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當年的黔省苗夷国大代表選舉,我們瞭解的還遠遠不夠

兩則檔案:


1.《威寧苗民代表楊漢先等人關於擬請准用朱煥章、張斐然及吳性純三人為苗胞國民大會代表的呈》


時間:中華民國三十五年三月一日


注:這是一份由楊漢先執筆的上呈貴州省民政廳的信函,主要講述黔西北一帶苗族地區的苗族民眾們為推薦一九四六年苗族國民大會代表而上書民政廳的事,信函后附上黔西北各地苗族同胞的簽名及印章(或手印)。特摘錄少部分原檔案存稿於下:


竊威寧赫章畢節水城大定等縣苗胞父老為推選朱煥章張斐然及吳性純為苗胞國大代表奔走號呼兩月於玆業將請求情節迭送由威寧赫章畢節水城大定等縣苗胞代表具文呈請……


……

……

……


威寧苗民代表

楊漢先(印) 張超倫(印)

李学高(印) 楊榮先(印)

……


赫章苗民代表

……


畢節苗民代表

……


大定苗民代表

……


水城苗民代表

……


2.《苗夷旅京同學會關於推薦朱煥章張斐然等為黔省邊民國大代表及立法委員的函》


時間: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十月二十八日


註:這是一篇推薦朱煥章、張斐然為黔省邊民國大代表,推薦梁聚五為邊民立法委員的信函,函件是給當時的貴州省選舉事務所的,是在南京上學的黔地苗夷同胞們的共同意願。特摘錄少部分原檔案存稿於下:


……故特推薦朱煥章張斐然為黔省邊民國大代表梁聚五為邊民立法委員以符我黔省邊民之望步尊國家政府政令以不矇蔽邊民公意尊重憲政以免糾紛則國家民族共幸


————

特別列舉這兩則檔案,是想説明一個問題:我們對1946-1948年黔省的國民大會代表的“土著代表”或“邊民代表”的研究和瞭解還遠遠不夠。筆者在這裡尤其強調的是關於當時參與這些事的那些阿卯知識分子,他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究竟是如何的,其實我們知道的還很少。


比如,在沒有看到這些檔案時,筆者就不知道1946年的代表選舉中,其實除了朱煥章被推舉出來外,還有張斐然和吳性純,也成為了候選人之一,得到黔西北一帶苗族的共同推選。那麼後來為什麼祇有朱煥章一人成為了黔省“土著代表”之一呢?在這一過程中,整个的選舉是怎麼進行的?又遇到了那些問題?


比如,我們老談到1946年的國民大會代表的選舉,朱煥章當選成為黔省兩名“土著代表”的其中一個(另一個是楊砥中),但我們卻從來沒有談到1948年的那次國民大會代表。同樣的,黔省苗族同胞們依然推選了朱煥章、張斐然,還有梁聚五等人去競選成為代表或立法委員。在筆者的記憶里,1948年的選舉中,似乎梁聚五是當選為邊民立法委員的,但朱煥章、張斐然等就沒有當選了。這其中的選舉過程是怎樣的?為何他們沒有當選?有什麼樣的歷史背景的牽扯導致這樣的結果?


這些問題都值得再仔細的去梳理和研究。筆者對這些也很有興趣,借著一點點的資料,淺談一下個人的一點想法,希望能讓更多的人繼續去挖掘這些隱藏起來的歷史。


在某檔案館看到的這些資料,令筆者既欣喜又覺得麻煩。欣喜的是,這些檔案可以為我們揭示更多的歷史細節,對於瞭解一些阿卯前輩們具有重大的史料價值。麻煩的是,個人目前能看到的檔案有限,還不能足以搞清楚某些關鍵環節的來龍去脈,讓人揪心。


衹能寄希望於將來,能看到更多的解密檔案,有助於我們繼續推薦阿卯相關研究。


筆者喜歡閱讀楊奎松教授的書,以及沈教授的書,他們都是以善於利用檔案著書立説而聞名,並且得出的研究結論也是經得起檢驗的。然後筆者并沒有那些的條件,可以看到更多檔案,無奈衹能想想。不過,筆者从他們的著作中,確也學習到了歷史研究許多寶貴的知識,可受用終生!


(2024.4月抄錄的關於張斐然畢業后工作分配問題函件一則)

所属主题
柏苗 顽石与窄门
柏苗 顽石与窄门
一個阿卯。我愛我的家人、家鄉以及朋友們。喜歡沉默,不善言辭。只喜歡寫寫文章,雖然寫的很爛。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