,看到这一改变,我感到欣喜,将同情心纳入到ABA的维度中是人性的、富有感情的,它可以促使一位治疗师时刻意识到:“我们在帮助更多的人!”。
同情心的建立可以让我们有意识地了解每位孩子内心敏感、焦虑、紧张的心理状态,而这种状态可能“指挥了”他们的种种行为。当我告诉阳光班的孩子,“我真的特别理解你的想法”的时候,他的语调开始放低,语速开始放缓,直到情绪慢慢缓解。
同情心还需要我们关注到每个家庭、每位照料者的养育压力,这有助于筛选出更实用、更适用的干预目标,可以有效减缓家长在照料中的压力。研究同样表明,当家长处于高亲职压力水平时,会长期伴随焦虑、忧郁、身体不适等负面感受,从而造成不良的亲子互动关系,导致较低的生活质量水平,进而影响儿童康复干预效果。对于自闭症儿童的长期康复干预路程,治疗师的同情心可以为自闭症儿童的康复干预提供积极的情感支持,更加体现人的价值,而非AI。

陈丽丽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关于同情心的思考一直是学术界千古不变,越讨论越激烈的话题之一。无论是在东方,亦或是西方,无论在远古,亦或是当今,这个话题一直被反复重提。从孟子的恻隐之心到王阳明的万物一体、何怀宏的良知之见;从亚里士多德的德性到斯密的同情观,休谟的人性论,卢梭的同情论等等。在每个时期,同情心都有它特殊的内涵与思考价值。
同情心被列入 ABA 的第八个维度,是非常有必要的。同情心是一个多层次的概念,涉及到个体的情感、认知、行为、文化和发展等不同方面。我们在使用 ABA的过程中,如果时常考虑到同情心这一核心维度,也许会彻底粉碎那些华而不实的言论,例如:ABA是冰冷的、机械的……同情心的建立也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家长、孩子甚至是从业一线的实操老师,从而更好地与他人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辛先芬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作为一位专业老师,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为孩子提供专业的服务,专业的服务更应该是有温度的,根据每个孩子的情况,了解孩子的学习类型,理解孩子的学习习惯,随时调整孩子的学习进度,最大限度地帮助孩子。
其次,我们虽然是专业的老师,但在教导孩子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也会因为孩子的学习效果欣喜、或焦虑、或紧张、或着急、或沮丧,这些都是很正常的情感情绪,我们需要快速调节自己的情绪,以最饱满的热情、最佳的状态投入到教学。教学中,我们面对的不只有孩子,还有孩子的家长和照顾者,他们可能承受着我们难以想象的压力。在与他们沟通的过程中,我们也要理解家长的感受,用温暖的方式与他们沟通交流。 

石磊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Compassion的加入就像给内心单纯善良、外表严谨不苟言笑的理工直男输入了情商的加持,让ABA既扎实可靠又充满人文关怀,既专业又温暖,这与以琳“因为爱,更专业”的理念不谋而合。对孩子,我们充满爱心,用专业的知识系统的教授孩子生活与学习中需要的知识与技能。对家长,我们也要心怀慈爱的考虑他们的情绪、难处与目前能够提供的支持状况,调整我们的干预方案与沟通方式,在专业的基础上最大限度的让家长感受到支持与温暖,帮助他们发现孩子的闪光点,陪伴他们接纳孩子,支持他们应对孩子成长路上的各种困难。对从业的老师保持慈爱、同情的心也能帮助我们应对遇到的各种压力、化解负面的情绪,以更积极的心态和更强大的力量帮助和温暖他人。

郭常蕾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一直以来很多家长都致力于培养孩子的同理心、提高孩子的想法解读能力。其实,很多时候家长和从业者也需要有同理心,尤其是对于我们的孩子。对于学龄前的普通儿童而言,他们每天都在享受自己丰富多彩的童年,而我们的孩子每天在机构进行各种各样的干预,最关键的是还要面对家长的不满和指责,比如:这么简单都不会?都学了两年了还需要辅助?不是昨天刚教过你吗?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语。其实作为我们的孩子,他们真的非常不容易,我们需要在理解、接纳、尊重孩子们的基础上,对他们进行康复干预,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黄金莉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ABA的第八个维度是在专业的基础上,又加入了以共情为主的情感方面,从有理论基础、有循证支持到有同情心,时代在进步,ABA 也在不断地进步和更新。在爱的基础上,使用最科学的干预方法,这样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的干预方法。 

宿晓霞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ABA新加入的第八个纬度-同情心,当细细读完里面的各项原则后,就如方老师所说,以琳已把同情心放在主要位置。我们为孩子们提供的干预措施以及不断调整和改进的策略均以孩子所处的环境和所需要提高的生活质量为主要方向。以孩子的需求为需求,提供行为干预的服务。

陈雪正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提到同情心,大家或许会想每个人都有,只是多少不同而已。但是同情心并不是越多越好,而是因为有了同情心变得更有力量,能更好的爱人爱己。十几年前,方老师就非常有前瞻性的邀请国际知名的心理专家来到以琳,为以琳的骨干教师团队教授心理学的课程。
方老师本身就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侠女,在以琳企业文化的熏陶下,老师们可以感他人所感,可以想他人所想,可以接纳不同的情绪并且能保持情感的界限,能够保持爱的动力,因此以琳的老师们可以更长久、更健康、更有力量的帮助家长和孩子。

张艳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同情心”成为ABA的第八个维度,增加了社会维度。可以帮助我们更积极地审视自己的决策、思考项目方案对孩子的影响、如何和孩子的重要关系人合作并改善孩子的生活和学习环境,让项目更具“包容性”,也让我们更注重关心孩子及其家人。加入了“同情心”让从业者从项目的驱动者变成与孩子相关环境及人的合作伙伴,协同一切资源服务于孩子。

曲婷婷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以往的理论研究都会给人距离感,“同情心”的加入使得ABA成为了“有温度”的理论指导。以琳作为从业二十多年的专业团队,我们一直都在方老师的精神带领下做好以琳人。以琳人对孩子、对家长、对身边人的爱是从始至今一直秉承的,当看到这个部分作为一个重要的方向加入ABA后,我们更加有信心坚持自己的本心,做有爱心、有专业、有责任的特教老师。

李霞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ABA中加入“同情心”的这个维度,使ABA的从业者可以更多地站在家长和孩子角度为他们服务。在以琳成立之初,方老师就一直告诉我们要有同情心,爱我们的孩子和家长,将更多专业的方法教给家长,使家长们能够再学一门专业更好地教导自己的孩子。如今,ABA中加入了这个维度,使ABA更加的有血有肉,在从事特殊干预的过程中,增加更多的情感,让干预更加灵活、生动、有情感。 

胡若坤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随着教学时间的推移和经验的积累,同情心、同理心已然是心中不可动摇的黄金准则。有人说,孤独症孩子的审美毫无障碍,谁说不是呢?我觉得他们不仅仅是审美很好,对于他人的敌意或亲切的感受都能够非常精准地捕捉。与其说他们能捕捉我们的情感变化,不如说他们更愿意和有同情心、同理心的我们共同学习,共同社交、共同玩耍、共同进步。我喜欢这个准则:同情心。我也非常愿意把同情心放入日常的教学中,愿所有的宝贝都能够在有同情心、同理心的教学中成长。

张颖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对于ABA而言,我们研究的更多的是数据。在观察行为时需要客观、遵循科学的理论和方法,似乎我们面对的都是冰冷的数据和干预的孩子,但以琳一直都是把“爱”放在第一位,有爱、有温度才能设身处地的为我们的孩子“量身定制”。对于特教老师而言,这不仅是一份职业,更是一份责任。此次,ABA加入了“同情心”,更是让我坚信,我们一直秉承的“因为爱,更专业”的理念没有错,让我们在从事特殊教育的路上砥砺前行。

屿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作为特教老师,孩子是我们的服务对象,也是听众,我们之间有互动、有交流、有感情。互动需要通过言语交流实现,而言语的真诚交流,需要很强的共情能力。作为一名特教老师,上课不仅仅是干瘪的内容,还要有温度有感情,让孩子感受到这样的温度。正是因为每一位以琳老师都具备了同情心、同理心及共情能力 我们才能够更好地帮助孩子,向他们传递爱和温暖。

罗淑清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孤独症患者有时候就像是一座孤岛,他们承受着异样的眼光,有时候会被误解为冷漠、不合群……。其实更多的时候,他们可能只是不知道如何向我们展示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暂时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式与周围的一切相处,富有同情心的维度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解读孩子,站在孩子的视角同理他们,理解他们,有助于我们更加融洽地与他们并肩前行,虽然道阻且长但并不孤独。

王秋华老师

ABA的第八维度 –—‘同情心’与以琳模式
“因为爱,更专业”,以琳24年的从业之路,一开始就把同情心,第八个维度作为干预自闭症孩子的根本基石。所谓的同情不是怜悯,而是要同理孩子的想法、同理他们对这个世界感知的与众不同、同理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与这个世界沟通,即使这种方式可能是不合时宜的。
同时,同情也不仅仅是针对孩子,更是要囊括与之相关的人员,特别是孩子的父母或是监护人,理解他们的不容易、理解他们可能比普通人更脆弱。作为特教专业的从业者,我们要建立在同理、理解的基础上,让孩子及相关人员能够接受ABA最专业的帮助。


参考文献:
Baer, Wolf, M. M., & Risley, T. R. (1968). Some current dimensions of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Journal of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1(1), 91–97. https://doi.org/10.1901/jaba.1968.1-91 
Penney, A. M., Bateman, K. J., Veverka, Y., Luna, A., & Schwartz, I. S. (2023). Compassion: The Eighth Dimension of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Behavior Analysis in Practice, 1-15. https://doi.org/10.1007/s40617-023-00888-9 
Wolf, M. M. (1978). Social validity: The case for subjective measurement or how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is finding its heart 1. Journal of Applied Behavior Analysis, 11(2), 203–214. https://doi.org/10.1901/jaba.1978.11-203h 
关文军, 颜廷睿, & 邓猛. (2015). 残疾儿童家长亲职压力的特点及其与生活质量的关系:社会支持的中介作用. 心理发展与教育, 31(4), 9.





喜欢我们,就设置为星标吧

在订阅号列表一眼就能找到我们

就能及时收到我们的精彩推送了

(方法见下图)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以琳官网报名、评估

所属主题
以琳星家园
以琳星家园
以琳,是青岛市自闭症研究会、青岛市以琳康教展能中心和宁海县以琳康教展能中心的简称。 如何面对自闭?如何干预、教育自闭的孩子?如何与自闭同行?陪伴星星成长,更是成长自我,请你来到这里——自闭症家长/教育者学习、成长和分享、互助的心灵家园。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