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5, 2024
spot_img

庚子教案|温州戴日淳夫妇殉道的见证

小引:1900年,义和团运动导致在华的传教士及妇孺有241人不幸遇害,本土基督徒受害的人数更是数以万计,其中最多的省份以山西为最,而被誉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的温州教会,也有不幸遇害的殉道者。

1838年11月19日,戴日淳出生于温州瑞安官渎村,其父名为戴昌达。戴日淳的妻子任氏,出生于1843年3月22日,系瑞安海城任光应之女。遗憾的是到现在没有办法知道他们夫妇的容颜。

1898年,马屿教会合影

1881年,温州内地会传教士曹雅直派传道人从温州城沿温瑞塘河南下,在永瑞平原一带的乡村传福音,38岁的任氏聆听福音,不久受洗归主,成为官渎村的第一个基督徒。

瑞安手绘图

1882年,任氏因为笃信耶稣,遭到全村人的强烈反对与逼迫,他们不让她从井里取水、禁止她在大街上行走,但她的信心矢志不渝,最后村民将她从家里拽着头发拖到街上,把她摁在河水里,见其没有溺水而亡,又将其打成重伤,卧床三个月后安息主怀,享年39岁。弥留之际,把二个儿子交托于曹明道和教会,任氏成为温州府首位被迫害致死的殉道者,曹明道称其为“真正的殉道者”。

曹明道

1882年,对于中年丧偶的戴日淳来说是一个阴霾的一年,但他没有颓废,反而因妻子坚韧不拔的信仰态度,而软化他的刚硬心肠,在曹雅直的教导下归信耶稣,还积极参加平阳内地会圣经学校的学习,成为朱德盛等传教士的得力助手,被平阳教区立为本地教士,受命在瑞安、平阳一带开堂布道。

曹雅直

1900年,瑞安马屿仙篁竹村的许阿擂,是神拳会的头目,他受义和团扶清灭洋(反对外国侵略,打击教会势力)的影响,是年7月,神拳会几乎将瑞安以南的平阳教堂全部捣毁,戴日淳知道马屿、新渎桥一带的聚会点即将遭遇拆屋毁堂,信徒的性命也危在旦夕。平阳、瑞安两地的神拳会准备在马屿江上宫联合起事,向瑞安城和温州府进军,他们放言,须用番教教友的一颗人头祭旗,为求起事吉利平顺。

篁竹村的古戏台

1900年7月10日下午,被内地会派驻在马屿街住堂的戴日淳听到捣堂杀人之说,随即关门避难。这时,听到礼拜堂里有些无法离开家园的信徒说:“戴教士你跑了,如果神拳会的人来抓人,到时我们怎么办?”,戴教士顾不上回答,直奔渎头,赶上船,准备往飞云江对岸的霞岙去。突然想起:“你走了,我们怎么办?”于是默想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三次祷告:“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将这杯撤去。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随即上岸,回到马屿礼拜堂,打开大门,彻夜坐在椅子上,只等神拳会的人到来。

渎头村的区域图

1900年7月11日,神拳会的匪众到礼拜堂把戴日淳拖到江上宫,让他二选一:一是,当众跪在偶像前,表明背弃番教,签下文书,马上就让他回家;二是,砍头祭祀,也就是死路一条。在这生死攸关之际,戴教士要求先让他祷告一番,只见戴教士喃喃祈祷:“为生命、甘甜的人生、亲眷、故里和友朋”献上感恩。而后毅然选择为主殉道。

现今的江上宫

神拳会的匪众把戴教士带到飞云江的树头排,马屿一个杀猪的屠夫遵命先割下戴教士的耳朵,后举刀砍下首级,把尸体扔到江里。奇妙的是,身首随潮水上下,终未离散,最后停在仙篁竹的滩涂上,由于时局紧迫,无人收尸。只见一大白犬向周围觅食的众犬狂吠不止,使之无法靠近。

殉道的地点–树头排

1900年7月14日,白犬护尸三日后,局势稍缓。会友冒险取回尸首时,发现并无臭味,反而有阵阵奇香扑来。据记,戴日淳教士得到厚葬,出殡队伍前有本地官员,会友随后,游遍瑞安各个城门,随后安葬在官渎新坊山(土名茅坑顶)。

荒废的墓地

2023年清明前,经多方人士的打听与寻访,终于在瑞安官渎新坊山找到了“破烂不堪”的荒墓。不久后,幸得瑞安教会许多有识人士的筹资,重修了戴教士夫妇的墓地,勒石立碑,供人瞻仰。

笔者在墓前留影

2024年清明节前夕的4月1日,“耶稣圣教殉道教士戴日淳夫妇墓园重修竣工暨纪念礼拜”在墓园前隆重举行,戴日淳夫妇的后人,也应邀出席并一起悼念与缅怀。

笔者与其后人合影

注:以上史料内容均引用陈彼得先生刚出版发行的新作《温州:庚子教案》,笔者有幸获得他签名的珍藏版!也期盼他出版更多温州教会历史书籍

《温州:庚子教案》

–谢谢您的打赏转发–

不做传教士、可做传教事

寻访者手机、微信:139 688 32737

所属主题
寻访传教士的足迹
寻访传教士的足迹
寻找过去来华传教士在中国各地建造的教堂、创办的医院、开设的学校以及安葬在中国的坟墓。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