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18, 2024
spot_img

今日回村有感于他人的死

今日回村有感于他人的死

今日回家得知村里的某人不在了,生老病死是正常的事,当我知道的时候还是颇感惊讶。院墙外也有几个村民站在一起,不用近前听也知道在讨论什么,村庄本来就小,而他的年龄又不算太大,最多五十的样子。
我感到唏嘘的原因是因为见他还是在年前捕鱼,因为我家门口的池塘就是他的。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生命转瞬即逝。
他也不经常回来,一年两年三年可能才回来一次,给我装鱼的时候还极其慷慨,该舍的就舍了,大大咧咧。说心里话,我倒喜欢和这样的人说话,因为畅快,不拖泥带水。
他的母亲父亲也常常来池塘边,初五初六的时候我还见他父亲买了一些鱼苗放池塘里。老太太可以说是走路都老眼昏花了,得知这个消息,不知该是多么的难过。
没记错的话,好像他们就这一个儿子,我开车路过他们家门口,见停了不少的车,打着电话的人脸上惊慌失措。在今天大好的阳光下,我不知道该怎样去打招呼,只能加速而过。
这一切对我来说仿佛就是一个梦,让我感到极大的不真实,虽然我和他们家并无一点爷们之间的关系,心里还是有千种说不出的情绪。
我想等我再次回村里的时候,他应该已经被埋葬,地里无非多了一座坟墓罢了,在阳光缓慢流动的村庄,他的消亡会慢慢的被人从唏嘘到无奈最后在到遗忘,而只有他年迈的父母才会觉得人生中的盼望都不再了。
邻舍说这一下老头老太太也不会再操心池塘的鱼的事了,至少最近几天是顾不上池塘的鱼了。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池塘边就坐了几个年轻人开始钓鱼。我站在池塘边,在春风里,沐浴在阳光下,望着对面的麦田,一瞬间觉得骤雨打在身上,冰冰凉凉。
我也写过不少关于死亡的文章,我也知道村庄里的人每年都会缺少一些,如同自然凋亡的树叶。
一切仿佛都在我们的预料之内,一切又来到猝不及防,死亡的响声让奔波的我听到,让我驻足,让我思索,它的阴影让我在春日暖阳里又感到寒意。
我望着一池的春水,不禁想起有人说的一句话,死亡,就像水消失在水里。逝去的生命归入到了千万个死去的生命里面了。一个又一个灵魂像厨房上空的炊烟无奈而又决绝的飘向灰褐色的天空里去了。
只有地上的人悲痛欲绝的哀嚎,试图抓着什么。
死,在地上连绵不绝了千万年,死味谁人准确的言说呢?人们只是在经历死,他人的死,轮到自己的死时,成了绝响。
死亡的风从我的心头刮过,让我怅然若失,让我呆呆的坐在院子里不知想些什么。对于他的死,邻舍说什么的都有,叹息着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也有,笑笑了事的也有。
人活着像一台有声有色的戏,人死了任由人评说。仿佛在那一刻他的生命仅仅是成了一种谈资,若再在生死上探讨些什么,就戛然而止。
春天里我们总是有很多憧憬,只是有的人还在苍翠的时候,就被折断,没了生息。
我想人在这个世界上归根结底最终都是要面对两个字,一个是生,一个是死。其他的都是外在的遮盖,像肉体之上的衣服,身体是胜于饮食的,生命是胜于衣服的。
阳光是真的挺好,人在光中南来北往,离家千万里,一瞬间暗暗死去,徒留地里风中亲人的哭泣,代代如此,从未断绝。
今天我也没有什么渴望了,只渴望我们思考临到众人的死,以永恒的视角去审视死亡,去认识死亡,也脱离死亡。

所属主题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zhaohewei 静默溪水旁
分享个人读书感想,对生活的感悟,对人生的思考。
阅读更多

最新文章

我不是母亲的最爱

勇敢踏出船舱

你准备好了吗?

天国珍宝博物馆